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阳阳以柔小说名字叫作《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提供更多阳阳以柔小说目录,阳阳以柔小说全集目录。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阳阳以柔节选:阳阳的头道:“那我就先回家去了,等明日本场结束了,我就来接你们。”以柔原本准备说她们也可以自…...

阳阳以柔小说名字叫做《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这里提供阳阳以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精选:进入最后十强的小选手都由星晖娱乐提供食宿,统一安排在君皇大酒店,这么优厚的待遇是以柔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最后的决赛前一晚,段熙寒接到他家里的电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以柔不好留着人家一直待在这里,就劝他先回去。段熙寒颇有些歉意,摸着阳阳的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等明天比赛结束,我就来接你们。”以柔本来打算说她们可以自己回去,但是想到段熙寒的性子虽然温和,但是有些事情决定了就不会变,这一点以柔自己很清楚,于是话到嘴边就变…

进入最后十强的小选手都由星晖娱乐提供食宿,统一安排在君皇大酒店,这么优厚的待遇是以柔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最后的决赛前一晚,段熙寒接到他家里的电话,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以柔不好留着人家一直待在这里,就劝他先回去。

段熙寒颇有些歉意,摸着阳阳的头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等明天比赛结束,我就来接你们。”

以柔本来打算说她们可以自己回去,但是想到段熙寒的性子虽然温和,但是有些事情决定了就不会变,这一点以柔自己很清楚,于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那好吧!你赶紧回去吧,我和阳阳等你。”

阳阳虽抱着他的大腿很舍不得,但是想到叔叔有急事,最终但还是挥着小手说:“叔叔再见。”

段熙寒见了更加舍不得了,蹲下来抱了抱他,揉着他的小脸安慰道:“放心,叔叔办完事就会来,你乖乖地,不要给妈妈添乱,有事就给叔叔打电话,知道吗?”

阳阳点点头,又抱了抱段熙寒才撒手。有那么一瞬间,以柔甚至有父子离别的错觉。

段熙寒他,这几年真的做了一个父亲该做的所有事,对阳阳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他越是这样,越让以柔觉得对不起他。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

段熙寒点点头,给了以柔一个打电话的姿势然后才上车走了。

以柔拉着眼巴巴的望着车影的阳阳往回走,小家伙忽然不满的嘟囔一句:“熙寒叔叔是爸爸就好了。”

以柔眼神一暗,假装没听见按电梯。

电梯内,刚刚从美国纽约回来的楚云天带着慕容兄妹俩去拜会江城孟老大,虽然他们各自占据了A市和C市,但是两家的大本营隔得太近,既然回来,不拜一下码头怎么也说不过去。

“叮——”电梯门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蹲下身子给一个五岁的小孩子系鞋带。

女人乌黑秀亮的长发遮住了脸,只能听到她几分温柔几分熟悉的声音:“怎么这么不小心,鞋带又散了!”

小孩子低着头看着,不说话,忽然电梯门打开小家伙抬头,看见那个浑身霸气,又高大又有几分熟悉的男人正看着他,小脑袋里忽然千回百转:“这个叔叔有点眼熟!”

跟在楚云天身后的慕容静看见阳阳,冰山脸动了动,毕竟她是唯一见过阳阳的,那视频上的小男孩分明就是他。

总裁他……也看见了!

楚云天看了一眼阳阳,眉头微不可闻的蹙了蹙,然后又收回了目光,离开了!

慕容静松了一口气,还好!不过是有几分相似罢了!不可能就是……

五年前老大生日那天,被人暗算,在酒里掺了****。老大一向不近女色,云柳小姐出事之后他对女人更加反感,但是这一次,却不得不找个女人做解药了。底下的小头目办事很利落,很快就送了个模样可人的女人,看上去十七八岁,还是个雏儿。

但是次日,在她去给那个女人送避孕药的时候,那个女人消失的无影无踪,还把老大的衣服拿走了,她永远记得老大用被子包着自己的身体,愤怒地要掘地三尺把那个女人找出来。但是很奇怪,她们用尽了手段竟然没有找到她,后来时间久了,老大爷忘记了,却一直不准任何人提起那天的事情,否则就拔掉**。

但是慕容静一直更担心是,会有个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来,可是五年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当年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她却是清楚的,她根本就没有给那个女人吃避孕药,她不过是骗老大的。

所以现在有个跟他相似的孩子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会怀疑。

但是慕容静却有些害怕,担心了五年,这个女人终于出现了,如果老大知道她没有办好差事还偏他,会不会怪罪她?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要弄清楚刚才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当年那个女孩,如果是,那就别怪她手下无情了。

老大的孩子,不是谁都能生的!

以柔系好了鞋带,拉着阳阳走进电梯,但阳阳的目光却一直定格在楚云天的背影上。

以柔顺着他的视线望了一眼,有些不解的问:“阳阳,你看什么呢?”

阳阳摇摇头,仰着小脑袋天真的开口:“什么都没有看,妈妈,我明天还要比赛,要早点休息哦。”

以柔点点头,一点也不怀疑。

但是她想不到的是,阳阳小朋友内心活动十分的丰富,全部都是关于楚云天。

阳阳想啊,那个人看起来很凶的样子,特别是他身后的那个阿姨,最后回头看的那一眼仿佛要吃人似的。他和自己虽然有几分相似,应该不可能就是爸爸,他的爸爸应该是像熙寒叔叔那样笑起来很好看对妈妈也很温柔的男人,而不是像他那种看人的眼神冷冰冰的男人。

所以,那个男人他不喜欢,如果他是爸爸的话,一定会把妈妈吃得骨头都不剩的。小家伙虽然小,但是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小家伙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入眠,导致连梦里都出现了楚云天,不过梦里的楚云天化身成为了一直吃人的大灰狼,张着血盆大口要吃掉妈妈,是他拿着防狼喷雾把大灰狼赶走,才救下了妈妈。

凌晨两点,以柔迷迷糊糊地听到敲门声,小家伙睡得四仰八叉一点反应也没有,以柔帮他盖好被子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去开门。

门一打开,以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站在门外的冷面女子不愉的皱了皱眉,以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请问有什么事吗?”以柔想问的是这么晚扰人清梦你是要闹哪样,但是那个女人冷冷地表情看起来有几分骇人,于是她委婉的开口。

“你不认识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我又没见过你,怎么会认识你,你又不是大众脸。”以柔仔细的看了几眼对面的女人,这张脸很完美,绝对不可能是大众脸,倒有可能是现代脸,韩国现代脸。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