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推理破案
余峤一签约,,    VIP,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小镇孝女》目录章节

小镇孝女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余峤一

状态:连载 时间:2021-09-08 00:53:43

在读:397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小镇姑娘的异国情缘。三位小镇姑娘面对自己传统形式领先的家庭观念和畸形亲情的捆绑和束缚,作出相同的人生选择,最求自由的,爱情和新生的故事。田叶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烦躁地嘟囔起来:“拜托,我为什么要和不喜欢的人配对?再说,我和他才见过三次面好吧!这要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没人要,这么迫不及待!”。
展开全部


田叶也被这四个字震住了,大脑一片空白。后面道士又长篇大论地说了一通,但田叶却是一个字也没再听进去。

无尽的嗡嗡的絮叨中,田叶双手把头发胡乱一阵抓:“妈,对不起。我错了!我现在就跟你去真武山见道士,合八字。”

如果道士说自己和那个公务员男人的八字不合那就好办了。正好找个理由把他拒绝了,第一次相亲见面时田叶已经知道他不是自己的菜。迫于家里坚持公务员家世好就是最好的选择的压力,她又勉强答应了他的第二次,第三次约会。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她不想耽误这个一直带她去各种餐馆体验美食的胖胖的男人。不喜欢就不要一开始给人家希望。

将近十分钟后道士抬起头仔细地审视着田叶,这目光让田叶心里有点发麻。不知道该迎着道士犀利的目光还是该装着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局促不安里道士已经开口了:“姑娘和这个人的八字怕是不合啊!”

母亲不肯善罢甘休:“要不,您在仔细看看,会不会漏掉什么?您看这姑娘婚姻大事一直没有着落,我真是快要着急坏了。道长,您再给看仔细点儿。”

“在呢”一声洪亮的应答,随即一身灰色道袍的清瘦身影先闪入眼底。田叶一抬头,眼前的道士和电视里仙风道骨的道士一模一样:长长的头发整齐地束着,一根木棍直直穿过头顶花白的发髻。一双探寻的眼睛炯炯有神。唇边,下巴布满了花白的长胡子。

道士笑了笑,一副高深的样子:“您有两个孩子吧。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这是您儿女双全的福气!您家当家的也是能干知心的人,您在家当家作主也是您的福气!您衣食无忧,父母健康长寿是您的第三个福气!您儿子虽然资质平庸,事业不顺但是天性善良,孝顺。”

30?田叶一个鱼打挺坐起来:“我哪儿30了?我刚过24岁,怎么到您那儿就30了?”

道士摇摇头。

田叶只觉得胸口一闷,喉头憋着一股老血。“妈,我一周工作六天啊!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半,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我怎么就赖在床上当孩子了?您能心疼我一下吗?”

许是看到了田叶目瞪口呆的样子。道士开始解释:“贫道自幼命硬,独门绝户的命,便做了道士,用所知天理,解世人困惑。”

“你可不就是没人要!你自己拿镜子照照你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马上都30岁的老姑娘了!”

田叶终于忍无可忍,低吼道:“妈,我求求您别说了,行吗?我已经答应了,您再说下去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当一辈子老姑娘,我去山里当尼姑也行!”

田叶紧张地用食指指甲摩挲着大拇指肚,母亲则伸长了脖子紧紧盯着道士推算的小本子,仿佛她也能看懂一样,生怕错过什么重要信息。

道士指了指门口的一张方桌示意母女二人就坐。一落座,田叶便注意到了竖在桌上的方形木制名牌赫然印着“王崇阳”三个大字。真的假的?全真教?田叶不禁想起了金庸的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神通广大的全真派创派祖师王重阳道长。

她有点懵了,怎么可能?刚才她还在心里不屑这种封建迷信的算命。道士确确实实说出了“异国他乡”几个字,田叶所学的所有知识没办法解释这个不可能称为“巧合”的“巧合”。难道道士曾经在大街上看见过自己和他?万万千千的人,道士怎么可能记得住呢?

道士侧目瞟了田叶一眼,田叶赶快把停留在神像上的目光收回,学着母亲对道士恭敬地笑。

“真是个神机妙算的好道士!”田叶心里兴奋地喊了一句,努力压着脸上快稳不住的笑意。

“今天下午跟我一起去真武山下的道士那里去看看,你和那当公务员的小子八字合不合!没啥问题的话,你们就早些定下来吧。”正在卧室扫地的母亲冷不丁地对着躺在床上看电视的田叶抛了几句极具爆破性的话。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田叶&”马上
    ,田叶&”马上

    母亲放下手里的扫把,田叶知道老母亲的余氏“突突枪”马上就上膛了。

  • 头发胡&合八字
    头发胡&合八字

    无尽的嗡嗡的絮叨中,田叶双手把头发胡乱一阵抓:“妈,对不起。我错了!我现在就跟你去真武山见道士,合八字。”

  • 传出去&”
    传出去&”

    田叶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烦躁地嘟囔起来:“拜托,我为什么要和不喜欢的人配对?再说,我和他才见过三次面好吧!这要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没人要,这么迫不及待!”

  • 股老血&就赖在
    股老血&就赖在

    田叶只觉得胸口一闷,喉头憋着一股老血。“妈,我一周工作六天啊!每天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半,我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我怎么就赖在床上当孩子了?您能心疼我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