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宋怀可在?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0章 宋怀可在?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36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长长的宫道,横穿过宫门,沈千昭上了马车,带着采秋回到了东缉事厂。门口的厂卫见马车而来,外观华美,极致奢华高贵的,且有皇家标识的马车,整个皇城,除了圣上,仅两位有此殊荣,立即见状跪拜。太子沈千暮前些时候日子早以返京前去济北赈济,圣上出宫定是会有大批人马门口的厂卫见马车而来,外观华丽,奢华尊贵,且有皇家标志的马车,整个皇城,除了圣上,仅有两位有此殊荣,当即上前参拜。。...

精彩章节

长长的宫道,穿过宫门,沈千昭上了马车,带着采秋来到了东缉事厂。

门口的厂卫见马车而来,外观华丽,奢华尊贵,且有皇家标志的马车,整个皇城,除了圣上,仅有两位有此殊荣,当即上前参拜。

太子沈千暮前些日子早已离京前去济北赈灾,圣上出宫定然会有大批人马护卫,而非几位宫人随侍。

那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的,马车里的人,就只能是居于宫中,得圣上恩宠的永乐公主。

沈千昭在采秋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她一眼望去,眼前的大门敞开,她的心狠狠一抽...

距她上一次到这里,已是上辈子的事,那时,宋怀不辞而别,她深夜跑出宫,匆匆而来,欲寻他,却得到了宋怀已死的消息。

她崩溃晕倒,再醒来时已是三日之后,宋怀已被下葬。

她连最后一面都未能见到。

她永远都不知道,那时候宋怀为什么不辞而别,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愿意告诉她。

沈千昭紧紧的攥住采秋的手,迈进去的步伐格外的沉重。

采秋隐隐感觉身旁的沈千昭有些不对劲,低声提醒道,“殿下,周大人在前面...”

沈千昭这才回过来神,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不该如此失态,那都已是上辈子的事,这次,定然不会再发生,她一定会竭尽全力保护身边的人。

“周大人。”沈千昭面色平静。

“属下参见殿下,殿下千岁。”周言眸中浮现出一丝的情绪复杂,这小祖宗怎的来了。

“不知殿下今日来,是有何事吩咐?”

前几日在宫中领走两人去捉蚁虫的事才刚过,他隐隐觉得这小殿下今日来,定然又是有什么麻烦事,只是切莫再同那人扯上了...

沈千昭目光在四周巡视,始终都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身影,这才看向周言,“周大人,父皇让我到你们这来挑位习武师傅,不知周大人可有什么建议的人选?”

沈千昭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加剧了周言心中的不安感,皇命不可违,他微微弯腰,恭敬道,“还请殿下随属下移步练武场,待属下为殿下挑选一二。”

沈千昭微点头,慢慢的跟上了周言。

穿过廊道,一阵微风轻轻吹来,沈千昭发髻上的琉璃簪轻轻晃动相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此时,练武场,几个正在场上比试的人正打得火热,底下更是有人在拍手叫好。

周言眉头一皱,这般喧哗,若是平时,倒也无妨,可现如今,又岂一样。

他冷着脸,正欲开口,却被沈千昭制止了。

穿过人群,沈千昭一眼就看到了那道沉默挺拔的身影,穿着一袭轻便的衣衫,站在一旁。

阳光微微洒在人群中,可她的眼里,就好似只剩下宋怀一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连平时紧绷刻板的表情,都有些松动,整个人看起来,轻松自在,好似让人亲近了几分。

俊朗无双。

沈千昭唇角稍扬,“周大人,可否带我过去那边看看?”

周言顺着沈千昭望过去的方向,正是宋怀等人的位置,他眉头轻蹙,还是弯腰恭敬的答,“是。”

随着清灵的琉璃碰撞的响动声,练武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视线或明显,或偷看,都追随着那道陌生又格外娇小的身影。

东厂,每日来往的人络绎不绝,可像眼前这位看起来身份尊贵,又得周言这般恭敬相待的姑娘,却是头一回。

有人好奇的看着,大部分人都不知晓这位的身份。

行至宋怀一行人眼前,见乘风等人还傻愣愣的看着,周言眉头紧蹙,板着脸怒斥,“还不快见过永乐公主?”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争先恐后行礼。

“不必多礼。”沈千昭步伐轻盈,向几人靠近。

周言紧紧的跟在沈千昭身后,“殿下,这位是乘风,前日曾帮殿下办事,身手极好,殿下觉得如何?”

沈千昭循着周言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张陌生的面容,她那日确实是喊来两人,只不过当时注意力都在宋怀身上,又怎么还会再去注意到另外一人?

乘风有些紧张,手心都冒着细密的汗...

这小殿下怎的来了,莫不是那日自己嘴碎说的那些闲言碎语让她知晓了?

乘风想着,顿感后脖颈有些儿凉意。

沈千昭看似是在审视乘风,实则余光全在后面另外一道沉默的黑色身影上。

宋怀低垂着脸,没有看向沈千昭,看似平静,似乎对那日的事根本没有印象,对这位突然到来的小殿下没有任何反应,实则...

在沈千昭踏进练武场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注意到她了。

本以为经过上次的荒唐后,应该再不会见到这位小殿下,却没想到,这么快便又见到了。

宋怀仅是远远的瞥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心口却莫名的一紧。

沈千昭看着一直低着头乘风,又看向那边一样垂着脸的宋怀,心想:若是直接点名道姓要了宋怀,必然会引起注意,可这周言偏生又不提宋怀,使得她根本没有机会说出口要人。

一旁的采秋跟了沈千昭多年,沈千昭一颦一笑,一个细微的举动,她都能猜出沈千昭的心思。

虽心绪复杂,可这会儿,却还是对沈千昭道,“殿下,奴婢记得,那日确实是有两位大人帮着殿下帮事的。”

沈千昭嘴角微弯,红唇轻启,“喔…是吗?那还有另外一位可也在场?”

轻慢的声音落在在场人的耳边,周言皱着眉头,不欲回答。

乘风却生怕自己遭罪,这会儿就想着拉下个伴儿一块,当即行礼回道,“回殿下的话,那日与属下一起的,是宋怀。”

周言唇瓣抿成一条线,看向乘风的目光中,似有隐隐怒意与不满。

沈千昭“喔”了一声,“宋怀...”

声音清亮,轻轻的,飘进了宋怀耳边,一下一下的,敲击在他心门处,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把宋怀瞬间拉回到了那个燥热的午日,永乐殿发生的一切。

他从不知晓,自己的名字,被人念出来,会这般的动听。

沈千昭见宋怀始终静默的待在后头,不由心中闪过一丝低落,目光平视过眼前众人,淡声问,“宋怀可在?”

在她看来,无论是上辈子的宋怀,还是这辈子的宋怀,对她始终都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她进,他退,她退,他避之千里。

仿佛自己是什么能伤人性命的利器一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