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5章 神秘的坠子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5章 神秘的坠子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56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晚上,沈千昭到最后都没能彻底摆脱那根木棍,所以不想给宋怀留下的草包,不学无术的印象,她对学武之事甚是不上心。每天的马步,渐渐实战演练到最后的不负重,一声苦都也没吱声,貌似采秋,望着沈千昭每天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说有多心痛了。对于这位在宫中素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

精彩章节

这一天,沈千昭到最后都没能摆脱那根木棍,因为不想给宋怀留下草包,不学无术的印象,她对习武之事甚为上心。

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

对于这位在宫中素有草包花瓶之称的小殿下,宋怀倒也有些微微的诧异。

这位小殿下,似乎并不像这传闻中的一般。

...

日子过得不算缓慢,很快,济北便传来了好消息,灾情已得到控制,不日,即可回京。

与此同时,谢临的消息,也率先传了回来,谢临终究未能赶上,灾粮被劫,补救的粮食已用于赈灾,太子,谢将军受伤,幸好二人伤势不重,现如今谢名正带人在追查那帮劫匪。

沈千昭瞥见纸条上写着的,太子受伤几个字,眉头紧蹙,受伤吗?

这件事,上辈子她并不知情。

当时沈千暮回京,还给她带了咸酥的糕点哄她开心...

之后,太子被弹劾,谢家也受累。

想及此,沈千昭心蓦地又酸又疼,攥着纸条的指尖微微发白,她上辈子,到底活成了什么样。

见沈千昭一直攥着那张纸条不放,采秋旁边的烛火已经燃了好一会,唤了一声提醒,“殿下?”

沈千昭这才收敛了心绪,将纸条递给了采秋,让其烧毁,“准备笔墨。”

灾粮被劫,即便后招已补,但此事重大,根本瞒不过去,幕后之人绝不会善罢甘休,此事若是透过有心之人传到京城,势必引起对太子的不满,对谢家更是不利。

既已瞒不过去,倒不如将此事闹大,兴许可以借此机会顺势摸清对方的底细。

太子为护赈灾粮受伤,谢将军为护太子受重伤,灾粮夺回,二人护民之心,可歌可泣。

这民声最是重要,对方此事既事针对太子而来,那么,她们便提前一步,将百姓之心拉拢到太子这边。

至于幕后之人...

沈千昭眉头紧蹙,针对太子,莫非是?

二皇子母妃早逝,行事洒脱,好酒色,似乎对这些权利纷争没有兴趣。

三皇子母妃是异族人,聪慧过人,能文能武,只是身份上,已注定与皇位无缘。

会是谁?

是那个行事一向洒脱浪荡不羁的二哥,还是这个聪慧过人能文能武的三弟?

亦或者都不是。

沈千昭将写好的两封信装进了匣子暗格处,和一盒珠宝一起,递给了采秋,“珠宝这封信送到宰相府,匣子这封送到如意楼管事那。”

借送家信到宰相府,转送密信到如意楼,近两年来,沈千昭都是如此传消息。

信已送走,沈千昭心里却隐隐不安,大抵是上辈子的事,总让她有些担忧,担忧会再次发生。

这种不安,趋使沈千昭下意识的摸向脖子上挂着的玉莲坠子,坠子触感温热,她的心这才缓缓的安定了下来。

这枚坠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上的,在她上辈子的记忆里,从来没有这枚坠子的存在,也正是这枚坠子的出现,让她确定,这已经不是上辈子。

突然,手掌的坠子陡然发热了起来,她吓了一跳,想要松开,可坠子却像是粘在了她的掌心似的,怎么都甩不开。

沈千昭有些慌乱,突然,一阵晕眩,她整个人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再醒过来时,沈千昭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处有些昏暗的屋子,桌上有一盏亮着的黄色发光体,微微亮,很像她死后飘荡的时间里,在后世见到的那种灯。

屋内不算大,有老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一旁桌上摆放着的,还有几个箱子,没有上锁。

沈千昭轻轻打开箱子,其中一个箱子里面放置着一些她曾经在后世见过的一些盒装的药品。

还有另外一个箱子里,里面悉数摆满了一些重型兵器...

沈千昭有一瞬间傻了,她颤抖着手拿起其中一把,手感沉重,类似于现在的手铳,在后代叫手枪,比现有的手铳威力要高达数十倍。

见过后世的发展,这些东西的威力,曾让她震撼。

而现在,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眼前。

沈千昭推开屋子的门走出去,只见屋门口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的字,是后代的简体字:怀空。

“怀空...”

沈千昭低低的念着这两个字,眉心微微蹙起,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听过,可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在长达两千年的时间里,有些事情早已消逝在时间的长河中,若非这些仇恨她刻骨铭心,每日梦魇,只怕也早已忘却。

她隐隐感觉,自己在这两千年里,是不是经历过其他的事,但是却忘了?

越想,沈千昭头就越疼。

她晃了晃脑袋,往外走去,像是林子一样,好像看不到边际,屋子周围有田地,但种的都是一些药草,药草的名字,作用,脑子里都有些印象。

不远处还有一棵像是会微微发光的树,沈千昭只要靠近它,就会感觉身心舒畅,树叶上凝结着大小不一的果实,晶莹剔透。

她伸手,好奇的想要摘下来,突然,一阵晃动,伴随着一声一声的喊叫...

“殿下!殿下!”

“殿下你快醒醒!”

“御医,快找御医...”

采秋的声音仿佛要震碎她的耳廓,沈千昭猛然睁开眼睛,有些懵,周围依旧是永乐殿的装饰。

采秋见她醒了,顿时松了一口气,眼角还挂着一两滴泪珠,“殿下,您这是这么了,奴婢都急坏了...”

沈千昭此时才发觉,自己正躺在地上,像是晕倒过去了。

她起身,扶了扶额角,“有些乏,不小心睡过去了。”

方才的一切,仿佛都只是梦。

可又实在真实。

她下意识想去摸脖子上挂着的坠子,可胸前什么都没有,那枚坠子,连同系着的绳子,都一块儿不见了!

沈千昭整个人都慌了,连忙四处寻找。

采秋急得跟在后头,“殿下,殿下,您在找什么?”

“坠子,一枚莲花状的坠子,我平常挂在脖子上的!”

采秋满头大汗,“您都不喜欢戴这些,平常哪有挂什么坠子在脖子上啊...”

更别说什么莲花坠。

沈千昭脸色苍白…

“殿下!”采秋惊恐的大喊,冲上前一把扶住了晕倒的沈千昭...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