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总裁
游头免费,短篇,诗歌散文《草虫鸣》完整版

草虫鸣

编辑:眉目不知秋 作者:游头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1-18 13:10:00

在读:14801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窗外的虫鸟夜夜鸣叫声,不知道是狂欢派对,但是呻呤。哑爷有家人,他的兄弟姐妹都成了家,也都又有了已经成年的孩子。可是他还是时常游荡在镇上,手里拎着不知道哪家店铺、哪个商贩给他的食物。有时是一兜水果,有时是包子油条。他记得人,每每碰到就会“啊啊”的和你打招呼,将手里的东西提溜的高高的,给你看他得到了什么。。
展开全部

草虫鸣打一动物  草虫鸣山果什么  草虫鸣何悲  草虫鸣  


哪有人好好的家不愿意待,非要大老远的往外跑呢?

孩子还是没有反应,奶奶用她粗糙的手探上孩子的额头。奶奶慌了神,孩子发热了!她一手撑伞,一手抱着孩子,在浓黑的夜色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朝镇上走。

回到家,孩子在睡着。奶奶没在意,以为是孩子玩累了,睡的久了点,也或许是因为睡的晚了点。拢好地上、房顶晾晒的半干玉米和花生,才洗干净手脸,穿上围裙去厨房里忙活。

后来听说,哑爷的爹娘活着时,他不在家里待时,就时常满村里满镇上的晃荡,不过没有那么频繁。他爹病死,他娘吊死,二老都过世后,他就常常去他嫁到镇上的二姐家。可是他与之亲近的二姐不久也离了婚……

母亲说,他的兄弟管他的,他在村里时总喊他吃饭,但是他不愿意待,常常吃过饭就跑了。

他开始不傻,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和正常孩子一样。留守儿童,家里一个奶奶照顾他。奶奶是勤快的,像大多数农妇。家里的汉子、儿子、儿媳都外出务工,她自己在家带着孙子生活,独自种着家里的几亩地。

那年秋收,奶奶问他:去不去田里?秋老虎,中秋前后的正午不比夏季凉爽。看着挂在天空正南方的太阳,树上的秋蝉没完没了的嘈杂的叫着,他摇摇头,要自己在家里待着。

我听见有人问他:吃饭了没?喊他过去吃饭,他“啊啊”的叫着走远了。

也有熊孩子欺负他,用小石子空瓶子隔的远远的砸他,喊他“傻子傻子”。大多数家长看到都会阻止,拎着自家孩子的耳朵教训。也有个别冷眼旁观,由着自家宝贝疙瘩“快乐玩耍”。

哑爷还是“啊啊”的叫着,笑着,和人打招呼,游荡在村子与镇子之间。

七八岁的孩子已经算是一个大孩子,至少在村子里是。奶奶要去田里,就把孩子自己留在家里,他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奶奶倒好茶水,把家里零食放在显眼的地方,一遍遍的叮嘱不要玩火玩电,絮絮叨叨。

路沿住的村民一开始同情他,后来就不了。他随着年岁增大,开始偷拿别人三轮车车厢里的东西;有时拦路截着别人的车,让别人给他东西;有时还没缘故的冲别人吐口水,从路边捡半块砖头砸人……

傻孩子是隔壁村的孩子,或许他已经成年,我也说不清。

一切忙完,奶奶喊孙子起来吃晚饭,孩子没醒,也没回声。她以为是没睡好,不愿意起,就一边朝孙子走去,一边安抚:先起来吃饭,吃完饭再接着睡。

年年农忙时,都见到哑爷在田地里帮他的兄弟干农活。

家里退烧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孩子玩没了,她都不知道。村里又没有医生,只能去镇上。她太慌张,压根没想起来先找邻居借点退热药,或者做点别的……

哑爷有家人,他的兄弟姐妹都成了家,也都又有了已经成年的孩子。可是他还是时常游荡在镇上,手里拎着不知道哪家店铺、哪个商贩给他的食物。有时是一兜水果,有时是包子油条。他记得人,每每碰到就会“啊啊”的和你打招呼,将手里的东西提溜的高高的,给你看他得到了什么。

去到镇上孩子已经烧糊涂,那孩子的智商就停留在了八岁,奶奶承受不了,精神也时好时坏。

从中午忙到晚上,赶在太阳落山前,奶奶回到家里。她要给孙子做晚饭,不然时间还早,地里还净是农忙的人,她也会是他们中的一员。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子空瓶&疙瘩“
    子空瓶&疙瘩“

    也有熊孩子欺负他,用小石子空瓶子隔的远远的砸他,喊他“傻子傻子”。大多数家长看到都会阻止,拎着自家孩子的耳朵教训。也有个别冷眼旁观,由着自家宝贝疙瘩“快乐玩耍”。

  • 活,他&他?还
    活,他&他?还

    我问母亲:他有家人,还帮他们干活,他们为什么不管他?还让他常常从村里走到镇上讨饭?

  • 哑爷还&间。
    哑爷还&间。

    哑爷还是“啊啊”的叫着,笑着,和人打招呼,游荡在村子与镇子之间。

  • 喊他吃&吃过饭
    喊他吃&吃过饭

    母亲说,他的兄弟管他的,他在村里时总喊他吃饭,但是他不愿意待,常常吃过饭就跑了。

  • 有人问&饭了没
    有人问&饭了没

    我听见有人问他:吃饭了没?喊他过去吃饭,他“啊啊”的叫着走远了。

  • 二老都&镇上的
    二老都&镇上的

    后来听说,哑爷的爹娘活着时,他不在家里待时,就时常满村里满镇上的晃荡,不过没有那么频繁。他爹病死,他娘吊死,二老都过世后,他就常常去他嫁到镇上的二姐家。可是他与之亲近的二姐不久也离了婚……

  • 哑爷是&巴,可
    哑爷是&巴,可

    哑爷是哑巴,一个爷爷辈,满头白发的哑巴,可是村里不论老幼都喊他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