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慕容静以柔小说名字叫作《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提供更多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以及最新更新。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慕容静以柔节选:慕容静。“前天早上那个女人是你吧!”慕容静给与柔的感觉就像…...

慕容静以柔小说名字叫做《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这里提供慕容静以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精选:“总经理,我……”不辞职算怎么回事,宋里美都被开除了,为什么偏偏留下她。“你什么你,我说话你不明白吗?就是因为你,行政部少了一个人,大家的任务量加重了,你现在想再给部门员工增加负担吗?”姬鸣气得一拍桌子,以柔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回去工作。”以柔还想说什么,但终究不敢,只好乖乖出去,想着要不她直接自离算了,拼着工资不要。和阳阳比起来,这些什么都不是。以柔本来打算把今天的工作做完再走,但是听说总裁这一次要在A市待一段时间,以…

“总经理,我……”不辞职算怎么回事,宋里美都被开除了,为什么偏偏留下她。

“你什么你,我说话你不明白吗?就是因为你,行政部少了一个人,大家的任务量加重了,你现在想再给部门员工增加负担吗?”姬鸣气得一拍桌子,以柔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回去工作。”以柔还想说什么,但终究不敢,只好乖乖出去,想着要不她直接自离算了,拼着工资不要。

和阳阳比起来,这些什么都不是。

以柔本来打算把今天的工作做完再走,但是听说总裁这一次要在A市待一段时间,以柔决定午饭时间就走,回家先带着阳阳躲一阵子,出国也行,反正不能让他找到。

以柔趁着办公室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往外走,却遇上了守在电梯口堵她的慕容静。

“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就是你吧!”慕容静给以柔的感觉就像是一朵有毒的曼陀罗,冰冷,阴狠,让人无形中生畏。

以柔避了避,双手捏紧自己的包带,脸上尽量保持镇定:“您说什么,我不明白!”

“不明白?如果说我知道你儿子的父亲是谁!我能找到你的房间就能找到你儿子的幼儿园!”

以柔看着冰冷地好像被冰川包裹的慕容静,她浑身散发出的那种冷戾毫不掩饰。办公室所有的人都去吃饭了,偌大的地方只剩下她和她两个人。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想要夺走我的孩子吗?孩子是我的,你们不能随便带走他,你们已经毁了我的一生,难道还不够吗?”以柔到底是有些害怕慕容静的,不敢靠近她一步。

慕容静狭长的眼睛眯起,似在考量以柔这些话的真实性。

她跟在楚云天身边十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却学了个精,没有任何人可以在她眼底下演戏而骗过她。

这个女人对老大的恨意是真,对那个孩子的不舍是真,她眼底的害怕也是真。慕容静不禁相信,这个女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如果是为了钱和地位,恐怕她这条路走不通还会赔上一条命,不,两条命!因为在她眼里,老大不会爱上任何女人。

“你以为总裁的孩子是谁都可以生的吗?你还不够资格!”慕容静冷眸一挑,警告道:“你最好没有存什么歪心思,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其他目的,别怪我手下不留情,到时候你和你的孩子,通通都会消失!”

以柔惊恐的眼神看着慕容静,似乎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一说。

“你的意思是,你们不会和我抢阳阳。”以柔欣喜地开口,激动之下拉住了慕容静的手。

慕容静冷冷地看了一眼她的手,那眼神仿佛要砍下她的手。以柔吓得赶紧道歉:“对不起,我只是太激动了!”

“放心,总裁的继承人还轮不到你来生,所以你最好不要让你的儿子出现在总裁的面前,而你,也最好不要企图引起总裁的注意,否则……”

“放心,我已经打好辞职书了,虽然姬总不批,但是你是总裁身边的特助,交给你也一样。”施以柔如释重负的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备份辞职书递给慕容静。“所以你放心,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的眼前。”

慕容静看也不看施以柔手里的辞职书,冷笑道:“你今天已经引起了总裁的兴趣,如果这个时候你突然辞职,不是故意让总裁想起你吗?我警告过你别耍花招,你听不懂我说的话?”

以柔被她的冷笑骇得一个激灵,赶紧摇头:“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那最好!我会随时关注你的,你最好低调点,别没事在总裁面前晃悠,否则你的儿子能不能在你身边长大就由不得你了。”这算是慕容静最后也是唯一的忠告,不过施以柔敢违背,她绝不会手下留情,她的手术刀,很久没有喝过人血了。

以柔看着慕容静的背影远去,顿时吓得跌坐在椅子上,还好,他们不是来抢孩子的,只是不知道这是楚云天的主意还是慕容静的主意。

如果是前者,那她就不用担心阳阳会被抢走,如果是后者,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姬鸣本来为楚云天在外面订好了位置,但是总裁大人却对分公司的员工伙食产生兴趣。他立即让食堂的大厨开小灶,做了几个好菜。

楚云天一行人走到员工食堂,闹哄哄的食堂立即鸦雀无声,大家都站起来问好。

楚云天的目光在众人之中扫了一眼,又收了回来,点点头,大家也不敢坐,直到总裁走进包间才坐下来吃饭,而且几乎都是速度解决。

慕容静过来的时候,食堂内已经门可罗雀了,推开包间的门,楚云天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似无意地问:“去哪儿了?”

慕容静有些心虚,慕容司赶紧替妹妹说话:“总裁,小静有点水土不服。”

楚云天没有再问,也没有说让她休息之类的话,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食物,却并没有动几下,对姬鸣道:“这食堂的厨师该换了。”

姬鸣连连称是,楚云天已经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停了一下,转身对跟上来的慕容司兄妹道:“你们先吃饭。姬鸣,把所有在职人员的人事资料送到你办公室。”

以柔到幼儿园的时候,段熙寒正和幼儿园的老师聊得很投机,阳阳在一旁苦着一张小脸,看见以柔来的时候立即眼前一亮,一路小跑上去抱着妈妈的腿哭诉:“妈妈,你怎么才来,爸爸都要被人抢走了。”

阳阳的声音不小,幼儿园的女老师和段熙寒都回过头来,以柔很歉意的哈哈笑:“小孩子胡说,你们别当真,继续,继续哈。”

以柔现在的身份和熙寒已经没有将来,段家更不会同意她这样的女人进门,所以她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段熙寒不肯死心,偏偏阳阳这孩子也跟着捣乱,只要熙寒身边出现一个可疑的异性,他就立即冲上去抱着他的腿喊爸爸,所以熙寒现在29还孤身一人,有一半都是拜阳阳所赐。

以柔低着头,还没开始教训这个捣蛋鬼呢,阳阳已经很委屈的扁着嘴了。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