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朝着王康红点了一下头,王康红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本子来,盯着张坦飞肃容道:“下面你听见的这些,本来是警方的调查机密,不能够泄露给任何人的。由于某种原因,更有甚者连警方内部都……”  刘队长摆一摆手:“内部的事先别说了,即使有压力,有我顶着。你先把具体内容刘队长拍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刚才撞你的那个长头发女人,你认识吗?”。...

  “你们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张坦飞终于抬起头怯怯的问。

  刘队长拍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刚才撞你的那个长头发女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她……怎么了?”

  “你的手机刚才就是被她偷走的。”

  张坦飞惊讶的说:“她是个小偷?看上去不像……”

  “你看得不错,她的确不是小偷。”

  “那她偷我的手机干吗?我这破手机也不值钱,里面也没重要资料……”张坦飞挠挠头不解的说。

  刘队长朝着王康红点了一下头,王康红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来,盯着张坦飞正色道:“下面你听到的这些,原本是警方的调查机密,不能泄漏给任何人的。由于某种原因,甚至连警方内部都……”

  刘队长摆摆手:“内部的事先别提了,就算有压力,有我顶着。你先把具体的案情跟他说说。”

  张坦飞试探着问:“内部压力?难道是什么超级大案吗?”

  刘队长一笑:“不是什么大案,甚至在某些人看来根本就不该立案,不过……这些就先不说了。小王,继续。”

  王康红翻开小本子念道:“去年12月24日,一名叫周道东的作家死在了自己在彩城的别墅里,死因是把头塞到了饮水机的水桶里自杀……”

  张坦飞打断她:“等等,周道东我知道,是那个著名的恐怖小说作家对吧?我为了写恐怖小说,看过不少他的作品。去年圣诞期间确实也看到了关于他自杀的报道,我记得当时新闻里说他是患了严重的抑郁症。我还以为他是服药或者上吊之类自杀的呢,怎么会是把头塞到饮水机的水桶里这种莫名其妙的自杀方式呢?他怎么塞进去的?而且,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王康红白了他一眼:“请不要打断我好吗?”

  张坦飞连连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王康红继续:“今年3月17日,一个笔名叫艾乐丽的推理小说作家,死在了自己在彩城郊区的老家房子里,死因是窒息,她用透明胶带把自己的身体和头部都缠了起来。

  今年5月6日,一个笔名叫“爱上女鬼的宅男”的网络灵异小说写手,死在了所读大学的宿舍里,死因是……”

  说到这里王康红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刘队长,刘队长正饶有兴趣的用勺子搅合着自己的馄饨碗没有看她。王康红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接着用刚才一样严肃的语调说:

  “死因是在进行杏生活的时候突发急性心肌梗塞。但奇怪的是,当时宿舍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门窗从内部反锁,死者的双手和双脚又被绳索固定在床的两侧,也就是说他没办法用自己的手……”

  王康红抬头看了一眼张坦飞,张坦飞都快把脸埋进碗里了。

  王康红轻轻吁了一口气,往下说:“今年8月31日,一个笔名叫百幻灵雪的网络写手,被房东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出租屋内,死因是手握镜子的碎片割破自己的喉咙。”

  王康红收起小本子,把桌子上的那张照片拾起来:“这个百幻灵雪,就是这张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同为写恐怖灵异类小说的网络作家,你没见过其他网络作家的样子很正常,但或许你在网上会认识她们。”

  张坦飞摇摇头:“我倒是经常和创世中文的一些作者在QQ群里互相聊天,但这两个笔名我没见过,他们应该不是和我一个网站的。你们就是因为这个来问我的吧?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真的不认识百幻灵雪和爱上女鬼的宅男这两个人,不能为你们提供什么线索。”

  王康红把照片也收起来,然后拿起放在刘队长前面的手机:“刚才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们来找你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们在吴爽,也就是那个百幻灵雪的自杀现场,发现了她的手机。她的手机上有一款叫做《恐怖小说写作教程》的软件,软件上写着一句话:学员百幻灵雪没有通过入学考试,已经付出了她的生命,下一位学员……”

  “是我!”张坦飞轻轻叫道。

  刘队长突然插嘴:“看来你果然已经下载了那款软件了,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夜里。”

  王康红举着手机对张坦飞说:“你的手机密码是多少?我们想仔细看看那款软件的全貌。”

  张坦飞说:“我的手机没有设置密码啊,而且你们不是发现了那个女孩的手机了吗?这款软件的全貌你们应该早看过了啊。”

  刘队长把勺子一摔:“鉴定科那帮人太马虎了,我已经提前跟他们通过气,这个案子非常的邪性,鉴定物品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可他们还是给搞砸了。”

  张坦飞问:“到底怎么回事?”

  王康红说:“前三位死者的手机不是坏掉了,就是不见了。吴爽的手机是我们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个功能正常的手机。但是在送到鉴定科里去鉴定的时候,鉴定人员非常莽撞的就把手机壳给拆下来了,在手机壳拆下来的一瞬间,吴爽手机的屏幕碎裂,手机也彻底的坏掉了。”

  张坦飞疑惑的问:“怎么会这样呢?手机壳上有什么机关吗?”

  刘队长顿了顿,然后用神秘的口吻说:“手机壳只是普通的手机壳,但是在手机壳的里面,贴着一张黄色的护身符。护身符一离开手机,手机就炸了。”

  这句话让气氛瞬间改变,张坦飞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终于带着僵硬的笑容说:“我明白你刚才为什么用邪性两个字来形容这个案子了,你们不会是认为这些案子当中有什么非科学的神秘力量在作祟吧?你们可是警察啊,怎么比我这个恐怖小说作者还迷信?”

  刘队长毫不在意的把手肘撑在脏兮兮的桌子上,把脸朝张坦飞靠了靠,用一种似乎能穿透人的语气说:“我不是迷信,而是不甘心。半年多的时间里,在我的地盘内,有四个写恐怖悬疑类小说的作家离奇死亡,另外还有一个失踪。我绝对不相信这是巧合,一定有幕后黑手在操纵。以前我只是怀疑,在发现了吴爽的手机后我证实了我的想法,一切都是那个《恐怖小说写作教程》搞的鬼。不管制作这个软件的是什么人,或者它到底是不是人,我都要把它揪出来。我不允许在我的地盘内,有人向警方这样挑衅,就算他是鬼也不行!你懂我的意思吗?”

  张坦飞下意识把身子往后面缩了缩:“可……可是,你们怎么知道这四起案子都和那个软件有关?”

  王康红说:“我和刘队长在犯罪现场的时候,因为对于这个发现实在太过于激动,就在没送到鉴定科之前先大致翻了翻死者的手机。那个叫《恐怖小说写作教程》的软件里,存放着死者吴爽刚刚写完的一篇恐怖小说,小说的名字叫《鬼之镜》。在小说里,主人公发现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突然全都左右颠倒了过来,后来慢慢发觉自己是被鬼给困在了镜子里,而鬼却冒充自己在人间害人。为了和鬼同归于尽,主人公把家里的镜子全都打碎,用镜子碎片割喉自杀了。对,没错,就和现实里吴爽的死法一模一样。”

  张坦飞的身体像突然被冰冻了一样:“这……这怎么可能?”

  刘队长说:“这不是可不可能的问题,是事情已经发生在我们面前了。你刚才不是还在纳闷为什么前几个案子里的自杀方式都很怪异吗?现在让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那个叫周道东的人,也下载了这个软件,并且在它的指导下写了一篇关于饮水机的恐怖小说。那个艾乐丽写了一篇关于胶带的,而那个爱上女鬼的宅男,写的是一篇和女鬼的风流韵事的话……”

  张坦飞腾地一声从小凳子上站起来:“这不可能!你是说,所有下载过这款软件的人,都会按照自己所写的小说里的情形而死?我们……我们在书写自己的死亡方式?”

  刘队长慢慢的挥挥手示意张坦飞重新坐下来:“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很高。不过你也别太紧张,你和前面的那些人不同,你现在已经受到了警方的严密保护。好了,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你的事吧。你也下载了那款软件对吧?把密码告诉我们,我们要对那款软件进行技术……”

  张坦飞颓然的坐会凳子上:“我真的没有设置密码,我骗你们干嘛?”

  王康红抓着手机对着张坦飞晃了晃:“可是这上面显示有密码啊。”

  张坦飞焦急的说:“怎么可能?还给我看看……”

  张坦飞伸手要拿手机,王康红把手缩了回去,刘队长对她使了个眼色,王康红才把手机还给张坦飞。

  张坦飞结果手机后滑动了两下,然后把屏幕对面二人说:“你们看,没有密码吧,到了我手里一下子就打开了啊。”

  王康红见手机上出现了界面,便伸手去抢,谁知道手机刚刚到了她的手里,又立刻锁屏了。王康红顺势把手机又塞回到张坦飞手里,手机立即又恢复了正常。

  王康红刚要再次去拿,刘队长急忙拦住:“等等,我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小王,我们最好先谁都别碰他的手机了,让他自己操作给我们看。”

  张坦飞没有办法,只好拿过手机来,自己操作一步,就把屏幕翻转过来给二人看一看:“你们看,现在我打开了这个软件的主界面,首先是一个欢迎界面,接着我打开第二级菜单……”

  王康红从座位上站起来:“这样太麻烦了,干脆我们到他身后去看吧。”

  刘队长也站起来,二人来到了张坦飞的背后。张坦飞扭过头看了看两位警察,然后回过头去准备继续操作,可是他的手却不知道是因为对手机上这款软件的害怕,还是因为漂亮的女警在他身后激起的社交恐惧症的发作,而颤抖不已。

  王康红微微一笑,往前走了一步,身子靠近张坦飞,胳膊从他的肩膀旁边伸过来,轻轻握住他的两只手:

  “别紧张!”

  然而张坦飞的手,却颤抖的更厉害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