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4章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52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天色刚露色,沈千昭便已站起身。连采秋都也没料想到,平常总是会要多睡上一个时辰的殿下,昨日竟真为了学武起了个大清早。用过早地膳,她穿着一身更轻便非常舒适的衣服,便回到了习武场。从沈千昭向永嘉帝讨了学武的师傅时,就已着人赶赴在这洪武殿后开了处特意供自己习武的地连采秋都没有料到,平常总是要多睡上一个时辰的殿下,今日竟真为了习武起了个大早。。...

精彩章节

天色刚露白,沈千昭便已起身。

连采秋都没有料到,平常总是要多睡上一个时辰的殿下,今日竟真为了习武起了个大早。

用过早膳,她穿着一身轻便舒适的衣服,便来到了练武场。

从沈千昭向永嘉帝讨了习武的师傅时,就已着人连夜在这永乐殿后开了处专门供自己练武的地方,刀,剑,长枪,鞭子,沙袋一类的,需要用到的,都配备齐全。

宋怀没有料到,这位小殿下,倒真有几分认真习武的样子。

起码,这架势是有了。

不像先前所见的那般穿着繁琐华丽的宫裙,一身收身简便的习武服,三千发丝高高挽起,在清晨的朦胧雾气中,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干练的英气。

不像一般女儿家那么娇弱。

一时间,他竟看得有些失神了...

“宋大人?”沈千昭抬手在宋怀眼前晃了晃,笑问,“怎么了吗?”

眼前含笑的少女,不带一丝粉黛的小脸白皙粉嫩,更显得五官精致,让人看着,便有些移不开目光。

宋怀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殿下初次习武,今日便从扎马开始,先每日扎一个时辰,后续逐渐增量。”

原以为眼前的小殿下,应当会问上自己一些问题,亦或者是会拒绝,毕竟,这小殿下想要习武,大抵是一时新鲜,让其稳打稳的扎马,必然是不愿的。

便可能是想着学些好看的招式...

“好啊。”沈千昭一口答应。

宋怀微微一怔,眼里掠过一丝诧异,倏尔又恢复如常。

沈千昭微微往旁边移了两步,刚要习惯性的扎步子时,想起了什么,动作一僵,立马停了下来,她看向宋怀,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宋大人,这马步要怎么扎?”

宋怀当即上前示范,让沈千昭跟着学。

可不知怎么的,沈千昭就是学着,动作也不规范...

“殿下,脚再外开一些...”

沈千昭“喔”了一声,步子往后挪了一些。

“殿下,肩膀处后背拉开一些。”

沈千昭表情懵懵,听懂又没听懂的样子,“什么?”

宋怀再次具体的示范了动作,可衣袍并非真的就贴在身上,即便他怎么做,再如何详细,沈千昭就是什么都没听懂,一个简单的马步,都不规范。

不规范,即便是坚持再久,也依旧是无用功。

一旁的采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殿下明明就会,平日里在寝殿里总是会扎上那么半个时辰,今日却装得一副半懂不懂的样子。

她渐渐的,有些开始觉得自己昨日的猜测在被一点一点的印证。

经过几次提醒与矫正,动作依旧不规范的沈千昭开始皱眉了,她不满的看向宋怀,“宋大人,你光是说我也听不懂啊。”

宋怀语气平淡,耐性十足,“殿下,属下一直在示范,殿下学着属下的动作便是。”

沈千昭撇撇嘴,“你穿着衣服我也看不明白啊...”

明明上辈子她动作不规范的时候,宋怀还是亲自上场来帮自己矫正动作的,现在却就那样站着,光靠嘴说,和几个动作的示范。

让人哪有机会亲近?

采秋两眼一抹黑,心中百般祈祷,老天爷保佑,殿下可千万别说出那些个让人脱衣服的话啊。

宋怀眸光微沉,“殿下以为该如何?”

他目光暗沉,望着沈千昭,排除他心中的异样,倒真像是在认真的询问沈千昭。

沈千昭嘴角微微上扬,“当然是过来动手帮我矫正一下动作,别光是站在那,宋大人是我的习武师傅,不是应当尽心尽力吗?”

她死后飘荡了那么多年,日转星移,见过后现世的样子,情爱自由,见过男女之间有许多在亲密接触中产生好感的例子。

毫无疑问,确实如此,上一辈子,她就是在接触中,逐渐对宋怀有了异样的情绪。

只是那时候的宋怀,心如磐石。

宋怀垂在身侧的手微微一僵,“殿下聪慧过人,多听多看,必然能学会。”

沈千昭笑,笑声清铃,“这般推辞,莫非...宋大人是不敢?”

宋怀垂下发黯的眸眼,“属下不敢。”

沈千昭笑眼弯弯,“有何不敢,你过来便是,习武不就是磕磕绊绊么,宋大人不敢,莫不是有什么私心不成?”

宋怀微微一怔,私心...他有吗?

“属下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过来便是。”

在沈千昭言语的推波助澜下,宋怀步子缓慢的走向沈千昭。

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微微洒在两人身上,宋怀迎着光向她走来,身上的光带着一丝金黄,好看得让人迷失了心绪。

沈千昭感觉周身的时间都停滞了,万物静止在这一瞬间,唯独眼前向她走来的人是活的,是有生息的。

她听见一阵“砰砰砰”的声音,犹如欢悦鼓动的声音,从她身体的心口处传来,一声一声的,与宋怀的步子渐渐合上...

沈千昭耳根子微烫,背脊不自觉的紧绷。

这样的宋怀,就像是破光,为她而来。

就在宋怀走到沈千昭面前,伸出手的那一刻,两人不自觉的,都有些紧张。

沈千昭紧张于眼前的宋怀,会不会听见她乱跳的心声,毕竟习武之人,耳力最是好。

宋怀的紧张,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就在这时,一根檀木棍子,突然横在两人之间,置于宋怀手边...

采秋将那细长的棍子递向宋怀,模样警惕,“宋大人不如用这个?”

这用棍子,总好过用手。

看着那棍子,沈千昭顿感不妙想要阻止:“...不......”

宋怀顿时有如释重负之感,毫不犹豫的接过,“多谢。”

“殿下,属下失礼了。”他抓着那根棍子,微微抵在沈千昭身上,一点一点的矫正着沈千昭动作上的错误,觉得这棍子,甚是好用。

“殿下这里收一些。”

“......”

“这里请张开一些,放松。”

“......”

“便是如此,殿下果然聪慧过人。”

“......”

沈千昭看着一边采秋那善解人意的笑容,以及她那像是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而雀跃的样子,沈千昭原本砰砰乱跳得厉害的心,那股子热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

借用后现世的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