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宋怀心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3章 宋怀心乱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48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宋怀的心从来不也没一刻像现在的这么零乱过,即使是眼前的小殿下那真是无事以此为乐,却也该有个限度。那一方绣帕,女儿家的帖身之物,更是金枝玉叶的永乐公主亲自动手所绣,过分逾矩。宋怀眸光沉了沉,从怀中衣襟拿出两块灰色小布包,将布包再打开时,那一方柔软细腻的女儿家绣那一方绣帕,女儿家的贴身之物,更是金枝玉叶的永乐公主亲手所绣,过分逾矩。。...

精彩章节

宋怀的心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凌乱过,即便是眼前的小殿下当真是无事取乐,却也该有个限度。

那一方绣帕,女儿家的贴身之物,更是金枝玉叶的永乐公主亲手所绣,过分逾矩。

宋怀眸光沉了沉,从怀中衣襟拿出一块灰色小布包,将布包打开时,那一方柔软的女儿家绣帕,便置于其中。

他将那方绣帕,低头郑重地双手递向沈千昭,“殿下,属下今日将原物奉还。”

声音沉沉,沈千昭丝毫不意外他会这么做,他若是真将这一方帕子藏了起来,倒也就不是那个自己所认识的宋怀了。

不过,这帕子,他是不想收,也得收下。

沈千昭扯了扯裙摆起身,“一方帕子罢了,宋大人留着擦擦汗也是极好的,若是不喜欢,随意找个池塘子扔了便是,又何必还给本宫。”

此时,茶盏中的茶仍然冒着丝丝腾气,到底是燥热,连茶水都冷得慢,宋怀依旧维持着恭敬的姿势,“请殿下...”

沈千昭当即打断了宋怀接下去要说的话,“本宫累了,宋大人也可以去歇息了,切莫要忘记明日之事。”

有的时候,宋怀说的话就是不能听下去,不然,揪的心,只会是自己的。

沈千昭走后,宋怀面前的那杯茶水已彻底凉却,他手微僵,执起那杯茶饮下,凉意划过喉间,将那丝燥热渐渐的压了下去。

宋怀这才收回了那方绣帕,用那灰色的布包好,放回了衣襟中。

大抵这位小殿下,还未玩腻。

...

傍晚时分,采秋进了寝殿,将一只簪子递给了沈千昭,“殿下,是谢二公子差人递来的。”

沈千昭并不能总是出宫,因此,与谢临之间递消息的法子总是多种多样化。

沈千昭接过那簪子,熟练的将簪头摁下拧开,只见簪子里是空心的,一张纸条卷在里头。

采秋对于沈千昭和谢临之间递消息五花八门的法子永远猜不透,上回好像是一匹面料,将面料沾湿了,字就出来了,这次又是藏在簪子里,每回都是千奇百怪的。

谢临在纸条上写了,不放心底下人做事,唯恐出什么意外,决定自己亲自前去护送,让沈千昭放心。

沈千昭将纸条递给采秋,采秋当即点了烛火,将纸条烧了。

谢临看似吊儿郎当的不靠谱,重活一次的沈千昭却十分清楚他的身手有多好,甚至是比谢临的大哥——谢名,都要更甚一筹。

有谢临暗中护送,此事想来是不会有什么意外了。

事情有些进展,她到底是有些放心了,拿了一颗果子慢条斯理的剥着皮,“上阳殿那边有什么消息?”

采秋欲上手剥果子,却被沈千昭躲了去,无奈回道,“怜儿咬舌自尽后,也不见齐妃娘娘有什么反常,每日都请了御医把脉,想来是对上次险些小产的事有些后怕了...”

沈千昭却将两瓣果子塞进采秋的嘴里,眼里闪过一丝嘲弄,“她若真险些小产,这会儿便不可能这么清净。”

采秋想说什么,可嘴里被两瓣果肉堵住,清清凉凉的很是舒服,她胡乱的点点脑袋,以示认同。

“继续盯着,一点风吹草动都不要忽略了。”

“是。”

看着手里的果子,她忽然想起了别的,“以后每日午时过后,都送些冰过的甜汤过去给宋大人,吃食,也备一两道甜食。”

采秋眨眨眼,一时间有点不明白,“殿下,这宋大人会喜欢吗?”

冰过的甜汤爽甜可口,向来是宫中的贵人们消暑时爱喝的,少有男子会喜欢,自家殿下都不喜欢喝,更别提那看起来像木头又像石块的东厂番子了。

沈千昭嘴角微微弯起一个清浅的弧度,“会的。”

采秋纳闷于沈千昭的肯定,却还是下去吩咐小厨房的人办事。

采秋走后,沈千昭斜躺于一旁,随意的从柜子里抽了一本话本子出来看。

宋怀喜欢吃甜的,是她上辈子无意间发现的,他这人,什么都隐藏得很深,包括他的喜好。

也是,东厂的人,天天带着刀,若说喜欢吃甜,确实是与留给旁人的印象有些格格不入。

不过...

沈千昭轻笑,印象这东西,最是无用,喜欢什么,喜欢便是了,何必在意其他?

...

接近晚间,小厨房的人给沈千昭送去晚膳时,还给那位新来的宋大人送去了吃食,其中便有甜汤。

这东厂的人,与在宫中当值的宫人不同,并非奴才,在永乐殿中,便算是客人,既是客人,一切食住,就应给予客人的待遇。

更何况又有殿下身边的大宫女吩咐下来让人多关照的话,自是不敢懈怠。

宋怀对吃这些什么向来不在意,只是在瞥见宫人送来的吃食中,四道菜中竟有两道甜食时,微微一怔。

这宫里头的人,同宫外的人,对东厂,向来是闻风丧胆,平日里撞见都要避得远远点。

这会儿人就在眼前,偷偷瞅上那么一眼,就瞅见了桌上放着的那把镫亮镫亮的大刀,刀锋寒光渗人,吓得送菜的宫人话都没说上一句,掉头就跑!

这在宫里头,不是什么人都能带上这些刀啊剑的,见得最多的,也就是宫中的带刀侍卫,可人家平时也从来没别人面前亮过刀锋...

这突然住来那么一位令人闻风丧胆的厂卫大人,那佩戴着的刀锋磨得锋利得吓人,这仿佛只要稍稍往这脖子一抹,小命就得交待这。

这是瞥上一眼,也吓破了胆。

这实在是难以想象,一向娇气的小殿下,还要同这位习武,怕是今后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等到宋怀开口想询问时,却发现送菜的人早已跑没影了...

大约这位小殿下,也是喜欢甜食的人。

他收起了刀,在桌边坐下,菜式精致,他向来吃东西都是对付,这般精致的菜式也是吃过的,但次数不多。

甜汤清甜可口,入口甜中带着丝丝凉意,将人一天的疲惫都驱散尽了。

宋怀紧蹙的眉头舒散,嘴角不自觉上扬,突然觉得,来这永乐殿,教这位小殿下习武,似乎是件...不坏的事。

至少,吃食,都很合胃口。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