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樊笼也自然签约,,    VIP,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妖女乱国》最新章节

妖女乱国

编辑:长街暗渡 作者:樊笼也自然

状态:连载 时间:2021-09-12 10:47:01

在读:18740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在南北朝时期的乱世中,她从一个强悍却有些狂妄自大的女孩渐渐地成了真正的“无冕之王”。生为达者,兼济天下成了她唯一的枷锁。非传统爽文,不喜慎入。檀道济刚下朝回府,长耳的突骑帽还未及摘下,便看见自己才刚三岁的宝贝女儿檀邀雨,迈着小短腿,欢快地向自己奔来。。
展开全部

妖女乱国 红龙  妖女乱国全文阅读  妖女乱国刘义康  妖女乱国 男主  妖女乱国书评  妖女乱国樊笼也自然  妖女乱国怎么不更新了  妖女乱国好看吗  妖女乱国免费阅读  


邀雨双手捧着短剑递到老者面前,老者只是微微侧了下头,隔了那么厚的头发,也不不知道他到底看不看得清。

檀道济眸中精光微闪,“且不说他并未亲眼所见,便可知晓方才院中发生何事。就说雨儿对他的态度,如此恭敬,就连对我这个爹爹也不曾如此。咱们的女儿直觉过人,定是感到老者强大,才甘心做他徒弟。”

日子一久,檀夫人也只能败下阵来。谁让小邀雨连抓周拿的都不是女红绣帕,纸墨笔砚,而是他二哥檀粲偷偷放在桌上的,一把未开刃的小短剑。这把小短剑后来就成了邀雨的贴身之物,由于没开刃,檀道济也就随她去了。

檀道济镇定自若的一个错步,侧身躲过了女儿的一击。又出掌一劈,不轻不重地敲在了檀邀雨持剑的手腕上。只听“嘡啷”一声,小邀雨短剑脱手,掉在了地上。

子墨出奇地沉稳,自从一年前被人卖进檀府,就一直做邀雨的剑童。邀雨的小脾气,连大人都吃不消,子墨却能应付得游刃有余。

父女俩正笑闹着,便听一侧传来妇人和悦的声音,“雨儿,不许跟爹爹胡闹。夫君你也莫再宠着她,好好女儿家,丝毫没个女儿家的样子。”

檀夫人懵懵懂懂地听着,觉得相公说的在理,可又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伸手刮了下邀雨的小鼻子,笑呵呵道,“不是雨儿不行,而是爹爹太厉害了!等雨儿再长大点儿,可就说不定喽!”

还不等男孩回答,小邀雨身子一扭,就从檀道济的怀里溜了下来,欢快地跑到男孩旁边唤道,“子墨抱!”

小邀雨跑到檀道济近前,撒娇道,“爹爹,你今日回来得好晚哦——看招!”

邀雨被子墨推醒,揉着惺忪的睡眼望向老者,“师傅,您怎么来了?今日初一,不是休沐吗?”

“你何以用刀剑对着自己的父亲?岂为不孝?”老者突然张口说话,把在场的人都弄得一愣。

小邀雨这次醒了,眼中闪着光,兴奋道,“这么厉害!太好了,太好了!师傅您快传给我!”

没一会儿,小邀雨便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老者将邀雨又放回被窝里,对子墨道,“让她再睡一会儿。”

跟着下人进门来的老人让所有在场的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乱蓬蓬一团的头发已渐花白,看来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眼睛被那一头乱发盖得严严实实,也不知他到底能不能看见人。这人虽然衣衫破旧,脸上、身上倒是干干净净,估摸着不是路边的乞丐。

子墨不回答,只低头看着自己脚面。

当日一大早,檀府便上上下下地忙碌了起来,宾客络绎不绝,各路送来的节礼一担接着一担地抬进檀府,无论是檀道济还是檀夫人都应接不暇。

众人再次望向老者,可他却还是一声不吭地站着。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旧不吱&“雨儿
    旧不吱&“雨儿

    见小邀雨站在原地半天,依旧不吱一声,檀道济蹲下身,将女儿拢到怀中,宠溺地哄着女儿道,“雨儿这是怎么了?可是怪爹爹下手重了?”

  • 听一侧&。”
    听一侧&。”

    父女俩正笑闹着,便听一侧传来妇人和悦的声音,“雨儿,不许跟爹爹胡闹。夫君你也莫再宠着她,好好女儿家,丝毫没个女儿家的样子。”

  • <p>&,我人

    &,我人

    小小的人儿拧着眉头,嘟嘴气鼓鼓道,“师傅说,我人小,脚程短,不宜长攻。可是我都跑到爹爹面前了,怎么还是不行!”

  • 行,而&雨儿再
    行,而&雨儿再

    他伸手刮了下邀雨的小鼻子,笑呵呵道,“不是雨儿不行,而是爹爹太厉害了!等雨儿再长大点儿,可就说不定喽!”

  • <p>&跑到檀

    &跑到檀

    小邀雨跑到檀道济近前,撒娇道,“爹爹,你今日回来得好晚哦——看招!”

  • 狠教训&宠着,
    狠教训&宠着,

    檀夫人起初还因此狠狠教训过小女儿,可架不住檀道济宠着,纵着。小邀雨的两个哥哥也处处维护她,甚至替她顶错。

  • !雨儿&以后要
    !雨儿&以后要

    邀雨听爹爹这么说,才终于又露出笑脸,一把搂住檀道济的脖子,甜甜道,“爹爹最好了!雨儿以后要像爹爹一样,当个威风的将军!比哥哥们都厉害!”说完仰起小脑袋做为威风凛凛状。

  • 檀夫人&忙上前
    檀夫人&忙上前

    檀夫人闻言连忙上前掩住邀雨的口,“别瞎说!哪有女儿家讲这么不知羞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