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修真
董无渊签约,VIP,古代言情,古典架空《嫡策》全文章节阅读

嫡策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董无渊

状态:完本 时间:2021-10-14 04:27:27

在读:7625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死去活来复活后,对于前生,若要问贺行昭最舍严禁什么,她大约会说舍严禁女儿惠姐儿,早夭的儿子欢哥儿,除了那个敢爱敢恨的自己。***********************************************一语简之,讲的是一个侯门千金前生死乞白赖嫁给某人,这一世看穿了心宽了,好好的活一直这样的故事~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
展开全部

嫡策百度云  嫡策大结局  嫡策女主母亲结局  嫡策男主是谁  嫡策txt下载  嫡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嫡策txt百度云  嫡策董无渊  嫡策全文免费阅读  嫡策  


“三妹,我同你出个主意,向祖母讨一匣子,等用完了再来讨,岂不省事儿!”——声音哑哑的少年,却还是不能消停作怪,这是嫡亲的胞兄,临安候贺琰长子,贺行景。

芸香佝了腰,细细瞧了瞧,见确是无事,笑意愈加深小声说着:“大少爷、七少爷早来了,三姑娘也来得早,六姑娘来的时候,太夫人面色不太好!侯爷与二爷去北门迎三爷了。”

行昭回了神,一笑,仰仰头由着莲玉半蹲着系上襦裙的带子,清了清喉才道:“喝了喝了!一口气儿喝完的!妈妈记下这么大段话儿可累?快喝口水润润!”

贺行昭心潮澎湃,仰着脸将蜜水小口小口喝完,冲莲玉咧嘴一笑,梳洗妥帖后,站在毯上,正伸手搭进袖里,却见穿着紫绿绣万喜纹襦裙,外面罩着件百花褙子的妇人捧着几个匣子从抱厦里出来,贺行昭眼神一亮,开口便道:“王妈妈!”。

中庭内竖起一面铭旌,覆在棺柩上的追文悼词,洋洋洒洒写满了整匹素绢。

行昭将头埋在被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眨眨眼,将打着旋儿的泪给生生忍了回去,嘴边却是止不住往上边扬。

“王结发之元妻,虽悲难同白首,却喜能共今生。”

王妈妈,是贺行昭的乳娘,因生母方氏产后体虚无力,贺行昭便自小养在贺家太夫人院子里,王氏是方家选送来的的乳母,如今三十二三的年纪,从贺行昭出生便在身边尽心尽力服侍着,最后却被临安侯继室应邑长公主撵出了府,从此不知去向。

行昭笑着点头谢过,莲蓉向来机灵,凑身塞了个白玉兰花吊坠给芸香,甜笑着说:“姐姐不愧是太夫人身边儿的知心人儿。”

或者前一世的倔强恣意...才是梦...一个孤零零活着的梦...

是莲玉,行昭连忙坐起身将帘帐拉开了一角,带了些不确定轻唤了声:“莲玉.....”

“祖母这儿的香不像是寻常熏染的茉莉香,闻着倒有股佛堂里的味道…我回去自个儿想法儿调却总也调不出来!”——这是二叔家的三姑娘明姐儿,从来便是语声爽利,不拖泥带水。

贺行昭低低垂首,神情淡漠地看着立在棺柩旁的周平宁,终是掩眸不再看。

贺行昭飘荡在被晋王府屋檐楼阁切成的,四四方方的天下,看着跪在灵柩前或假意哀戚恸哭,或真心嚎啕绝望的人儿,手指一点一点虚无地拂过晋王周平宁亲手写下的悼文。

十四五岁时的莲玉背对着暖光,依旧有着温柔的眉眼,长着双一笑就弯弯的眼睛,从未同人红过脸,虽不甚美,却胜在让人舒服。

“晋王妃贺氏,定京盂县人,父第八代临安侯贺琰,兼平章政事,后领太子太保。隆化二年初,贺氏名满京都,声誉渐现,遂以王侧妃礼聘入晋王府,产子欢,后病夭。隆化四年仲秋,王以侧妃贺氏婉静良安,请旨册贺氏为正妃,声誉日闻。隆化八年,产女惠,晋王大喜,甫出生,即轶册为绵宜郡主。”

侍立在旁的莲蓉低了头吃吃一笑,将一方赤金镶边如意锁从匣子里选了出来,递了过来,说:“太夫人才舍不得怪罪!姑娘连吃了两天药,昨儿晚上才有了精神头,今儿就急吼吼起了床要去和太夫人问安,太夫人只会心疼!”

行昭正怀着感恩,胡思乱想着,内阁的灯全亮了,留着头的小丫头们捧了铜盆、衣物、牙粉等物躬身鱼贯入了内,另有大丫鬟莲蓉从外卷起了帘帐,可见天仍旧是灰蒙蒙的片,院子里的积雪在庭意院顶棚上吊着的宫灯映照下晶莹透亮,内阁女孩们的井然有序,带来了几分热气腾腾。

莲玉被直愣愣地看得有些发怵,下意识地摸了摸脸,又看眼前这个年画儿似的小女孩,瞪着一双西域葡萄样的眼睛,有些似醒非醒的模样,不由得看着好笑:“昨儿奴婢告假回来,才听莲蓉说姑娘说不舒坦赖了两天床,昨儿才好些,哪晓得今儿姑娘还是没睡醒的模样...”

被子上熏染的是茉莉淡香,不是周平宁素日喜好的冰薄荷香….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四四方&手写下
    四四方&手写下

    贺行昭飘荡在被晋王府屋檐楼阁切成的,四四方方的天下,看着跪在灵柩前或假意哀戚恸哭,或真心嚎啕绝望的人儿,手指一点一点虚无地拂过晋王周平宁亲手写下的悼文。

  • 了有这&颠倒,
    了有这&颠倒,

    原来死了有这样的好处,可以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来成全脸面。

  • 竖起一&洋洋洒
    竖起一&洋洋洒

    中庭内竖起一面铭旌,覆在棺柩上的追文悼词,洋洋洒洒写满了整匹素绢。

  • 整座府&字。
    整座府&字。

    东兴胡同口,晋王府却朱门紧闭,整座府邸缄默无声,门口高吊着两个白灯笼,上头写着“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