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施于柔小说名字叫作《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提供更多施于柔小说全文深度阅读,施于柔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施于柔节选:施于柔一脸泪痕,她的父亲,A市的市长,就算他的女儿自此丧失做母亲的资格,就算她会至此没…...

施以柔小说名字叫做《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这里提供施以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精选:“病人现在身体很弱,如果强行打胎的话身体肯定会受不住,轻则终生不孕,重则大出血有性命之忧。”施华还是有一刻犹豫的,这是他和婉书唯一的孩子,因为可怜她从小母亲过世,所以对她格外疼爱,但是现在,这个孩子的存在威胁到他的名声,他绝不接受。他就要竞选副省长了,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拖了后腿。“医生,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打掉这个孩子!”办公室门外面,一脸惨白的施以柔满脸泪痕,她的父亲,A市的市长,哪怕他的女儿从此失去做母亲的资格,哪怕她会…

“病人现在身体很弱,如果强行打胎的话身体肯定会受不住,轻则终生不孕,重则大出血有性命之忧。”

施华还是有一刻犹豫的,这是他和婉书唯一的孩子,因为可怜她从小母亲过世,所以对她格外疼爱,但是现在,这个孩子的存在威胁到他的名声,他绝不接受。他就要竞选副省长了,不能因为这件事情拖了后腿。

“医生,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打掉这个孩子!”

办公室门外面,一脸惨白的施以柔满脸泪痕,她的父亲,A市的市长,哪怕他的女儿从此失去做母亲的资格,哪怕她会就此没命,也要不惜一切代价打掉这个孩子。

施以柔摸了摸自己的平平的肚子,想到里面孕育着一个小生命,不禁有几分欣喜,几分哀愁。当年妈妈身体孱弱,明知生孩子有风险,却还是坚持要为爸爸生个孩子,最后难产大出血离世,妈妈不顾一切也要保住自己,她又岂能忍心。这也许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妈妈了,哪怕孩子还没有成型,但是想到他已经在肚子里待了两个月,那种母子连心的情感,是外人无法感受的。

所以,不论如何,为了她一生只一次的做妈妈的机会,她都必须保住这个孩子。

尽管父亲不顾一切的要除掉这个孩子,尽管这个孩子有可能成为父亲行政路上的障碍,成为父亲的眼中钉,哪怕是和父亲决裂,她也要留下这个孩子。

不是为了那个漆黑的夜晚,那个陌生狂野的男人,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只为了她和肚子里唯一的孩子!

反正那个家,已经没有了她生存的地方。

“医生,不好了,208号病房的病人不见了。”

施市长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怒从心起:“好,走了,就不要踏进施家门,我就当从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施以玫得意地一笑,她施以柔就算再得父亲的心意,长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为了父亲自己的仕途,还不是照样放弃这个他口口声声说亏欠的女儿。

她倒是识相,知道自己离开,就算她不离开,以她残花败柳的身子,打掉孩子还能不能留住命都说不准。就算勉强保住了,她的贞洁已失,沈东安也不会要她。沈东安是东雅百货的大少爷,身家过亿,长得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是施以柔的未婚妻。

施以柔从第一眼见到沈东安就喜欢上了他,可是对方碍于身份,不肯和她好。就算是她用计和他修成了正果,他也死都不肯娶她。沈东安说过:“除非婚约解除,否则他绝不会背信弃义,另娶她人。”

她和施以柔明明都是市长的千金,凭什么别人都只夸赞她这个大女儿,她除了长得好点,成绩好点到底哪点比她强?就连父亲也是偏心得很,连女婿也是先挑好的给施以柔,凭什么!

同样是女儿,你既然不给我,那我便毁了她,让所有人看看你们觉得如珠如宝的名门千金变成残花败柳,看还有谁会夸她,喜欢她,还有谁会娶她。

施以柔,你夺走了我所有的宠爱,我就要你卑贱如泥,被万人唾弃。当以前所有夸赞你的人都对你指指点点吐口水的时候,你会如何,会不会去跳长江大桥?那最好,死了,一了百了!

苏映红回头正好看见施以柔尚未来得及收起来的得意,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才收敛着低下头,将眼底的情绪掩藏得干干净净。

“爸爸,姐姐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和男人……”她掩了掩唇角,一副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帮助自己的姐姐说好话的样子:“爸爸,我们去找姐姐吧,把她找回来,毕竟姐姐和沈家已经订婚了呀!”

施市长此刻提起施以柔就觉得颜面无光,听到施以玫的话更是怒不可竭:“还结什么婚,这样的女人嫁出去只会丢我的脸,她走了最好,永远也别回来。”

“可是我们和沈家已经有了婚约啊,这个时候以柔不见了,别人会觉得我们言而无信,有意悔婚呢。”苏映红一脸的焦急,好像真心的为施家的名声着想一般。

“难道我施华只有她一个女儿吗?你明天去跟沈家那边说,婚约不变,但是新娘是以玫。从此以后,以玫就是我们施家唯一的大小姐。”施华决绝的开口,不留半点情分。

五年后。

“施以柔,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一三五咖啡加糖不加奶,二四六咖啡加奶不加糖,你脑子装的是草吗?这点事情就记不住。”

施以柔站在天华集团A市分公司总经理姬鸣办公室桌前,低头聆听领导的教训。

姬鸣此人,龟毛而且性格多变,脾气暴躁喜欢骂人,一般在他手底下做秘书能超过一个月已经是属于心理承受能力超强的了。施以柔是第33个,也是干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因为她能忍,绝对不会说出老板你是不是有毛病或者你肯定有个弟弟叫狗盗之类的话,所以她坚强的活了下来。

“姬总,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改!”

姬鸣见她态度尚可,于是宽宏大量的饶恕了她:“算了,把这些文件派发下去。”

施以柔恭敬地接过姬总手里的文件,然后退了出去,关上门的一刹那,终于无声的吐出一句:姬鸣你妹!

“施以柔,愣着干什么,这里有份文件你去打印一下,很急。”宋里美急冲冲的拿了份文件递给以柔,然后高傲的像只天鹅一般踩着高跟鞋而去,手里还拿着在震动的手机,显然她说的很急应该是电话很急。

“好!”

“施以柔,你去帮我倒杯咖啡,加奶加糖。”施以柔把姬鸣的文件交给罗娜,罗娜把文件放到一边道。

“好!”以柔转身,准备去倒咖啡,顺便复印文件,罗娜却叫住了她。

“对了,昨天让你做的表格做好了吗?我等着用。”

“还没有,不过已经差不多了。”以柔昨天加班到了晚上十点,连阳阳都没有时间去接,她害怕阳阳一个人在家害怕,就把工作留到了今天做。

“怎么还没完,不是跟你说过今天早上会要的吗?等一下开会要用的,你要是不能完成你就直接说啊,接下了又完不成,你是想害我是不是。”罗娜急得跳脚,眼看着就要开会了,数据表格还没有完成,等一下还不被姬鸣骂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