A+ A-
安鹤轩江似瑾小说名字叫作《新欢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提供更多安鹤轩江似瑾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安鹤轩江似瑾小说在线阅读。新欢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小说安鹤轩江似瑾摘选:安鹤轩赴美国报名参加一个国际交流会,更本他不在海滨城,她被孤立…...

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名字叫做《旧爱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这里提供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旧爱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小说精选: 五年前母亲病危,需要大笔的手术费,而正巧安明轩赴美国参加一个国际交流会,根本不在海滨城,她孤立无援之下,只得低声下气的去向自幼抛弃自己的父亲求助。父亲的妻子张美玲,对自己一番冷嘲热讽,最后虽然同意借钱给她,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她必须离开安明轩。她深知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因为没有手术费而耽误病情,所以选择了同意张美玲的要求,并且也这样做了——在安明轩回来的那一天,她故意和二人的好友林默,演了一出戏,让他…

五年前母亲病危,需要大笔的手术费,而正巧安明轩赴美国参加一个国际交流会,根本不在海滨城,她孤立无援之下,只得低声下气的去向自幼抛弃自己的父亲求助。

父亲的妻子张美玲,对自己一番冷嘲热讽,最后虽然同意借钱给她,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她必须离开安明轩。

她深知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因为没有手术费而耽误病情,所以选择了同意张美玲的要求,并且也这样做了——在安明轩回来的那一天,她故意和二人的好友林默,演了一出戏,让他生出误会,然后她趁机对他提了分手。

她还记得说分手的时候,安明轩痛苦的表情,像是刻在她心头的印记,无论如何都磨灭不去,多少次午夜梦回的时候,她都会泪湿枕头。

她陷入回忆的时间并不长,很快“撕拉”一声,衣服破裂的声音身上陡然的凉意,将她的意识彻底的拉了回来。

“安明轩!你要做什么!”不知道是何时,安明轩已经放开了她的唇,转而在她的脖颈间轻轻****。

江似瑾这下真的慌了,攀住安明轩的肩膀,眼中流露出害怕和忐忑。

安明轩抬起头,眸中似乎染上了云翳一般迷蒙,有些茫然的开口道:“似瑾,你终于回来了?”

只这一句话,江似瑾的泪,再次潸然落下。

接下来,安明轩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尽数脱下,随后没有丝毫温柔的掰开江似瑾并在一起的修长双腿,向前用力一挺,狠狠的闯了进去。

江似瑾被一股**的痛感侵袭,整个人痛叫一声,忍不住弓起身子想要减轻这样的痛苦,可是因为安明轩强行的掰着她的腿,这样的动作都做不了,只能一味的承受,任安明轩在自己的体内恣意的驰骋。

随着他的动作,江似瑾只觉得先前的痛楚慢慢减轻,虽然依然疼痛,但是却又带着一丝丝的酥麻感,让她忍不住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秀气的鼻子上沁出些许香汗,在黑夜中映出别样的暗泽,安明轩似有感应一般,伸出长舌在她鼻梁上轻轻一卷,热烫的感觉中裹杂着说不出的****,江似瑾抿了抿唇,眸中露出欢喜的笑意。

她不知道安明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才仿佛是重新活了过来。

她爱他,毋庸置疑。能再次沦陷在他的拥抱里,真好。

江似瑾累了整整一天,又被安明轩的强烈攻势折腾了半宿,最后终于熬不住陷入沉睡之中。

这一夜似乎很漫长,但是又是那样的短。

江似瑾在梦中回到了五年之前的那一天,她没有和安明轩分手,母亲也没有病重去世,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甜蜜,只是这样的甜蜜她尚来不及体味,就被一股极大地力气从床上狠狠地扯了起来。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向跪坐在床上的安明轩,欣喜的笑容不过昙花一现,就立刻被安明轩的质问给击溃。

“你是谁?”

你是谁?江似瑾想了一千种一万种二人再次见面时的场景,可是唯独这一种,她从来没有想到过。

他问自己是谁?江似瑾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腔中,剧烈的抖颤着,好像是被一股极细的绳索紧紧的困住,血液都涌往一处,让她怀疑心会随时爆裂开来。

她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张了张嘴,想解释自己是谁,可是安明轩的耐心似乎在她的怔愣之间已然耗尽,眸光冷冷一扫,伸出修长的手钳住她有些瘦弱的手臂,往床下一扯,江似瑾顿时重重的摔落在床下。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的房间,但是我警告你,想借我安明轩上位,你也该掂量掂量后果!”

江似瑾没想到安明轩说翻脸就翻脸,被他粗暴的动作拉扯之下,浑身一阵阵酸疼,特别是敏感的地方,此时也是火辣辣的难受。

她轻哼一声,慢慢从地上支起身子,垂下的眼帘将她哀伤的眸光尽数遮掩。

安明轩居高临下,将面前的女人打量了一番,虽然面庞不算特别惊艳,但别有一种韵味在其中,属于耐看型的美女,可惜竟然敢把念头动到自己头上,真是空长了一副好皮囊!

“说吧,你怎么进来的?”安明轩言语中尽显鄙夷,没有丝毫的怜惜。

江似瑾此时还有些懵,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安明轩会不认识她,或者说,他是装的?

“明……”

“滚吧,我不想看到你,快给我滚出去!”

江似瑾不过刚发出一个音节,安明轩却好像已经不想再多看她一眼一样,将头一偏,冷酷至极的躯干便从他的薄唇中逸出。

江似瑾知道安明轩性子极冷,只是从前他对她从来都是温柔备至的,这是第一次,她感受到他的冷酷。

江似瑾只觉得浑身冰凉,血液也像凝固了一样,有些僵硬的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想要遮掩自己的身体。长发随着她的动作垂下,将她的脸遮住,也同时遮住了她的朦胧泪眼。

安明轩不想再去看这个半夜爬床的女人,所以偏转了视线,却不想被床单上一抹鲜红狠狠的刺痛了眼睛,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女人,但是面上的神情依然没有松动的迹象。

等到江似瑾把身上的工作服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些地方开裂,根本就穿不出去,可是她这个时候也不敢再多和安明轩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从地上爬起来,打算等下走到走廊上给小年打电话,让她给自己送一套衣服过来。

好在这楼上的两间房都是总统套房,为了保护贵宾的隐私,所以并没有安置摄像头。

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强撑着有些发软的腿,往外面慢慢走去。

就在她拉开房门的瞬间,一道道刺目的闪光灯瞬间亮起,江似瑾下意识的以手掩面,还来不及说话,面前拥上一群人,将她的去路堵的严严实实。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