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逢狸签约,VIP,古代言情,宫闱宅斗《纨绔攻略手册》免费阅读

纨绔攻略手册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逢狸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1-21 08:30:07

在读:28514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展开全部

纨绔攻略手册百度云  


凌安看得出来,这两个丫鬟有示好的意思,不过她出门在外,人生地不熟,旁人再热络她也心存提防。快到晚膳时,霜风从膳房房里端来饭菜,说道:“姑娘,今夜大雨,老夫人说您不必去陪了,这几样菜式是老夫人赏的,您来尝尝。”

凌安初来乍到,不敢娇气,坚持要去给老夫人请安。

帷帐里面安静了几息,少女声音淡淡响起:“只是闲来翻了几本医书,略懂。”

如凌安所料,乌云渐渐笼罩了整个金陵城,包括周边地区几座山峰,早早地降下倾盆大雨来。好在她的屋子早已经被收拾出来了,就在荣景堂旁边一处院子,门口牌匾是空的,说是让她得了空,自己题一个上去。

这与凌安此前的生活天壤之别,她有些不太适应。好在两个丫鬟伶俐温厚,年长的那个叫霜风,小一些的叫霜雪,只一个下午的工夫,就将府里的情况简略地同她说了一说。

琼华是长公主的封号,也就是安禄生如今的妻,谢明瑶。今日也是巧,琼华公主带着幼子安度清进宫小住,长子安逸清身为都尉,今日也宿在军营。

其子女也是各个出挑,二房嫡出有二子一女,眼下沈灵玉身材微微发福,是因为怀着第四个,多子多福,她还是想继续添个大胖小子。三房嫡出两个女儿,是双生姊妹,年岁与凌安相仿,样貌神情都与杜氏相像,实在看不出她们在想些什么。三房目前没有嫡子,庶出的男丁却挺多,估计很令杜氏头疼。

老夫人又是一声冷笑:“你既这么说了,老身哪有不应的理?只是琼华那边,须得仔仔细细瞒着,若让她知晓,只怕我们整个安家,都要被你一时的心软给拖下水了。”

金陵多园林,布景布局讲究错落有致,通传的小厮只道人都等候在荣景堂,可是凌安还是走了好些路,弯弯绕绕,才到那处幽静住所。

不过,少女看着娇怯,还有点呆呆的,应当,是很难得人喜欢的。

二房三房的叔父都是文官,一人官拜大理寺卿,一人则在内阁,都是有身份的人物。

凌安出生后,阿娘行医救人,活得很艰辛,才将她抚养长大。直到阿娘也生了恶疾,自知时日无多,而凌安又无处托付,不知该如何是好。

许是动作幅度太大,麻袋口松松垮垮落下来,露出妇人的半边脸来,一道闪电亮起,那麻袋里的妇人眼睛还圆睁着,只是瞳孔已散,黑黢黢的看得越发渗人。

她咬了咬牙,尽管面色苍白,但还是将他们接下来的商议,一字不落地全都听清了。

凌安垂下面容,一派羞涩模样,眼睛里却无甚波澜。只在旁人没有注意时,多看了几眼那妇人,默默记下她的样子。

凌安心底一颤,想着自己应当没有乱了规矩的地方。她那时还不明白,旁人若是不喜欢你,再完美也能指摘出许多错处来。

居然是凌安还在挂念着的杨婶。

安老夫人心里一直这么盘算,虽然她没问过安禄生对此事的意见,但知子莫若母,安禄生能将其大费周折地带回来,应当是存着一样的打算。

他方才也同凌安交谈过,少女声音微哑,但看体格应当年岁不大,而且描述自己病症时候,用上了许多医书上面的术语,郎中不禁来了兴趣,随口问了声:“姑娘也习过岐黄之术?”

虽然病着,但也不至于起不了床。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当不至

    &当不至

    于是后来,也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也不知前路如何,就到了这里。安禄生说了,为避免招惹事端,尽量要低调些,只予了邻居家的杨婶一些银两,让她陪同进京,同时他也暗派了人手保护,应当不至于出什么乱子。

  • 对合适&到的。
    对合适&到的。

    做戏得做全套,安禄生甚至悄悄转了她的户籍,为她找好了一对合适的养父母,旁人再去查,也是查不到的。

  • 是大雨&降落下
    是大雨&降落下

    这里森森冷冷,即便是大雨,也有鸦群盘桓,偶尔也会降落下来啄食腐肉。

  • ,刚用&。
    ,刚用&。

    凌安被引了进去,杨婶却被扣在了前厅。刚进屋,就看到安禄生跪在堂前,下人都自觉退了出去,堂上的老夫人手端着瓷盏,刚用杯盖拂去上面的碎叶。

  • 如凌安&题一个
    如凌安&题一个

    如凌安所料,乌云渐渐笼罩了整个金陵城,包括周边地区几座山峰,早早地降下倾盆大雨来。好在她的屋子早已经被收拾出来了,就在荣景堂旁边一处院子,门口牌匾是空的,说是让她得了空,自己题一个上去。

  • 娶公主&然不会
    娶公主&然不会

    既已迎娶公主,自是不能纳妾的,所以她选择默默离开,安禄生许也是没见过如此“懂事”的女子,自然不会阻拦。

  • 金陵城&人从前
    金陵城&人从前

    他们已经进了金陵城,全大越最繁华富庶的地方,也是皇权的所在地。况且,女孩子和妇人从前待的都是穷乡僻壤,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

  • <p>&定了战

    &定了战

    阿娘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他却平定了战乱,立下了赫赫战功,准备班师回朝了。

  • “安安&到,还
    “安安&到,还

    “娘。”还是安禄生忍不住开口,“安安初来乍到,还请您容她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