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甜宠
周简汉墨免费,玄幻言情,异世大陆《独心孤月行》完整版

独心孤月行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周简汉墨

状态:连载 时间:2021-09-24 13:49:25

在读:27819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 她也不是了死了吗? 可她又在哪里? 诸景唤忆,往日重合,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原来是独心亦是道。 望红月,忆前尘,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一夕身死归尘土,魂飞神界位仙班,再看世间俗世时,竟也但是如此......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展开全部

孤月行txt百度网盘  孤月行小说TXT下载  孤月行txt百度云  孤月行讲的什么  孤月行免费阅读  孤月行结局  孤月行好看吗  孤月行TXT  孤月行小说  


她一听柳竹如今已经被扶正,顿时气得咬牙切齿。不过曹氏离开后,那名叫小月的宫女留了下来。她心里虽然很不爽,但也想不出让“此人”离开的方法!只能找个理由退避宫人。

独孤月宁睁开双眼,寻常的房顶映入眼帘,只是有些惊讶这地狱竟没有她幻想的恐怖景象。

就在小月离开“星月居”后,独孤月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赶紧擦拭头上的汗水。幸好结果正如她猜想的那样,她料想这小月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到此刻她的计划也总算成功了一半,不过“天禅珠”确实在她这里,只是不是那颗而已。

她还记得次日,她刚一进学堂的大门,担任她先生的宫中女官越氏,便严厉地一声质问:“郡主,你为何如此不孝?”

独孤月宁并没有马上回答小月的话,而是转身走进卧房躺在床上,并开始说明:“还不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有些紧张!毕竟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外面的世界又不了解。所以想一个人静一静,再好好地看看这里的一草一木。”

此等敷衍之词,她当然听得出,直接一声冷笑:“你们就是欺负我没有母亲,对吧?”

她一听到这名字便有些生气,直接询问曹氏:“即便是宫女也是奴婢,本郡主乃是主子,一个奴婢岂能撞主子名讳,曹姑姑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感到有些无法理解,便又问:“为何天机楼要送来他的画像?本郡主的画像也要到天机楼吗?”

她直接楞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回话。越氏见她一脸傻样,当然不会就此作罢侃侃而谈:“孝道自古乃是治国之本,世家大族一夫多妻乃是常事,更何况你生于皇室,你的姨母便是由德妃继皇后位。若是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相互仇视,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更何况父母一辈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身为儿女必须孝敬嫡母,即便是贫苦人家,遵循的都是这个道理。以后你千万不可再犯,否者被他人听去,岂不是笑我皇室连这点道理都不知。”

她不服气,开始大哭耍赖:“我不管,我要见我娘!我要见我娘......”

曹氏随即笑道:“他就是你的未婚夫,天机楼的少阁主裴玉!从今日起每隔一年,天机楼就会送来一张裴少主的画像,然后奴婢会将画像挂在郡主的寝房里,这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曹氏听后直接笑了,依旧振振有词:“回禀郡主,这是皇后娘娘之意!郡主身为裴氏未来的少主夫人,首先要做的便是磨炼心性,喜怒不形于色心事勿让人知,还望郡主不要辜负皇后殿下的一片苦心。”

可她又在哪里?

内侍总管谭六同一把夺走了木盒,她赶紧去抢,结果被谭六同直接一脚踹到床边。

感叹一声后,小月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顺带关上门。此刻前厅里还站着八名宫女,她挥手示意:“你们都随我来吧!”

谭六同哪管她的死活,直接打开木盒,结果见里面空无一物,于是赶紧仔细检查,最后发现这木盒,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盒子,直接将木盒甩到她的身上,顿时嘲笑:“一个破盒子还当成宝,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下贱东西。”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她连忙站起,一名容貌乖巧的粉衣宫女走进房中,熟练地将端着的柑橘,放在房中的圆木桌上。

唤人时她才发现,她身边的人已经全部被换掉,她如今的贴身宫女,已经变成了一名叫小月的八岁女童。

越氏没有解释,而是直接质问:“郡主!你要知道公主殿下与裴氏联姻,将郡主你嫁给裴氏长孙裴玉,这裴玉之母是谁我就不用多说了吧!公主殿下为何这样做,不就是希望结束掉上一辈的那些恩恩怨怨。如今殿下已经仙去,郡主你更应该遵循母亲遗愿才是,若你再纠缠那些前尘往事,这便是大不孝!你可明白?”

“郡主你在做什么?”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人聚精&宇宙奥
    人聚精&宇宙奥

    这些画一共有十幅,同一颗玉兰花树下,一人灵气逼人树下舞剑。几幅花瓣随风起舞,同时伴随着雪花飘落而下,这人聚精会神,剑指苍天。几幅雨中摆动,这人融入雨中浑然天成无所畏惧。几幅观望星象,思量宇宙奥秘。

  • <p>&我来吧

    &我来吧

    感叹一声后,小月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顺带关上门。此刻前厅里还站着八名宫女,她挥手示意:“你们都随我来吧!”

  • 的木盒&,却无
    的木盒&,却无

    外面的宫人一听赶紧走进昭月阁,立刻将目光锁定在了她手中的木盒上。她的母亲看向这些“虎狼”似的宫人,却无能为力,最后彻底闭上了双眼。

  • 惨不忍&。
    惨不忍&。

    而现阶段的小月,很明显就是那个时时刻刻监视她,并且能将她害得惨不忍睹的人。

  • 宁睁开&想的恐
    宁睁开&想的恐

    独孤月宁睁开双眼,寻常的房顶映入眼帘,只是有些惊讶这地狱竟没有她幻想的恐怖景象。

  • 景,全&都散发
    景,全&都散发

    窗外鸟声鸣啼,屋内花香弥漫,在烈日炎炎的夏季,房中甚至还能感到一丝闷热。她再转头看向眼前诸景,全都散发着人间独有的烟火气息,很显然这里不是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