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倒底犯了什么邪劲!你知不明白你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追缉了两个月多的案子,快活容易有了重大事件突破,你却对目标那个态度?你是警察你明白吗!居然说出来那种威胁目标的话?要不然被上面明白了,你明白你要受什么行政处分吗?要不然目标捅到网上,网民能活吃了你!”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摘下自己身上佩戴的设备,无声的走到门外去了。。...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下午再来换我们。”刘队长推门进来后,对着屋子里两个正操作着桌子边复杂的监视机器的便衣警察说道。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摘下自己身上佩戴的设备,无声的走到门外去了。

  “进来,把门关上。”刘队长对守在门外的王康红说。

  王康红与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两个男警察对了一下视线,然后走到了屋子里把门关紧。

  王康红的手刚刚离开门把手,就听到刘队长像一头狂怒的狮子一样在背后吼了起来:“你倒底犯了什么邪劲!你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追查了半年多的案子,好不容易有了重大突破,你却对目标那个态度?你是警察你知道吗!竟然说出那种威胁目标的话?要是被上面知道了,你知道你要受到什么处分吗?要是目标捅到网上,网民能活吃了你!”

  王康红斜着眼睛,指着旁边监视器屏幕上正坐在电脑边背对着他们打字的坦飞的背影,略带不服气的说:“我们这么没日没夜的全方位保护着他,为了他那个什么破社交恐惧症,还要时时刻刻哄着他。就这样,他还乱发脾气,我忍不下去了!警察是抓坏人,替好人出气的,不是来受气的。我不怕什么处分,更不怕什么网民。他们骂我我又不会少块肉,要是想来打我就更好了,我正愁没地方撒火呢……”

  刘队长打断她:“住口!你……”刘队长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到王康红倔强的表情,料定她不会在乎这些,于是换了个方向说:“就算你不怕这些,你也得为我们的案子想一想吧?万一他心态出问题,不和我们合作了怎么办?技术部门已经测试过了,那种软件只有特定的目标才能发现和下载,而且装有那种软件的手机只能在目标的手里才能操作,他要是和我们闹别扭,我们一切线索就都断了!”

  王康红昂起头,扬了扬自己攥紧的拳头:“不就是想让他配合破案吗?想让他配合手段有的是,干嘛非要哄着他?”

  刘队长掷地有声的说:“你以为警察为了破案就可以不择手段吗?”

  王康红静静和刘队长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刘队,今天我就明说了吧,为了破案不择手段这句话,可是其他同事经常在背地里拿来形容你的。我半年前刚参加工作,不顾一切想钻到你手下跟着你干,就是听了这到这个风评后才做的决定。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呢,没想到……”

  刘队长微微一笑:“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我也是个畏首畏尾、中规中矩的中年大叔?”

  王康红低下头,多少有点默认的意思。

  刘队长把手伸入上衣口袋里,掏出了香烟盒,顺手拿出了那个小药瓶。

  王康红赶紧关心的说:“刘队,你的身体到底出什么问题了,需要止痛药?”

  刘队长摆摆手:“先别管我。”然后他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对王康红说:“为了破案不择手段,对于其他人给我的这个评语嘛,我不否认。但是我问你一句,提到不择手段四个字,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

  王康红低头不语。

  刘队长接着说:“你是不是听到别人说我不择手段之后,脑子里马上出现在昏暗的审讯室里,我挥动着拳头把嫌疑犯的脸打烂的画面?”

  王康红依然低着头,不过从她的表情上来看,似乎刘队长说对了。

  刘队长无奈的笑了笑:“靠暴力刑讯逼供来破案,是最无能的警察才做的事。他们说我不择手段,是说我总能在案件陷入僵局的时候,想到一些别人想不到或者根本不敢想的方法来让案情取得进展,而不是我动不动就给人上刑。我又不是你,武术冠军出身,见谁想跟谁打架,我从来没打过人。手段两个字,有成千上百种含意,怎么你脑子里就只能想到挥拳头呢?”

  王康红的脸红了,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可是依然有点嘴硬的说:“说的好听,可到现在,除了像哄婴儿一样哄那个张坦飞,我也没见你能想出什么好手段。”

  刘队长把刚才顺手掏出的小药瓶扔给王康红:“看看里面。”

  王康红接过药瓶,带着疑惑的表情轻轻扭开瓶盖,不禁轻声叫道:“空的!”

  刘队长说:“当我们暗中调查到目标患有心理疾病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找了专家了,可你总是心不在焉,以至于后面几次你说你要去翻翻目标的小说,根本就没去听专家的话。经过他们的分析,这个目标患有的心理疾病不止一种,他的精神和情绪都非常的不稳定,不能用一般的方法和他交流,万一他心理崩溃,我们就什么也问不出来了……”

  王康红把小药瓶递还给刘队长:“我明白了,这是专家教给你的方法,让你在张坦飞犹豫不决的时候掏出这个瓶子来让他看到……”

  刘队长把瓶子收起来:“这回知道我说的手段是什么意思了?”

  王康红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对不起,我今天早上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了,我……”

  刘队长指了指刚才出去的那两个警察坐的位置:“行了,别说过去的事了,你马上和目标联系,想办法哄哄他,跟他道个歉。”

  王康红说:“刘队,我承认我早上做的不对,可我也不想再跟那个张坦飞交流了,他让我恶心。请你给我换个任务吧,和他沟通的任务交给别人……”

  刘队长不容质疑的说:“不行,你惹出来的事,必须你自己解决。再说你比其他人有优势,目标对你还是很有好感的……”

  “刘队,能不能别说这种话,我要吐了……”

  “可这是事实,你惹他生气了,现在你走了,换一个其他的陌生男人去跟他沟通,你觉得会更容易?快点,把耳机戴上。”

  “刘队,我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让我去附近巡逻吧,我实在不想跟那个张坦飞有什么交流了……”

  刘队长看着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王康红,沉默一阵,然后从兜里掏出钱包来递给王康红。

  王康红高兴的说:“谢谢刘队,您说让我帮您买什么吧……”

  “买你个大头鬼,我是让你打开看看。”

  王康红轻轻打开钱包,看到钱包的照片夹里,有一张女人的照片。王康红不知道刘队长到底是什么意思,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刘队长指了指钱包上的照片:“你知道她是谁吗?”

  王康红摇摇头。

  刘队长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说:“她是我爱人,七年前去世了。她本来是市医院的护士,那个时候彩城发生了一起特大抢劫案,警方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可一个受伤的绑匪却阴错阳差的到了她所在的医院就诊,在治疗过程中,那个绑匪看上了她。她也很聪明,发现了那个伤者可能是绑匪之后就像我报告了。

  可你知道我当时做了什么决定吗?我让她假装答应绑匪的要求,跟着他替我们找到其他的绑匪和他们藏身的窝点。

  后来我们根据她发来的消息,找到了绑匪的大本营,可当我们一路杀进去之后……你无法想象他们对她做了什么……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在局里获得了‘为了破案不择手段’这个评语……”

  刘队长说不下去了,王康红注视着刘队长泛着泪花的双眼,轻轻抚摸了一下钱包上的照片,然后小心的把它递还给刘队长。接着果断的拿起桌子上的耳机,扣在了自己的头上。

  “喂,张坦飞,是我……”

  监视器上的张坦飞从电脑的屏幕上转过头,朝着自己的方向看了看:“哦……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先别打扰我,我卡文了……”

  王康红看看刘队长,刘队长示意她继续。

  王康红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用尽量甜美的声音说:“怎么了,生气了?早上的事我向你道歉……”

  “哦,那个啊,你不用道歉……”

  王康红还以为张坦飞依然在闹脾气,于是用近乎撒娇的语气说:“不要这样嘛,我早上的态度……”

  “那是因为我昨天夜里先对你态度不好的,要道歉也是我先。今天早上还要感谢你呢,你在馄饨摊上骂了我一顿,突然刺激了我的灵感,让我想到一个故事了。只不过这个故事里还需要一个鬼故事来把它串起来,我还没想到怎么写才好……”

  “要不要我帮你想一想?”

  “你想害死我啊?你忘了如果有别人参与,不是自己完全原创的故事的话,我就马上会死的啊!”

  王康红按了一下开关,皱着眉头啐了一口:“这个混蛋,我到底该说些什么好?”

  刘队长拍拍王康红的肩膀:“别太烦躁,你要是想成为一个优秀的警察,以后会遇到比他难对付得多的情况。你如果连一个心理有问题的宅男都拿不下,以后我怎么放心派你去对付毒贩和劫匪?”

  王康红叹了口气,重新戴上耳机,扳下开关。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瞬间王康红觉得,面对着面前这一堆监视设备,在昏暗的房间里带着耳机的自己有点像电台的主播。

  于是她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叮咚,亲爱的听众朋友你好,这里康红姐姐的知心话节目时间……”

  监视器上坦飞对着电脑的背影突然抖动了一下,从耳机里能听到他在低声咕哝着:“收音机……收音机……”

  然后只见他站了起来,面对着镜头欢呼道:“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写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