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沈千昭悦己者容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1章 沈千昭悦己者容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39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宋怀重步见状,恭敬施礼,却一直也没抬起头,“属下宋怀,没见过公主。”他嗓音沙哑,却最响亮,垂下的眸眼神色未明,似是诧异,又似是纠结了。他未明白了,昨日,这小殿下,又来作甚?眼前的这人,是大晋最得宠的洪武公主,身份高贵的,曾有传言,陛下对该的宠爱,洪武公他嗓音低沉,却响亮,垂下的眸眼神色不明,似是不解,又似是纠结。。...

精彩章节

宋怀重步上前,恭敬行礼,却始终没有抬头,“属下宋怀,见过公主。”

他嗓音低沉,却响亮,垂下的眸眼神色不明,似是不解,又似是纠结。

他不明白,今日,这小殿下,又来作甚?

眼前的这人,是大晋最受宠的永乐公主,身份尊贵,曾有传言,陛下对其的宠爱,永乐公主要星星,便绝不会只给星星,会将月亮一块儿送到她面前。

便是这样尊贵的人,上次的逾矩已是荒唐,他只当这小殿下宫中待久了无趣,寻人作乐。

那方绣帕,闺名,他只当一个荒唐的梦,更是缄默于心,深埋心底。

可这会,这人又出现了,嘴里还唤着他的名字...

宋怀有自知之明,并不会觉得这位尊贵的小殿下,是为自己一个卑微的奴才而来。

兴许方才无人提及,她根本想不起来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沈千昭不知道宋怀心里在想什么,只是心中已有了盘算,她看向周言,“周大人,不知乘风和宋怀,谁身手更好一些?”

周言眸光一沉,“回殿下话,乘风向来习武刻苦,身手自是更甚一筹。”

周言此话一出,乘风整个身子都微不可见的颤了一下...

整个东厂谁人不知,每回比试,他都败在宋怀之下,又哪里有什么更甚一筹的说法。

周言这是在睁眼说瞎话。

在场的东厂的人,都心知肚明,可谁也不敢说上一句不是。

沈千昭红唇紧抿,“是吗?”

盯着沈千昭审视的目光,周言垂下眸眼,硬着头皮答,“是。”

顿时,整片练武场,都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沈千昭倏尔笑了,“即是如此,那本宫便将这更甚一筹的乘风留给周大人了,毕竟东厂事务定是繁多,本宫又岂能做出夺人之事。”

她红唇轻勾,肤白如雪,笑意撩人,“就这宋怀了。”

周言语噎,哪里能想到沈千昭会这么说...

他下意识觉得,沈千昭定然是会挑走身手最好的一位,便想着将乘风推出去。

可这沈千昭,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此时,话皆已说出口,又岂还有收回之理,只能是应下,“...是。”

乘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仿佛逃过了一劫,即便他根本不知道沈千昭是来做什么的,只是下意识觉得,只要和这小公主扯上,定然都是麻烦事,且不是好事。

此时的宋怀,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周言唤上前。

周言咬了咬牙,“宋怀,公主殿下需寻一人教她习武,这差事,你可愿接?”

只要宋怀拒绝,再以事务繁多推辞,此事便可换人。

宋怀微微一怔,才明白过来沈千昭此番来是为何事,他嗓音有些哑沉,眼中眸色幽黯,似一汪深不见底的深潭,“属下领命。”

周言结结实实的噎了一下,这宋怀,果然就是个木头楞!

沈千昭瞬间乐了,展颜笑得愉悦,“好,那你收拾些东西,今日便到永乐殿。”

周言皱着眉头,“殿下,让宋怀去,只怕是惊扰了殿下,不如让他每日清晨去...”

周言话未说完,就见沈千昭身旁的采秋不满道,“周大人,让宋大人住到永乐殿,是为了宋大人方便,不必每日来往如此辛劳,而且,大人莫不是要让殿下每日都等着不成?”

“属下不敢,殿下所言极是。”周言恭敬道。

他这才看向宋怀,吩咐道,“去收拾些衣物,今日便到永乐殿。”

宋怀应下后,沈千昭便也就领着采秋走了,留下一个宫人在此处等候宋怀,将人领进宫。

沈千昭走后,众人议论纷纷。

“这上回是捉虫,这会又是习武,这宫里的人莫不是都吃得太饱了?”

“这小公主身份尊贵,习武之事,稍有不慎便会受伤...这等子差事,真是吃力不讨好。”

“回头要是小公主伤了,到陛下面前说上一两句,这脑袋怕是就不保了。”

乘风重重的拍了拍宋怀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一副感激的模样,“兄弟,谢了。”

宋怀薄唇紧抿,什么话也没说。

...

回到永乐殿的沈千昭,时不时就走到殿门口往外张望。

来往的宫人,低声交谈,“殿下这是怎了?”

“不知道啊...”

“这都已经出来好几次了,好似在等什么人。”

采秋瞪了几人一眼,宫人这才急忙散去。

采秋看着眼前的沈千昭,心中思绪万般起伏,若说早上出门时就觉沈千昭有些不对,这会儿已是完全的写在脸上与举止间了。

都道女为悦己者容,这并无不对。

可问题就出在,哪里来的人,能让殿下这般?

采秋突然双眸瞪大,脑子里闪过一个人的模样,丰神俊朗,比之宫中最是俊美的太子殿下都毫不逊色的容颜,若是如此,公主殿下近日的一切行为似乎就都合理了。

可如果真是这人...

采秋脸上表情难看,暂不提那宋怀是个东厂的厂卫,虽外表出众,可连个正常男人都算不上,又岂能...

她咬了咬牙,殿下年纪小,情窦,什么都不懂,怕是不知道这东厂的番子,都是些净过身子的人。

不...殿下性子单纯,怕是连净身是何事都不知晓。

采秋顿感焦灼,她身为殿下的贴身大宫女,又岂能看着殿下越陷越深。

若是普通人便也就罢,可沈千昭身份尊贵,这些个事,说得难听些,便是染上恶习,若是让其他人知晓了,殿下怕是要沦为这天下人的笑柄。

可这些个事,本就难以启齿,她又不知该如何劝说。

若是自己想多了,误会了公主的心思,说出来又显然是大不敬,又该如何是好?

采秋心中纠结着...

最后暗暗决定,不给这宋怀和殿下有过多的接触机会,不管公主是什么心思,她都不能松懈。

这么一想,她还暗自将自己珍藏着平日里不肯给沈千昭看的话本子塞到了沈千昭平日里放书的架子里,想着明里暗里,用这种方式,将沈千昭带回正道。

而就在采秋纠结间,沈千昭终于在永乐殿,等到了宋怀的到来。

看着那道身影在宫人的引领下渐行渐近,沈千昭弯唇笑得明亮,身前的一缕长发被风微微吹拂着,琉璃碰撞的声响清灵动听...

在走近了的宋怀心中响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