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总裁
一个女人签约,VIP,现代言情,都市生活《女人就要狠》最新章节

女人就要狠

编辑:旧梦拾遗 作者:一个女人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08 15:14:55

在读:15957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新新女性的标准:开得起好车、买得起好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能再次活一次的紫珊从小立志要成了新女性之楷模,而已她有一个疑问:这样的话,姐还得男人来做什么,要切记让他们统统离姐远一点儿?!【封面由璃盏小铺制作】不等她去细想,其实她也不认为有必要细想时,电话响起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她伸手在沙发上拿起电话,一手揉着自己的脖子轻轻的说了一句:“您好。”她虽然不是都市原住民,可是并不妨碍她成长为一个有素养的女人。。
展开全部

女人就要对男人狠点  女人就要狠小说书评  女人吗对自己下手就要狠一点  女人对自己就要狠一点下一句  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女人就要对自己狠  女人就要狠的图片带字  女人就要狠一点小说  女人就要狠一个女人  女人就要狠  


刚刚睡醒的她有那么一点点的迷糊,轻轻的甩了甩头后心里依然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现在能做得就是把伤害降到最低,事情已经发生,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有眼无珠看错人,想一点不伤害孩子那是妄想;而她能做得就是让女儿以后的路走好,而不是去遮掩、以谎言来欺骗自己和女儿。

她因为太过震惊游目四顾,完全没有去想电话中那人不耐烦的、责怪的语气:“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她按了按沙发,的确是她当年亲自挑选的沙发,是她一直喜欢的紫色。

紫姗看着他再次重申:“我再说一遍,你不配再叫我小珊;如果你再这样称呼我,那我看只能等你想清楚了自己是谁,再来找我谈离婚的事情。”

原来是他一直小看了妻子,向来自以为聪明、认为妻子笨到家的他,才是那个真真正正的大笨蛋!他猛得站了起来,紧紧的盯着紫姗就如同是要扑向猎物的狼。

紫姗看着年青了不少的丈夫,嗯,看来一切是真得,她真得回到了多年前:到了现在她才真正的相信了。

此时他想起来,小珊是他和紫姗热恋之后的亲昵称呼,除了她的家人外也只有他这么唤她;除了这种难堪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外,他更为在意的就是妻子为什么知道了他和小柳的事情,还能等到他今天摊牌才叫破呢。

她不想再等下去,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儿嘛。于是,紫姗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要和我谈你与小柳的事儿?”他不说,那她就代他说出来好了,就算是说再多无关的话,这个男人今天回来也是为了永远的离开。

“好,我叫你紫姗可以了吧?”大勇不想在此事上和妻子争执,因为不值得:“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和小柳的事情?”

电话中的人也不等紫姗说话就把电话挂掉了,而紫姗呆了半晌才喃喃的道:“家?”她终于发现为什么有种奇怪的感觉,这里早已经不是她的家;应该说,在两三年前就不再是她的家了。

回到了那个让她后悔过无数次、痛恨过无数次的那一天——也许,一切还都来得及?

忽然,传来门锁轻轻转动的声音,随后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就是她紫姗的丈夫凤大勇。

原本准备好的话此时一句也派不上用场,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后也只能说:“对不起。”不管怎么说,妻子开口答应自己离婚总是好事,他何必想得太多呢;想想,这些年来紫姗的确帮他很多,到时候多补偿一些给她也就行了:“嗯,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

紫姗听得一愣,记忆中的凤大勇可不曾问过她这么一句,而是直接就把事情摊开,然后告诉她:我要离婚。怎么回事,眼下和原来发生的一切有些不同呢?

她猛得把纸重重的抓成一团,合上眼睛为得是不想让眼泪流出来。多少年了,她已经习惯面带微笑,越痛她就要越笑,绝不会让泪水流出来。

所以,她一直都没有往心里去。如果不是前几天因为接了老家的电话,一下子晕倒在地上她还不会去医院检查。

这怎么可能呢?她有些迷糊的看着手中的纸。

凤大勇咳了两声坐到妻子的对面,左右看了看:“手术啊,这年头的手术就好像吃感冒药,明后天我抽个时间找个好的主刀大夫。”妻子晕倒的事情就这样打发了过去,因为他原本就不是要关心她。

凤大勇被问的有些狼狈,妻子没有责骂他一句、甚至没有恶言相向,但是却让他生出极为难堪的感觉来;此时此地他能答的只有一句:“对不起,小珊。”他真得不能离开小柳,不止是感情上还有其它方面,他都离不开小柳。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p>&么特别

    &么特别

    不过并不是很严重,所以多年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她怀上孩子之后,心脏的负担变大才让她的病症显现出来,但也没有引起她或是身边人的注意来。

  • :“不&按了按
    :“不&按了按

    她因为太过震惊游目四顾,完全没有去想电话中那人不耐烦的、责怪的语气:“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她按了按沙发,的确是她当年亲自挑选的沙发,是她一直喜欢的紫色。

  • 刚刚睡&的迷糊
    刚刚睡&的迷糊

    刚刚睡醒的她有那么一点点的迷糊,轻轻的甩了甩头后心里依然有着一种奇怪的感觉。

  • 就算是&泪水。
    就算是&泪水。

    她不坚强的话,软弱给谁看?不,就算是她死也不会再让人看到她的泪水。

  • 这里好&不熟悉
    这里好&不熟悉

    紫姗睁开眼睛,入目的一切是那么熟悉,熟悉的她眼睛都有些刺痛;她眨了眨眼睛,嗯,这里好像是她的家,怎么会不熟悉?

  • 次是上&可以再
    次是上&可以再

    为了她的女儿,也不能让一切重来。她把确诊书重新展开,缓缓的坐回沙发,拼命的告诉自己:能够重新来一次是上天的恩赐,绝对不能浪费了这样的好机会;曾经做错的,绝不可以再错。

  • <p>&紧;动

    &紧;动

    她看着凤大勇:“去过了,没有什么大不了得,只是需要做个手术而已;你坐吧。”她看着把衣服挂好后僵立的丈夫:“你还是先说你的事情吧,你忙,时间紧;动手术的事情,我们要去医院和大夫谈得。”

  • 回到了&她后悔
    回到了&她后悔

    回到了那个让她后悔过无数次、痛恨过无数次的那一天——也许,一切还都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