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对宋怀的小心思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8章 对宋怀的小心思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29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上阳殿宫人将晚膳一点儿一点儿摆在桌上。齐妃着一袭素白色的长裙,发髻简单的,未戴什么簪子,整个人看上来带着几分惨白的娇怜。永嘉帝见了,难免要关怀上两句,“身子不适感便但是多休息。”听到永嘉帝很难得的关怀,齐妃眸含春水,“前几日陛下说昨日要妾身全程陪同用饭,齐妃着一袭素白色的长裙,发髻简单,未戴什么簪子,整个人看上去带着几分苍白的娇怜。。...

精彩章节

上阳殿

宫人将晚膳一点一点摆在桌上。

齐妃着一袭素白色的长裙,发髻简单,未戴什么簪子,整个人看上去带着几分苍白的娇怜。

永嘉帝见了,不免要关心上两句,“身子不适便还是多休息。”

听见永嘉帝难得的关心,齐妃眸含春水,“前几日陛下说今日要妾身陪同用膳,妾身一直记着呢。”

永嘉帝点头,“难为你了。”

齐妃羞涩的低头,“不难为,妾身身子已无大碍了,陛下今夜可要...”

她话未说完,永嘉帝便淡然道,“三伏天燥热,入夜也是如此,你这上阳殿倒是凉快一些,”

“陛下觉得凉快,可要常来呀,妾身让下面的人常备着冰镇过的甜汤...”

永嘉帝眉头一蹙,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用膳时,齐妃暗暗的瞥了永嘉帝几眼,似无意间道,“陛下,妾身今日听底下的人说,永乐公主今日出宫了?”

提及沈千昭,永嘉帝才有了些反应,抬眸看向齐妃,问,“怎么了?”

齐妃笑,勺子轻轻搅动着瓷碗里的甜汤,“妾身听底下的人说,永乐公主今日同那镇远将军府的二公子又碰上了...”

“永乐公主好似还受了些委屈,这谢二公子也是个没轻重的,怎么说永乐也是个姑娘家...”

“噔”的一声,是筷子置于碟子的声音,永嘉帝眉心微蹙,脸色并不大好。

沈千昭和谢二碰上,没人明说,他也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齐妃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不动声色的拿起茶盏,放到永嘉帝面前,“陛下,这永乐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

“将来总归是要嫁人,这名声...”

齐妃话都未说完,永嘉帝却已起身,她连忙起身,“陛下?”

“朕还有些奏折未批,改日再来看你。”

永嘉帝淡声道,眉色间可见不悦。

他快步离开了上阳殿,后头的宫人紧随其后。

直到永嘉帝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齐妃才得逞一笑。

...

“陛下,可是要去永乐殿?”

永嘉帝身边的老太监高声上前,小声问道。

高声自永嘉帝登基便一直随侍到如今,对永嘉帝的想法,总归有些了解。

一行人往永乐殿的方向去,看着漫长的夜色,永嘉帝眉头轻蹙,“高声,今日永乐出宫,遇上谢二了?”

高声连声应道,“是。”

见永嘉未再说下去,高声试探性的问,“陛下可是在想齐妃娘娘方才的话?”

永嘉帝瞥了高声一眼,“你倒是惯会猜测朕的心思。”

高声笑呵呵道,“奴才跟在陛下身边久了,总是想着为陛下排忧解难。”

永嘉帝:“那你说说,就永乐同谢二这事,如何处置?”

高声沉眸想了想,才笑着回道,“公主殿下同谢二公子这么些年也是打闹过来,这因着小时候的事关系不大好,又岂会上升到名声上。”

“陛下一直这么看着,都不曾说过什么,想来是已有打算,奴才又怎么猜得准呢?”

永嘉帝突然爽朗的笑了,“你倒确实是猜准了,高声,你看这谢二配上永乐如何?”

高声笑呵呵的回,“郎才女貌,两小无猜,欢喜冤家,天作之合,甚好。”

永嘉帝笑得开怀,“朕也觉着甚好。”

高声却是神色有些怪异,永嘉帝的心思,他从前确实是猜测过,却也仅是猜测。

今夜,却是印证了这些猜测,陛下有心让这谢二公子与永乐公主接触,一旦谢二公子成了驸马,打破了朝中士庶不婚的铁律,这京中,怕是要有一番大变动了。

...

进了永乐殿,沈千昭连忙迎了上去,“父皇,您怎么来啦?”

沈千昭脸上挂着笑容,永嘉帝从不曾在晚膳时间到她这里,这还是头一次。

永嘉帝上下打量了沈千昭,见她笑着,又不像是受伤什么有事的样子,心到底是安了,“今日又同谢二打架了?”

沈千昭听了,撇撇嘴,“是哪个嘴碎的宫人又在嚼舌根子?”

她拉着永嘉帝娇声道,“父皇,那人又说儿臣什么了?”

永嘉帝抬手轻轻弹了一下沈千昭额头,无奈道,“说你打输了,受了委屈,这会正哭闹着。”

一屋子的宫人悄悄的扬唇偷笑又不敢笑。

沈千昭不满的皱眉,瘪着嘴,“果然是嚼舌根子!”

她刚想辩驳两句,又想到了别的,一转脸色,委屈地拉着永嘉帝在桌边落座,“谢二有他爹还有他大哥教,身手那么好,儿臣向来就是看书习字的,哪里是他的对手,父皇不想着帮儿臣,这会儿还来打趣儿臣...”

沈千昭别过气鼓鼓的脸,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永嘉帝看着女儿这么一副娇气的样子,难掩的好心情,“好好好,是父皇不好,不该打趣你。”

“那谢二既然有他爹教,那父皇也教你便是,何须委屈?”

沈千昭小心翼翼的看向永嘉帝,惊喜的问,“真哒?”

尚未等永嘉帝回答,她又是小嘴一瘪,“可父皇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教儿臣,果然是打趣儿臣罢了!”

高声笑咪咪的看着,这若是换了个人,哪里敢同陛下这般撒娇说话闹脾气,也只有永乐公主一人了。

永嘉帝语噎,他倒确实想教,可也确实是忙,这只说着,倒也没想到这一点上,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哄这个宝贝女儿了。

他看向高声,“高声,你说呢?”

旁边的高声笑咪咪的建议道,“陛下,不如为殿下寻个老师,让殿下跟着学?”

永嘉帝点头,这确实是个好主意,宫里头身手好的...他想了想,“御前带刀侍卫凌贺,身手好,你觉得如何?”

沈千昭一听,秀眉都拧到了一块,瘪瘪嘴摇头,“那凌贺整天拿着把大刀凶巴巴的,上回还把容乐姐姐吓哭了,儿臣才不要呢!”

永嘉帝笑,“那是你容乐姐姐胆儿小,你怕什么?”

这个女儿的性子,若是碰上凌贺,怕是要将凌贺的刀抢去摆弄才是,又怎会怕。

沈千昭摇头,“若是容乐姐姐来找儿臣玩,再碰上那凌贺,那怎么行呢。”

沈千昭想了想,眼睛一亮,晃了晃永嘉帝的胳膊,“父皇,儿臣听闻,东厂的人身手最是好了,不如在那里头找个人来教儿臣习武…”

“父皇觉得如何?”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