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段熙寒阳阳小说名字叫作《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提供更多段熙寒阳阳是哪部小说,段熙寒阳阳是什么小说。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段熙寒阳阳摘选:段熙寒满头黑线,真的没想起自己有天会被一个五岁的小孩纸鄙夷了。“阳阳,这些话…...

段熙寒阳阳小说名字叫做《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这里提供段熙寒阳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狂拽坏少的经纪人妻小说精选:“阳阳,你先睡觉,明天早上叔叔再去你家接你找新的学校好吗?”阳阳嘟着嘴,似乎有些不满意:“那熙寒叔叔你愿意做我的爸爸吗?”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这种问题该怎么跟孩子解释:“阳阳,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明白,睡觉吧,叔叔明天去接你。”“我不,叔叔你是胆小鬼,明明喜欢我妈妈,却不敢告诉妈妈。”阳阳气哼哼的对熙寒叔叔表示鄙夷。电话那头的段熙寒满头黑线,实在没想到自己有天会被一个五岁的小孩纸鄙视了。“阳阳,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阳阳,你先睡觉,明天早上叔叔再去你家接你找新的学校好吗?”

阳阳嘟着嘴,似乎有些不满意:“那熙寒叔叔你愿意做我的爸爸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这种问题该怎么跟孩子解释:“阳阳,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明白,睡觉吧,叔叔明天去接你。”

“我不,叔叔你是胆小鬼,明明喜欢我妈妈,却不敢告诉妈妈。”阳阳气哼哼的对熙寒叔叔表示鄙夷。

电话那头的段熙寒满头黑线,实在没想到自己有天会被一个五岁的小孩纸鄙视了。

“阳阳,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段熙寒有些伤脑筋,这孩子到底谁的种,怎么这么聪明。

阳阳在电话里发出小猪一样的声音:“哼,叔叔胆小鬼!”反正转移话题就对了。

段熙寒叹了一声,似乎下定了决心,对阳阳道:“好吧,明天叔叔就告诉你,叔叔不是胆小鬼,而是你妈妈……”那些往事段熙寒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阳阳,你爸爸总有一天会回来找你的。”

“放心吧,熙寒叔叔,只要你愿意做我的爸爸,我才不会认其他人做爸爸呢。所以熙寒叔叔,你明天可不能让阳阳失望哦。”

段熙寒拿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忽然笑了。拿起床头上的那张合照,照片似乎从什么地方剪下来的,照片里他和她都还很稚嫩,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开怀,真怀念以前的那些岁月,如果他没有出国,他和以柔,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段熙寒珍惜的把照片放好,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良久……

以柔正在厨房里忙着给阳阳做早餐,今天她请了假,阳阳又不用上学,所以她起得稍微晚了些。

厨房门口,一颗黑溜溜的小脑袋悄悄地冒了出来,一张小脸写满了怪异。

“叮咚!”门铃忽然想起,阳阳忽然兴奋地跳开,自告奋勇去开门,施以柔拿着锅铲,把煎好的荷包蛋盛进盘子里。

“熙寒叔叔早!”小家伙打开门,看见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段熙寒非常开心,一边拉着他往屋里走,一边嚷嚷:“妈妈妈妈,熙寒叔叔来跟你求婚了。”

段熙寒一个趔趄,施以柔的锅铲掉地上了。

施以柔捡起地上的锅铲,洗了洗手走出厨房,看见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的段熙寒顿了顿,然后才笑道:“熙寒,怎么这么早?”

段熙寒儒雅一笑,抱着玫瑰花在阳阳小盆友殷切的目光下走到施以柔面前,眼神温柔得简直可以出水。

“以柔,让我照顾你吧!”段熙寒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铂金戒指,单膝跪地,一手拿着花,一手拿着戒指。

他本来想含蓄一点的,但是施阳阳小朋友在,如果拖拖拉拉,一定会被嘲笑是胆小鬼。

他不怕嘲笑,而是怕,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胆小鬼。

施以柔愣在原地不动,阳阳在一旁拍着小手哇哇大叫:“好哇好哇,阳阳有爸爸了,妈妈,快答应熙寒叔叔。”

施以柔看着一如既往温润俊朗的段熙寒,心底漫起一丝苦涩。

段熙寒,某军区总司令参谋长的儿子,现在是一名外交官,真正的世家公子。别说段家不会接受她这样的**,便是段熙寒不嫌弃,她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其实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她就很喜欢这个比她大六岁,对谁都很温柔的大哥哥,她曾经说过等自己长大了就嫁给他,他那时只是微笑着摸着她的头:“你现在还小,这些事情等长大了以后再说。”

以柔就开心的等长大,等到长大了,段熙寒却出国了,以柔为此哭了好久。爸爸却在这个时候给她订了一门亲事,她怎么反对都没有用,说是等到了法定年龄就结婚,而那个人就是沈东安。再后来,就是十八岁那年,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瞬间从一个名门千金变成了一个带着私生子,连父亲都断绝关系的私生女罢了。

后来她们相遇的时候,是她最落魄的时候,她因为生阳阳,没有办法出去工作,连房租都交不起了,那天她抱着襁褓中的阳阳,被赶到了大街上,正好段熙寒的车子从她面前路过。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的戏剧化,让你彼此错过了,却又让你们再次相遇,却是在最不愿意相遇的时间。

“熙寒,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们真的不合适!”

其实,拒绝他需要很大的勇气,那时候,她曾经想过就算忤逆父亲,也绝不会嫁给沈东安,因为他出国之前跟他说过要等他回来,她也一直在等。可是现在,她再也没有资格了!

“以柔,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会让你幸福的,一定会!”段熙寒像是在说誓词,又像是在告诫自己。

“熙寒,我很感谢你这几年来一直照顾我们母子,如果不是你,我和阳阳也撑不到现在。但是我们之间……是我对不起你。”施以柔决绝的转身,怕自己的眼泪被他看见。

段熙寒的双手渐渐地垂下,这么多年,他一直很了解施以柔,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喜欢。

她是个外表很坚强,但却内心脆弱的女孩子,喜欢把自己缩在龟壳里;段熙寒收起脸上的失望和颓败,把戒指收回裤袋里,还是不该太急了,被一个小孩子的激将法激到了,真不是他的风格。

“怎么样,叔叔不是胆小鬼吧!”段熙寒把花塞到已经呆住了的施阳阳手里,小家伙猝不提防,被一大束鲜花压了个倒栽葱,立即发出怪叫:“啊啊啊,妈妈救我,我要被花花压死了!”

施以柔抹了眼泪,转身看到被花压倒在地的胡乱蹬腿的阳阳,顿时无可奈何的笑了。

段熙寒也笑得开怀,施以柔不敢看他的眼睛,赶紧走过去把那一大束玫瑰花抱走,然后把蹬着腿的阳阳扶了起来。

“没事了!”

阳阳站起身来,看着段熙寒的眼神很怨念:“熙寒叔叔是坏人,哼!”

段熙寒笑了笑,不顾阳阳的挣扎揉着他的小脑袋道:“是你昨晚打电话说叔叔是胆小鬼,不敢跟你妈妈表白,今天叔叔证明了不是胆小鬼,怎么又变成坏人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