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糖拌饭签约,VIP,古代言情,经商种田《长姐》全文章节阅读

长姐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糖拌饭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10 06:59:58

在读:1523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柴门篷户,生活……艰苦。母丧母亡,留下的弟妹一箩筐。复活长姐,则表示压力是动力……街边上的几间铺子都早早的关门了,唯有转角处的一间肉铺子,上面还摆着几刀肉,几根筒骨,零零碎碎的。。
展开全部

长姐有空间  长姐糖拌饭小说  长姐穿越啦小说  长姐穿越了黄亦云  长姐不为母快穿  长姐为母  长姐穿越啦  长姐如后妈(六零)  长姐难为  长姐她富甲一方  


“李家老头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逃难过来,入赘李老婆子的,在家里说话不响的,闷不啃声的,实在是窝囊,他这样子,能为那几个小的做什么主?而李老婆子,咱们镇谁不知道,偏心眼偏到天边去了,打小就不喜欢李大,后来,李大娘子进门,那受的气啊,就别提有多多了,那李大倒底心疼着娘子,最后要求分家出去,跟李家婆子撒破了脸面的,李家老婆子对李大这个儿子,跟仇人似的,李家婆子哪还会顾着李大的几个娃儿,她巴不得把李大家的财产全巴拉到李二家去。”郑屠娘子又巴拉巴拉的道。

扑天盖地下来。不一会儿,干河渠两岸,青石板的长街和河堤就铺上一层薄薄的白。

“周家?本镇的周老虎?不可能!”元妈妈直摇着头。这门不当户不对的,周家是绝对不会看中李家的,元妈妈虽然没见识,但这点还是肯定的。

对面元妈妈插嘴:“佛祖的话那是要听的,郑大娘那是菩萨心肠。”

郑屠娘子抽了抽嘴角儿,很不认同元妈妈的话,作啥要听佛祖的话?佛祖是给人吃的?喝的?还是穿的了?啥都没有嘛。

而今一切不过才开始呢,李月姐儿抬起头,眯着眼儿,看着天上的的蔚蓝,嘴角翘了翘,每每想着上一次,五弟病故,三妹和四妹一个自卖自身,一个嫁给了一个傻子给二弟换回来一个媳妇儿,没想二弟那媳妇儿进门,却嫌家里穷,跟人跑了,再就是最后大水漫堤间,二弟和宝儿小妹被大水卷走,当时自己被软禁在周家后院,有力使不上啊。

郑屠娘子学着家里老太说的话,拉拉杂杂说了一堆。挥着胖胖的手,说的口沫横飞,又扮着苦脸,生怕别人传她偷懒似的,把家里的事说的跟要砍头似般的难。

“唉,要真这么好心就好了,我看李二那婆娘八成是想并了李大的房产,李家东屋西屋一合并,就成一大屋了,至于小的,嘿嘿……”那郑屠娘子接下来的话不说明,但意味却深长着呢。

“至于李月姐儿……”这时郑屠娘子又舔了一下唇继续道:“她这不,快要嫁人了嘛,哪里顾得了几个弟妹。”

“嗯?”李月姐回头过,一张脸静的看不出表情。

“怎么回事?”一边李二叔上前问道。

更何况,五弟墨风病着,这鸡蛋是给他养身子的,连小宝儿都没尝一口。

“是元妈妈呀,倒不是我不洗刷,是昨儿个,那镇尾李家的月姐儿来我这案子赊肉,说她小弟病了,馋肉馋的紧,元妈妈,你也知道,李相公上个月走了,留下六个子女,治病又欠下不少的钱,月姐儿是长女,几个弟妹都朝她要饭吃呢,赊肉给她家,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不过呢,我那婆婆叫灵水寺的几个大和尚给说的五迷三道的,说是啥……”

“李家不是还有李月姐儿嘛,李月姐可是大姑娘了,她做为长姐,也能撑起门户了吧,再说了李家那二老不是还在吗?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缺心眼的这般算计?”元妈妈撇着嘴道。

李二叔站在边上,瞅着李老头正斜靠在门框边上,定定的望着他,也觉得脸面发烧,恼羞之下,就抄起放在院子里的扫把,朝着李荣延的腿就是一阵子死打。

李家姐妹看着地上的鸡蛋,小月宝眼眶就红了,月娥也握紧了拳头,李月姐蹲了下来,盯着地上的蛋黄蛋清,然后抬起头冲着三妹月娥道:“三妹,去厨房拿只碗和锅铲来,还能铲点起来,等下兑了水冲冲,沉了泥沙,还能炒蛋花吃。”

“郑家婶子,你这些器具我洗干净了,你检查看看。”想着,李月姐冲着斜倚在肉案边上的两人笑着道,吃力的将那一篮框的器具放在肉案边上的桌子上。一手还撑着腿,小胸脯一起一伏的喘着粗气,显得累的不轻。

“冲喜?”元妈妈惊的下巴快掉了下来:“李月姐怎么肯去?”

李月姐冲着二叔和二婶淡笑,同时背过手,冲着小月宝儿竖了竖大拇指。

那婆子冲着那磕着瓜子儿的胖妇人说着话,还伸手锤着后腰,这马上就过年了,家里的活儿多的不行,那老腰就受罪喽。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此时,&郑屠娘
    此时,&郑屠娘

    “月姐儿啊……”而此时,郑屠娘子脸色都有些尴尬,不知李月姐刚才有没有在转弯处听到两人的说话,不过,两人看李月姐神态自然,应该是没听到吧?

  • 四周,&碎雪的
    四周,&碎雪的

    “可不是。”那郑屠娘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伸长着脖子看了看四周,碎雪的天气里,行人虽然来来往往的,但都是匆匆而过,没谁在意这两人聊八卦的妇人。

  • <p>&就开始

    &就开始

    腊月二十,打早上起,天就下着雪粒子,到了辰时,大片大片的雪花就开始呼啦啦的

  • <p>&姐可是

    &姐可是

    “李家不是还有李月姐儿嘛,李月姐可是大姑娘了,她做为长姐,也能撑起门户了吧,再说了李家那二老不是还在吗?真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缺心眼的这般算计?”元妈妈撇着嘴道。

  • <p>&着胖胖

    &着胖胖

    郑屠娘子学着家里老太说的话,拉拉杂杂说了一堆。挥着胖胖的手,说的口沫横飞,又扮着苦脸,生怕别人传她偷懒似的,把家里的事说的跟要砍头似般的难。

  • 不洗刷&在雪地
    不洗刷&在雪地

    “郑屠娘子,好悠闲啊,这大年边儿,也不洗刷洗刷呀?”这时,肉铺子对门出来一个婆子,手里端着个木盆子,哗啦一声,一盆黑呼呼的水倒在雪地里,薄薄的雪顿时染上乌黑,然后全化成水。

  • <p>&过,冲

    &过,冲

    一般人家,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谁肯去冲喜?因为一旦冲不过,冲喜的新娘子那就得从天上摔到地下,被套上命硬,扫把星,克妇的名头,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