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金水媚签约,,    VIP,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九千岁要父凭子贵》目录章节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金水媚

状态:连载 时间:2021-09-08 03:52:55

在读:7522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阿雪再次穿越时拣到了一位受了重伤又中毒死亡的大美男。不久,这位大美男的儿子找登门来,非要说她始乱终弃,抛夫弃子,罪避无可避恕,要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一句话,她要对他们父子主要负责。 看在颜值的份上,主要负责就主要负责吧,可这对是什么父子啊? 大的不事生产,只会吃软饭;小的象个大佬爷们儿,只会整天吹牛。 再后来,阿雪被送回京师,她养了这对父子大半年,入京却被人谴责她是草包乡姑,身份配不上这位龟毛爱吹毛求疵,只会打打杀杀的六千岁。 原来是是六千岁啊!谁配不上谁还不明白呢。 她(在现代,医术高,科技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展开全部

九千岁要父凭子贵免费阅读  


“那好啊。傻姑愿意让我们堆雪人了。我们一起把傻姑娘堆成一个大雪人吧。”

穆雪衣笑眯眯道:“现在无需置疑,这是九爷的嫡亲小世子。只是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报告九爷,有人将一初生婴儿放在府外,说这是您的儿子,请九爷您接收。”

孩子们个个惊慌地一下子作了鸟兽散,都向村子里跑回去了。

那个孩子狡猾地说道:“那你站着不动,让我们把你堆成一个大雪人,你可愿意?你要是愿意,我们以后就天天和你一块儿玩耍;你要是不愿意,我们以后可就不和你一起玩耍了。”

十几个人当中,一个人叫道:“他中了毒,还能撑到现在,我们和他耗着,他坚持不了一刻钟。”

而他,忽地轻轻将金色面具缓缓摘下,一张美若天神的脸仿佛集聚天地日月精华铸就而成,虽脸泛青紫色,双眸染血噬红,却丝毫不减他倾城倾国的惊世美颜,浑身散发着强大的王者之气,天生唯我独尊。

男人如修罗般低磁含霜的天籁声音响起:“杀你们何需一刻钟?想跟本王耗着,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

突然,远处走来一个穿着破旧棉袄,浑身打了十几处补丁,头发梳理得有些古里古怪,左脸上还长着一块斑斓大疤的丑姑娘。

蓝影指着婴儿道:“雪衣,这哪需要滴血?你瞧!这五官,无一不是我们九爷的翻板。这活脱脱就是九哥小时侯的模样儿。”

传闻,凡是见过九千岁真颜之人,几乎无人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竹篮里的婴儿正天真地吮吸着自己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指,不哭不闹,眼睛好奇地瞧着齐齐俯身瞧着自己的几双眼睛。

孩子们看见她来了,其中一个孩子头指着她叫道:“瞧!傻姑来了。我们大家一齐捉弄捉弄傻姑吧?”

她循着那些孩子的笑闹声走,一直走到那群打雪仗的孩子群中,傻愣愣地看着一群孩子在笑,她也嘻嘻声傻笑着。

穆雪衣继续验血:“还是滴血认亲来得稳妥些。这皇家血脉大事不能乱,必须确认。”

傻姑一动也不动地站着,任由着这些孩子们将雪花都往她身上撒。

陆家村里的几个孩子聚集在一起打起了雪仗,从村头打到村尾,越走越远,笑闹个没完没了。

一个孩子走到傻姑的面前问道:“傻姑,你是不是想和我们一起玩啊?”

三名衣著矜贵的男子正半倚半坐在竹藤编成的凉椅上,各自手持一长竹竿,眯眼惬意垂钓。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一初生

    &一初生

    “报告九爷,有人将一初生婴儿放在府外,说这是您的儿子,请九爷您接收。”

  • ,蟒袍&就够了
    ,蟒袍&就够了

    夙九洲缓缓弯腰,将罂儿抱起,再缓缓站起身来,蟒袍猎猎生风,墨发随风飘扬,气宇轩昂,嗓音低磁,冷若修罗:“闭嘴!他只需要有本王这个父亲就够了,不需要有母亲。”

  • 又拉过&手来,
    又拉过&手来,

    穆雪衣此刻拿来了一个碗,手上多了一支银针。他从那摇篮中的婴儿手指上取了一滴血,又拉过九爷的手来,同样取了一滴血。

  • 我们九&样儿。
    我们九&样儿。

    蓝影指着婴儿道:“雪衣,这哪需要滴血?你瞧!这五官,无一不是我们九爷的翻板。这活脱脱就是九哥小时侯的模样儿。”

  • (新书&喜欢的
    (新书&喜欢的

    (新书来了!喜欢的宝宝动动手指头,求收藏,推存,评分,给作者打打气啊。)

  • 夏的早&畔,青
    夏的早&畔,青

    东周夙氏王朝二十二年,初夏的早晨,盛京都城东郊外,渺渺烟波湖畔,青青莲叶亭中,朵朵莲花香气四溢。

  • 慢腾腾&自若的
    慢腾腾&自若的

    绣金边红色蟒袍的男人夙九洲半眯狭长凤眸,戴着一只扳指的修长手指拿过书信,慢腾腾抽出信签,优雅展开,含霜冷眸所及,原本泰然自若的神容瞬间惊变。

  • 滴血缓&最终融
    滴血缓&最终融

    四个人,八只眼睛死死盯着碗里的两滴血。很快,那两滴血缓缓地移动着,最终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