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囔着:“那就现在的方法统统难以制止,如果这一次就只余下这一个办法了……”  猛地间,她的眼神一亮,一个人影死死地的镶入了她深遂的瞳孔。  一个高高地瘦瘦的更年轻男人,低着头迈着匆匆的步子朝着早市的入口处而来。  女子以和自己看上来柔弱的身躯完全不一个年轻女子,穿着一身看上去质地精良的风衣,围着考究的围巾,面无表情的站在彩城著名的贫民街区“黑白街”早市的入口处,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长到腰间的如瀑布般的黑发,发梢随着深秋的晨风微微摆动着。

  一个年轻女子,穿着一身看上去质地精良的风衣,围着考究的围巾,面无表情的站在彩城著名的贫民街区“黑白街”早市的入口处,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虽然天刚刚亮,但早市已经算得上是人群熙攘了。来来往往的人们看到她,无不投去诧异的目光。因为她的穿着和气质,和这里完全不搭。

  年轻女子并不在意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她眼神专注的盯着前方,嘴里不停的轻轻嘟囔着:“既然以前的方法全都无法阻止,那么这次就只剩下这一个办法了……”

  猛然间,她的眼神一亮,一个人影死死的嵌入了她深邃的瞳孔。

  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低着头迈着匆匆的步子朝着早市的入口处而来。

  女子以和自己看上去娇弱的身躯完全不相配的迅捷,朝着男人冲了过去。一下子两个人撞了个满怀,全都倒在了地上。

  年轻男人似乎非常的生气,抬起头来刚要发火,看到撞倒自己的是一个穿着高级的苍白美女,一下子愣住了。

  女子趁着机会,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年轻男人莫名其妙的转过头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肩膀继续朝着早市内走去。

  女子全力的狂奔着,离开了黑白街早市的入口,来到了一条荒凉破败的街道上。她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这回总算应该可以……”

  突然间,她感到自己的肩膀被人从后边抓住了,靠蛮力硬生生的把正在狂奔的她给揪住,巨大的惯性使得她险些摔倒。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一个扎着马尾的年轻女子给擒在手中,那个女子正用一双凌厉的丹凤眼蹬着她。

  身后一个中年男人跑了过来:“小王,你身手还是那么快,我差点都追不上。”

  风衣女子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她垂下头,长发遮盖住她的大半张脸。自己刚才一定是太过与激动了,以至于都没有听到后面有人在追自己。

  马尾女子骄傲的一笑:“刘队长,就是这个人刚才偷了目标的手机。她很可能和一系列的连环自杀案有关!”

  刘队长站住脚喘了几口气,然后示意马尾女子搜风衣女子的身。马尾女子干净利落的就把手机给掏了出来。

  刘队长接过手机看了看:“有密码,暂时打不开,还不知道目标目前有没有也下载了那个教程。”然后他把手机收起来,走到此刻像一只被老鹰抓住的麻雀一般的风衣女子近前。

  “你是什么人?别跟我说你只是个普通的女贼,刚才小王盯了你半天了,据她说你身上这套行头可不便宜,不是在这种贫民区里靠偷几个山寨手机能穿得起的。而且从你的行动来看,很明显你是在专门等张坦飞。说!你到底是什么人?”刘队长厉声问道。

  风衣女子的眼睛突然失去了光彩,瞳孔上翻,身子像泥一样瘫软下去。马尾女子赶紧扶住她,把她轻轻的放到地上。

  “怎么了?”刘队长问道。

  “这!竟然……死了!”马尾女子在摸了风衣女子的脖子后,惊声叫到。

  刘队长一把推开马尾女子,打算亲自走过来检查:“这怎么可能!”

  不料就在两个人互换位置的间隙内,风衣女子突然从地上一个翻滚爬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朝着两个人猛喷了几下。

  “防狼喷雾!可恶!”刘队长和马尾女子赶忙用胳膊遮挡住自己的脸,往后退了两步。等他们把手拿下来的时候,风衣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马尾女子刚要迈步去追,刘队长拦住她:“小王,让周围的兄弟去追吧,我们快点去见那个张坦飞。现在已经有不明身份的人开始接触他了,我们不能再等了。”说完他撩起衣领,对着领口低声说道:“五号、七号、八号,迅速追踪一个穿风衣的长发女子……”布置停当后,他和马尾女子走进了黑白街早市。

  “李叔,来一大碗馄饨,肉馅儿的啊。”刚才被风衣女子撞了一下的年轻男人,在一张油腻的小桌子边坐下来,对着旁边卖馄饨的老人说。

  “怎么了,坦飞,今天过生日啊?”老人一边煮着馄饨一边笑着问。

  张坦飞苦笑一声:“上个月的稿费下来了,不过我的书成绩太烂,只有两个人在追着订阅,所以我只能申请了低保。”

  “哦,那是多少钱啊?”

  “1500,不,到我手里就1400。”

  老人把刚刚盛满的混沌碗端到张坦飞面前,用围裙擦了擦手:“那岂不是还不如你以前干的那些营生赚钱?我说小子,你到底哪根筋不对,突然想写小说啊。”

  张坦飞用勺子舀起一个馄饨来,一边吹着气一边回答:“这个啊,我又不是不干别的了,写小说只是利用以前用来玩游戏的时间罢了。”

  老人见目前没有其他的客人来吃他的馄饨,便坐在了张坦飞对面,和他闲聊起来:“就你?到了人多的地方你就害怕,跟个闷葫芦一样,在这市场里也就跟我还能流畅的说点话,你还写小说呢?”

  张坦飞把馄饨放在嘴边试了试,还是太烫,于是他暂时把勺子放回碗里,对老人说:“您可别看不起人啊,小说嘛,都是虚构的……”

  老人一呲牙:“好,你的小说手机上能看吗?我孙女非要让我买个智能手机,我平时除了打电话之外其他的功能都用不上,正好拿你的小说来开开张。”说着老人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机,问道:“你的小说叫什么?”

  “《极品鬼宠》,在创世中文网发的。”

  老人在手机上滑动了半天,最终还是摇摇头递给张坦飞:“你替我弄吧,我不会。”

  张坦飞接过手机,摆弄一阵,然后还给老人。老人拿过手机,仔细的看了看:“恐怖小说啊,你也没起个笔名什么的?就直接叫坦飞?”

  张坦飞无奈的说:“我也想起一个好听的笔名啊,可想了好几天,都找不到满意的,干脆就填真名了。不过现在我有些后悔了。”

  “哦,怎么说?”

  张坦飞做出一副高谈阔论的样子:“哎,我最近发现啊,这名字往往和这个人是呈相反状态的。”

  “什么意思?”

  “比如说叫李有财的人,往往很穷,叫王长寿的人,往往短命。古代有个大将叫霍去病的您听说过吗?这名字多好,去病,结果年纪轻轻就病死了。他要是叫霍感冒,没准能多活几年。”

  老人哈哈大笑:“哈哈哈,你竟想这些八竿子扯不到的事。”

  张坦飞故作认真的说:“怎么扯不到呢?我父母给我起坦飞这个名字,寓意是前路无坎坷,让我能在平坦的大路上展翅腾飞。可您看看我现在,道路一点也不平坦,更谈不上什么腾飞。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换一个笔名……”

  “张坦飞。”一个清脆而蕴含着力度的女声说道。

  张坦飞瞬间停止了自己口若悬河的演讲,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干练的马尾美女站在了自己的旁边。

  老人赶紧起身,中年男人对老人说:“也给我们来两碗馄饨。”老人答应了一声,揣起手机去馄饨锅上忙活了。

  中年男人和马尾女子坐到了张坦飞的对面,中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个手机:“张坦飞,这是你的手机吧?”

  张坦飞摸了摸自己的衣兜,猛的点点头,有些结巴的说:“对……怎么在你那里?你们是……”

  中年男人和马尾女子同时掏出两个黑色的小皮夹来,在张坦飞面前一晃:“我是市刑警队的刘铁风,这位是王康红警官。”

  张坦飞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刑……刑警?你们找我……干什么?”

  王康红掏出一张照片拍在桌子上,瞪着眼睛问:“这个女孩你认识吗?”

  张坦飞战战兢兢的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摇摇头:“不认识,她是谁?”

  “她和你一样,也是写网络小说的写手,半个月前,她的尸体被我们警方发现了……”女警官王康红一脸审问犯人的语气,弄得张坦飞都要窒息了。

  刘队长呵呵一笑:“小王,你就别逗他了。事先你不是都知道他的情况了吗,这么对待一个社交恐惧症患者,可有点残忍啊。”

  王康红也一笑:“为了调查他,我还专门看了几眼他写小说。那本小说是以一个油嘴滑舌的流氓鬼的第一人称写的,我还以为作者也是那个性格呢。谁知道,真正的作者这么闷。作为读者来说,知道真相的我可是失望的很呢。”

  张坦飞满脸通红的低下头。

  其实刚才这几句对话并不是王康红随口说的,而是刘队长和她事先设计好的。为的是通过这种类似开玩笑的方法,来尽量让张坦飞别那么紧张。他们之前咨询过相关心理专家,要如何和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交流。要是对待嫌疑犯他们就用不着这么费事,可张坦飞毕竟不是嫌疑犯,他很可能是下一个受害者。

  刘队长柔声说:“小张,别害怕,我们不是来抓你的,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这时老人端着两碗馄饨走了过来,在刘队长和王康红面前放好后,笑着对他们说:“嘿嘿,二位警官你们可算是打了个正着。这小子,平时见了生人就浑身哆嗦,说不出话。你们要是派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来审问他,很有可能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过现在嘛,这位美女警官往他对面一坐,都不用上刑,他什么都招了!”

  张坦飞骂道:“哎呀,去煮你的馄饨去吧,一会儿留神锅炸了!”

  老人笑着离开了。

  王康红对着张坦飞微微一笑:“哦,这样啊。”

  张坦飞再次低下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