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妖殊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病娇相爷以权谋妻》完整版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编辑:长青诗 作者:妖殊

状态:连载 时间:2021-10-10 13:44:03

在读:372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监国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勃勃,手段毒辣,因为你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复活到清闲王爷府上,凤执则表示很不满意,白捡了几年青人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自在,除了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自在过一生,却山河动荡不安、皇权争斗,终归是躲但是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等到大权手握,登临绝顶帝位。为国为民?不,她要后宫五千,美男子任意选。龙椅旁的相爷‘不当心’扯着衣襟,露着她的罪证,‘五千美男子’瑟瑟发颤,谁敢跟这位抢?凤执磨牙,她可算明白某人的很用心危机四伏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棋无怨无悔!邪细节之处更是精雕细琢,瑞兽浮雕,独具匠心,周围的摆件,大到桌椅摆件,小到一只茶杯,无不精致,纤尘不染,奢华却又不失雅致。。
展开全部

王爷以权谋妻  


一只黑色的猫儿跳上了房顶,慢悠悠的朝凤执这边走来,似乎是被凤执腰上挂着的绣球荷包吸引过来,眼看着就要走到凤执面前,突然察觉到什么,抬头,对上凤执的视线,下一刻,那猫儿竟然直接从墙头一跃而下,摔在地上都顾不得疼,一溜烟儿的跑没影儿了。

女子缓缓睁抬眸,目光落在进来那人身上,灯火微黄模糊,但是他的表情她却看得无比清楚。

走到房门口,门口的宫人抬手推开门,跨进去,地面是柔软的地毯,纯羊毛的地毯铺满了整间屋子。

凤执死了,那种身体被痛苦搅碎,灵魂彻底坠入深渊的感觉还没有彻底消除,一睁眼,对上几双热切的双眼,说实话,她有点儿懵。

凤执缓缓走下来,眼中温度冰冷,这外面的人,这天下怕是没人比她更熟悉不过了,只消一眼,她就能察觉到他们那恶心的味道。

府上虽然人少,但是厨娘还是有的,厨娘手艺一般,但凤执也不是那种非要矫情的人,既然就这条件,将就着也能吃,但若是王妃的手艺,那绝对是能瞬间把她劝退。

凤执看着这不到一丈的墙,虽然她没了一身武功,但这点儿高度随随便便都能跳吧?不过看到风云双那明显不赞同的眼神,还是认命的过去爬梯子。

被称为驸马的男子没有搭理宫女,目光扫了一眼桌上的药,落回棋盘,温润如玉的声音潺潺:“殿下还没想出来,可要认输?”

坐在这里的人正是凤执,她现在心情很微妙。

这几年她没少被毒药折磨,这点儿痛苦并不算什么,明明知道自己要死了,她却没有丝毫的惶恐和害怕,反而越是痛苦,唇角的笑越是明媚。

而今她是庄王府三郡主,不是权倾天下的长公主,这些人也不是她的仆从,更不是仰仗她权势的人,所以这态度得注意。

在自幼在宫中长大,皇宫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虚伪至极,见惯了人性丑陋,血脉相残,庄王这一家子却让她不忍破坏。

哪怕凤执不愿相信,此刻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离奇的事情,她死了,却活在了别人的身上,所以她现在是人是鬼?

青草的叶子和花瓣在那手中变成破碎残片,随手一扬,洋洋洒洒的落下。

男子一惊,搁在身前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似是想要阻止,唇齿微张开,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夜色微凉,八角的宫灯明亮,照亮了建筑的每一处角落,檐牙斗拱,雕栏玉砌,辉煌大气。

屋内香味浓郁,仙鹤香鼎中熏香烟雾缭绕而上。

尤其是这位妇人的声音,嗓门大得让凤执头疼,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不是死了吗?这又是哪里?

走下梯子,凤执拍了拍裙摆,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有点儿不对,转身看着风云双把梯子搬走放好,眯眼浅笑,无害温顺:“二姐,走啦!”

凤执看着这个二姐,嗯,一张冷冰冰的脸,看着就不讨喜,但是这一家子却并无龙城大族的勾心斗角,姐妹之间关系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这个二姐,据说凤云晚生病开始,就是她和丫鬟两人一起交换照顾,醒来的时候凤执也看到她偷偷抹泪,是个面冷心热的主儿。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紫色宫&女端着
    紫色宫&女端着

    一身浅紫色宫装的宫女端着托盘款款走来,脚步不急不缓,莲步轻移,腰带上缀着荷包,荷包边缘有一圈细小的风铃,行走间碰撞出小声的脆响,悦耳动听。

  • 他的表&会输给
    他的表&会输给

    女子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勾唇,嚣张又嘲讽:“孤从来不会输,更不会输给你。”

  • 一起给&她陪葬
    一起给&她陪葬

    他们不是想要争吗?那就让他们争个够,到时候一起给她陪葬......

  • 内间宽&懒的靠
    内间宽&懒的靠

    内间宽大的美人靠上,一道身影慵懒的靠在那里,如血一般鲜红的云锦闪着暗色流光,服帖在那身躯之上,勾勒出玲珑起伏的曲线。

  • 角的宫&,檐牙
    角的宫&,檐牙

    夜色微凉,八角的宫灯明亮,照亮了建筑的每一处角落,檐牙斗拱,雕栏玉砌,辉煌大气。

  • 旁边的&好气的
    旁边的&好气的

    旁边的妇人没好气的把他扯开:“大夫说了,要清淡,这段日子最好喝粥,不懂就赶紧走开。”

  • ,皎若&月华,
    ,皎若&月华,

    旁边的珠帘掀开,一道欣长的身影走来,一身珠光玉白,皎若月华,那张容貌更是浊世出尘,不可亵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