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章 沈千昭赈灾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7章 沈千昭赈灾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26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谢临一说到话来,就停不下去,劈头盖脸话说到最后,也也没重点。直到他终于等到渴了,停下去喝口茶,沈千昭才问,“能买到了?”谢临点点头,“是价格比市价高了两倍。”他上下上下打量了沈千昭几眼,总会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像是有点儿改变,又说不上来,“沈小昭,这十万石粮食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

精彩章节

谢临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一通话说到最后,也没有重点。

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

谢临点头,“就是价格比市价高了两倍。”

他上下打量了沈千昭几眼,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好像有点变化,又说不上来,“沈小昭,这十万石粮食,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你要拿来做什么?”

这在宫里,锦衣玉食的,也不像是缺粮的样啊。

“难道是想借着闹灾荒这个机会,再翻一翻价格,高价卖出去,赚上一波?”

谢临这么说着,又觉得沈千昭要是真抱着这种想法,那可就真的太不是人了。

沈千昭看着谢临,像看傻子一样,“我是这种人吗?”

谢临沉默了半晌,“你不是吗?”

沈千昭:“...”

一旁的采秋吃得欢快,一边砸着椅子,高喊,“小姐,谢公子,你们快别打了!”

沈千昭见采秋都快喊没声了,也不再和谢临说些有的没的,“这些粮食,是要用来赈灾的,你请些靠得住的人,快马护送到济北。”

谢临一愣,济北?

济北确实是闹饥荒最严重的地方,可是...

“去济北赈灾的人马不是十天前就已经出发了吗,还是太子和我大哥带人护送的。”

皇上对这次赈灾的事十分上心,更是让太子全权负责此次赈灾的事宜。

谢临不明白,沈千昭怎么会突然有此一举。

沈千昭从腰间的腰带抽出一张小纸条展平,放到谢临面前,“这是如意楼收到的消息,就在粮队出发后的第三天,有人暗中集结了不少江湖势力,欲对粮队动手...”

谢临面色一怔,拿过纸条看,确实是如意楼的消息,看清内容后,脸色霎白,“他们疯了?”

“这可是济北百姓的救命粮食!”

若是这次赈灾出现问题,不仅百姓遭罪,负责此事的太子会出事,就连护送的谢名也会出事,更会牵连到谢家。

谢家功高本就遭人忌惮,届时...

谢临根本不敢想象若是这次赈灾出现问题,会发生的一切后果。

见谢临的反应,沈千昭也不再挑明了说,“这件事情针对谁,你也看出来了,那些江湖势力,我会想办法查。”

“这些粮食就交给你了,快马送去济北,若是能赶上通个消息有所防备,济北灾情严重,这些粮食便以如意楼的名义捐出去。”

“若是赶不上,你自己找个理由,把粮食交到你大哥他们手里周转,莫要让此事闹大。”

谢临点头,对沈千昭的提议表示赞同,“好,我马上让人去办。”

谢临起身,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袍子,又松动了一下发冠,就要出门去。

沈千昭见状,示意采秋上前。

采秋得了自家主子的示意,上前扯住谢临的外衫,笑,“谢小公子,得罪了。”

谢临还未反应过来,外袍就被采秋用力“撕拉”的一下,破了。

谢临难以置信的捧着自己破了的外衫,“好你个采秋,胆子大了啊!”

采秋立马躲到了沈千昭后头,探出个脑袋喊,“谢二公子你别打我们小姐了呜呜呜...”

谢临咬牙切齿,心如刀割,“沈小昭,这可是你谢二哥哥的新袍子,这今天才穿第一次!”

沈千昭指尖抵着额角,“别那么抠抠搜搜的,当心没姑娘家要。”

谢临黑着脸,“你这么败家,当心没男人娶!”

他一把拉开雅间的门,怒气冲冲走了出去,沿路,视线均落在他身上,谢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半点没有刚进如意楼的时候的意气风发,狼狈极了。

这但凡知道谢临身份的,一看这样,不用说,能把这谢二公子打成这般狼狈样的,只有那位长了一副好容颜,却“草包”名声在外的永乐公主沈千昭。

这永乐公主和这镇远将军府的谢二公子是出了名的不对头,据说原因是永乐公主小时候把谢二公子推进了池塘子里,差点要了谢二公子的小命。

之后两人便是如此,这每回遇上,撞上,没事都要呛上几句,呛得厉害了,就打上一架,抄家伙抄砖头,砸东西动刀的。

半点不带客气。

这每月总有那么一次两次。

大晋民风开放,沈千昭又得皇上独宠,无人敢说上一句沈千昭的不是。

谢临掉池塘一事,是沈千昭不对,皇上理亏,又不舍得责难自己的宝贝女儿,对谢临一直是有些愧疚,不管两人闹得再难看,只要人没事,也半点不管,知道两人都有分寸,任由两人去。

采秋轻轻的松动了一下沈千昭高高束起的头发,“殿下,奴婢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您和谢二公子谈这么正经的事呢。”

这每次,都是一些赚钱上的生意事,再买些好看的绫罗绸缎,新鲜玩意之类的,再说说这如意楼新收的一些有趣消息。

哪家公子养了外室,哪家小姐同人看对眼私奔了去,哪家老爷又吃花酒被家中夫人逮着了。

这谈及到粮食一类的问题,还是头一次。

采秋对这些不太懂,只是谈话间涉及到了太子殿下,以及赈灾,定然是十分重要的事。

沈千昭眉梢微挑:“不习惯?”

采秋咧嘴笑,“倒也不是,就是觉得这样子的殿下,有些厉害,还有谢二公子,正经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

从前,她觉得殿下和谢二公子开了这么多酒楼,做了这么多生意,赚了这么多银子,就已经很厉害了。

现在,她对自己殿下的崇拜,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了。

沈千昭笑,“别看他平时不正经,做起事,还是很靠谱的。”

一开始,确实是互相有些看不对眼,做这些生意,也是为了斗气,后来却没想到越做越大,关系倒也融洽了。

官商关联乃大忌,更何况谢家本就手握兵权遭人忌惮,加上沈千昭的身份,因此两人向来是维持着表面的关系不融洽,以此掩饰之间的合作。

算得上是至交好友。

沈千昭记得,上辈子,见谢临的最后一面,是他跟着十万大军前去支援的前夜...

之后,便是十万大军惨遭不测,尽数被歼灭在千关崖。

支援迟迟不到,谢家大公子谢名与谢老将军先后战死...

谢家,满门忠烈,皆战死疆场,一代忠良,无一幸免。

沈千昭心口泛酸,纵使上辈子的事久远,可那些事始就像是刻在了她的脑子里,每每想起来,都难以克制的悲戚酸楚。

沈千昭暗暗发誓,这次,定不让惨剧重演。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