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库 > 浪漫言情
催眠治疗师漠视仁声_催眠治疗师在线阅读

催眠治疗师

编辑:山川赋 作者:漠视仁声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1-06-01 08:58:37

在读:21226 人

在线阅读 全部目录
王明是一个大学生,他报名参加了催眠社团,学会了了催眠。这是一项很没用的技术,很多现在都得将近的美女都在自己的催眠下对自己言听计从,王明也可以享受到了人生的乐趣,始终都沉侵在性福之中。“这就是你喜欢过的女人,你是不是想艹她?”葛云戏谑地笑着:“行不行我只要一句指令,她就能够给你跳脱衣舞?”。
展开全部

催眠治疗师证书叫什么  催眠治疗师怎么考  催眠师证  ihnma国际催眠治疗师  国际催眠治疗师  成都最好的催眠治疗师  哪里有正规的催眠师培训  催眠疗愈师是做什么的  催眠治疗师方世彬  催眠治疗师  


状态低迷的我没有心思去想,学校篮球训练上也一塌糊涂,温线桥和周晓东倒是没说什么,其他队员就有意见了。

“放了晓东,我放你走。”温线桥现在还能保持冷静,他的心理也很强大。

看得出,这个催眠师是个很有自尊的人,在我看来,他不屑于做杀人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四个人都还或者的原因,厉胜男在一旁安排人手过来,而我将四人都弄醒了过来。

“小桥,到头来这两个都是容易被玩弄的废物啊,你两年一点长进都没有呢!”葛天向门口挪动,今天他答应我们会面就是个阴谋,明明是我们约他会面,如今被反将一军。

黎珍母女安然无恙,不过二人僵硬在原地,手中拿着一张纸:“王明,这次你棋高一着,我认输,期待下次的对决!”

“别白费力气了,小桥定的规矩,打架的时候大家都将手机给关机或者不要带手机,这个点你们的人应该都被引到陷阱里了!”

葛天坐在一张桌子上等着我们三人到达,气势非常嚣张:“你们比想像中能干嘛!”

“别冲动,晓东,你手机在不在?”我喝止周晓东的动作,我们完全不知道葛天的底牌。

葛天手下有一个比我厉害的催眠高手,能够催眠人做出一些不僵硬的运动,而我现在还只能控制人做出手部做出僵硬的动作。

疑点依旧很多,处理小弟的手段明明很多,为什么要用这么招摇的方式?仅仅是为了立威吗?

黎珍看到我来很高兴,我听厉胜男说了,刑警队队长给黎珍的解释是,那个催眠你的同学救你们出来的。

我向前,想要给葛云一拳,没想到葛云直接抽出一把弹簧刀,我急忙停下脚步,葛云轻蔑地一笑:“在学校老实点,蝼蚁始终是蝼蚁,聚集在一起,只是惹得我们去踩你罢了。”

如果当时我能够用心点去关怀她,如果没那么小孩子脾气……

很遗憾,黎珍妈妈已经完全将那个人的模样,那段特殊的经历给忘记了。

葛云一派和温线桥一行人终究还是约战了,地点是学校背后的小树林,我接受厉胜男的指示,出学校必须等她来接我,这场学生内战我缺席了。

心有杂念,催眠的效果也不好,自我催眠失败,建立新的催眠方法也没有取得好的效果,我摇摇头,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做不好了吗?

王八蛋!我向前一步,温线桥抬手挡住我,而葛天也带着周晓东向后挪了几步。

警方是为了保护她们,不让她们知道太多,这下可便宜了我,黎珍母女给我摆上了一桌好菜。

我能做的,只有在学校放出事情的真相,保证温线桥的名声,别让他们回来时承受太多他人的鄙夷,葛天也放出了一个故事版本,温线桥一行人杀死葛云,被葛云家报复,警方将其尽数抓获,而且还有照片来做佐证,有图有真相。

“这就是你喜欢过的女人,你是不是想艹她?”葛云戏谑地笑着:“行不行我只要一句指令,她就能够给你跳脱衣舞?”

相关资讯

猜你喜欢

评论

我要跟帖
取消
  • 什么身&我,黎
    什么身&我,黎

    前几天我感到有些好奇,女受害者究竟是什么身份,当时厉胜男告诉我,黎珍母亲和女受害者确实发生过一些矛盾,而女受害者确实用手段夺了黎珍母亲的位置。

  • <p>&式?仅

    &式?仅

    疑点依旧很多,处理小弟的手段明明很多,为什么要用这么招摇的方式?仅仅是为了立威吗?

  • 什么你&<p>
    什么你&

    催眠治疗师第15章 ,为什么你不绝情一点?

    这几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张晓萌和葛云在一起竟然自然而然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本来这不关我的事,可是葛云太欠揍,搂着张晓萌在我面前秀。

  • 迷的我&篮球训
    迷的我&篮球训

    状态低迷的我没有心思去想,学校篮球训练上也一塌糊涂,温线桥和周晓东倒是没说什么,其他队员就有意见了。

  • 张晓萌&慢慢离
    张晓萌&慢慢离

    张晓萌失望地看了我一眼,慢慢离开。张晓萌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对我说:“葛云只是帮葛天办事的……”

  • 样,那&段特殊
    样,那&段特殊

    很遗憾,黎珍妈妈已经完全将那个人的模样,那段特殊的经历给忘记了。

  • 一道锁&的内心
    一道锁&的内心

    这对可怜的母女,被三个人侵犯了自己的潜意识,我泛滥的保护欲再次沸腾,我设想我是不是可以给母女的潜意识加一道锁,不让别人侵犯她们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