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9章 殿下要去见心上人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9章 殿下要去见心上人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33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永嘉帝眉心微拧,“锦衣卫?”他看向一旁的大声地,“大声地,你会觉得如何?”锦衣卫的人,一向做事没个分寸,当永乐的师傅,怕是不太最合适。大声地却道,“陛下,老奴会觉得公主殿下的赞成很不错。”“这凌贺虽好,可究竟是外男,教公主学武,真的不算最合适。”锦衣卫的人,在这高声却道,“陛下,老奴觉得公主殿下的提议不错。”。...

精彩章节

永嘉帝眉心微拧,“东厂?”

他看向一旁的高声,“高声,你觉得如何?”

东厂的人,向来行事没个分寸,当永乐的师傅,怕是不太合适。

高声却道,“陛下,老奴觉得公主殿下的提议不错。”

“这凌贺虽好,可到底是外男,教公主习武,实在不算合适。”

东厂的人,在这一点,倒是合适了。

永嘉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见沈千昭确实是习武的兴致浓烈,也不好打击她,“那明日让高声去给你挑一个...”

沈千昭唇角微勾,“儿臣自己去就好,正好也想去瞧瞧这东厂到底长什么样。”

上辈子,宋怀之所以会成了她的习武师傅,是因为后来一次在宫外同游人游玩时遇刺受伤,永嘉帝给她安排了人教她习武,为的是让她学着防身。

她当时对习武之事没有半分兴趣,觉得习武辛苦,十分抗拒,对宋怀百般刁难...

这次,她主动拉近,提前和宋怀认识,她要一点一点,把宋怀紧紧的拉在自己身边。

一旁的采秋额角直跳,殿下这是怎么了,怎么最近三天两头都上赶着去同那东厂的番子扯上关系?

难道真是前些日子发热,烧坏脑子了?

永嘉帝笑,抬手勾了勾沈千昭小巧的鼻尖,“你啊,真是贪玩。”

永嘉帝此举便是默许了。

沈千昭乐了,挽着永嘉的胳膊,脑袋在他肩膀处蹭了蹭,“父皇待儿臣真好。”

一旁的高声看着这父慈女孝的温情,也不由笑得眼角弯弯。

皇室中,亲情最是难能可贵。

永嘉帝揉了揉女儿乖顺的脑袋,“你若是能同你皇兄也这般撒娇,他待你,怕是要将父皇也比下去了。”

永嘉帝提的,自然是沈千昭的哥哥,太子沈千暮。

沈千昭小时候和沈千暮关系最好,形影不离,爬树捉虫,下湖摘莲蓬,这些个事是没少做。

可自从沈千暮小时候重病过后休养了几年,性情大变,身子骨更是羸弱,兄妹之间便疏远了。

与其说是疏远,倒不如说是性子活泼的沈千昭对这个突然变得一板一眼,不再同她一起打滚的哥哥有些陌生了,有距离感了。

沈千暮对这个妹妹,却是依旧的宠爱,只是这份宠爱,早已失去了妹妹的回应。

小的时候沈千昭不明白为什么沈千暮会性情大变,后来知道了,可也已经晚了,兄妹之间的情分,到底是不如从前了。

沈千昭眼角弯弯,连带着脸颊上,都挂着浅浅的两个笑窝,“那等皇兄回来,儿臣便到他那去撒泼打滚,瞧瞧是不是同父皇说的一样。”

永嘉帝愣了愣,倏尔笑了,“好,若是不一样,和父皇讲,父皇骂他。”

他从前几次想修缮这两兄妹之间的关系,沈千昭都是一笑带过,这次却是回应了。

永嘉帝甚感欣慰,儿女能和睦相处,最好不过。

沈千昭笑盈盈的应下,“好。”

...

晚风习习,穿着一身东厂服饰的宋怀进了屋中,将手中的刀放在了桌上。

在燥热的三伏天里,即便屋子背阴,屋中却也是燥热一片。

宋怀面上掩不住的倦容,眉目间似有疲惫,他解下了身上繁琐的衣物,在床边坐下,东厂的事多,从昨日一直忙碌到现在,幸而在宵禁前赶了回来。

就在宋怀准备解下贴身衣物擦拭一番身子时,一抹白色的绣帕从他怀中掉落,飘落在地上。

他眸光一紧,连忙弯腰捡了起来,那方绣帕一摸便知是上好的锦缎,在宋怀粗糙甚至布满伤痕厚茧的手掌中,显得格外的柔软,他摸到绣帕的角落处有处凹凸,下意识展开来看...

借着微弱的烛光,他看见,那上头用黄色的丝线绣了一个字,“昭”。

便是这个字,一下子将他带回了那日去了永乐殿后发生的事。

那只白皙柔软的小手仿佛还在他心间处绕,轻轻的挠动,那道温软的触感,似乎还停留在他心口处,经久无法散去。

宋怀那时整个人都处于震惊之中,惊于这位小殿下竟有如此大胆之举,更惊于这人是自己...

人人都视东厂中人为眼中钉肉中刺,更有甚者遇上时,对其更是视如毒蝎虫蚁般,绕道而行,仿佛遇上了什么晦气之事。

宋怀不知道沈千昭想做什么,即便他很清楚,女子的绣帕乃贴身之物,是不得随意赠人。

即便想再多,最终也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位小殿下久居深宫,不得见外人,再多大胆之举,不过是寻了个乐子,耍着玩罢了。

而自己,便是那乐子。

只是这么想着,脑海中却不受控制的回想起那日的情景,耳边更是一直有道温软的声音回响...

“宋怀,这是我的闺名...”“昭昭...”

一瞬间,手中的绣帕就像是被这三伏天的燥热沾染上了似的,在他手中,逐渐滚烫,一下一下的,透过每一丝的血管传到心尖,颤得厉害。

宋怀薄唇紧抿,手紧紧的攥着那方绣帕,心中一句一句的警告自己。

不该想这么多,不过是那小殿下一时好玩之举罢,兴许这会,已是有了新的乐子,只怕是连曾赠过一方绣帕出去的事都不记得,更莫说是见过“宋怀”这人。

他面色漠然,将手中的绣帕置于枕边,随即解开了贴身衣物,在微弱的烛光中,隐隐可见身上纵横交错的旧伤新伤,疤痕一道比一道狰狞。

沾了冷水的汗巾擦拭过那一道道疤痕,宋怀自嘲的轻笑一声...

一个东厂的厂卫,向来无人会注意,更莫谈记得。

...

次日

沈千昭用过早膳,便带着采秋和几名宫人出了永乐殿。

采秋看着今日的沈千昭,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殿下平日总是会多睡一会,今日倒是起早。

平日里对穿什么衣裳,戴什么首饰,丝毫不在意,全然交给底下的人去挑。

可今日却亲自挑挑拣拣的,最后还挑了这一身太子殿下年前送来的,一直被压在箱底不曾穿过的绢纱束腰金丝绣花裙。

采秋记得当时沈千昭是觉得款式繁琐,不喜那么麻烦,虽确实好看。

她还发现,沈千昭今日还涂了唇脂,颜色极美,衬得本就出色的容颜,更是荡人心神....

心一跳一跳的,甚是诡异。

殿下这哪里是要去挑习武师傅,分明像是话本子里说的,要去见“心上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