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沈千昭的助力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6章 沈千昭的助力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6:59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沈千昭做了个梦。梦里,她被困住,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子居住那片林子中的木屋中生活,那人名为怀空,据传是位隐世神医。怀空惟一能看见了做为游魂野鬼的沈千昭的人。常常有人会来林子中寻医。怀空着红衣,腰间一枚莲花玉坠,跟随他,沈千昭学了很多,如何医人梦里,她被困住,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子住在那片林子中的木屋中生活,那人名为怀空,据说是位隐世神医。。...

精彩章节

沈千昭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困住,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男子住在那片林子中的木屋中生活,那人名为怀空,据说是位隐世神医。

怀空唯一能够看见身为孤魂野鬼的沈千昭的人。

经常有人会来林子中求医。

怀空着红衣,腰间一枚莲花玉坠,跟着他,沈千昭学了很多,如何医人,药物区分,甚至是...如何用那些威力十足的兵器,杀人。

神医白日医人,夜晚杀人。

一袭红衣,是多少人眼里的再世神医,亦是多少眼里杀人如麻的魔鬼。

一株集天地间灵气的百医果树,上百本医书,以及兵器解说的书籍,怀空神秘,林子和屋子里的一切更是神秘。

日子过了长达五百年之久,怀空不老不死,沈千昭一度以为会一直被困在这里。

可后来,怀空失踪了,也再没人能看见沈千昭。

随着屋子主人的消失,屋子里的一切,也渐渐的消失...

这段记忆,也慢慢的在沈千昭的记忆里消散。

...

沈千昭缓缓苏醒,靠坐在床头边,原来,那枚玉坠子,是怀空的。

可怀空...是谁?

沈千昭想不起来,甚至是连怀空的长相,也想不起来,唯一对他的印象,就只是一身红衣,一枚玉坠子。

采秋端着药碗在床一旁蹲下,药汁在两个药碗中来回倒,以此方法让滚烫的药汁尽早凉却,“殿下,您方才突然就晕了过去,可把我们给吓坏了...”

采秋嘟喃着,“太医刚来看过了,说您是心绪不宁,劳累过度了,让您好好休息。”

肯定是因为这阵子习武累坏了,那宋大人果真是东厂的番子,半点都不会怜香惜玉。

沈千昭听了,心绪不宁?

这倒是有点,可劳累过度...就有点扯了。

自己整日在这宫里,吃了睡,睡了吃,有什么可劳累的?

沈千昭知道自己身体一向好,这突然晕倒,八成是和那消失的玉坠子和那屋子有关,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叮嘱道,“这事别让父皇知道了。”

父皇本就操劳,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就惊动了他,也显得自己这个女儿太不懂事了。

采秋“啊”了一声,“可方才,已经着人去了...”

永乐公主晕倒,这哪里能瞒得过去。

沈千昭:“...”

采秋盯着沈千昭将药喝得一滴不剩后,这才满意的端着药碗出去了。

沈千昭脑袋一片混乱,她的记忆很多就好像是上锁了,但是当触及到一件事,相关的记忆就会慢慢的想起。

那个屋子的作用,现如今,沈千昭已大致明白,只是该如何回到那屋子,却是个问题。

如果那枚玉坠子就是钥匙,可现在玉坠子已经不见,她要上哪找去?

那里面,有很多的药材,书籍,对调养太子哥哥的身体有益处,甚至那些有关兵器的书籍,都有大作用。

如果能把那些带回...

沈千昭正想着,突然,手里沉甸甸的,她愣了愣,垂眸一看,一本有些旧的书籍,凭空出现在她手上。

她愣了愣,翻看手里的书籍,正是那屋子里的书,一本关于手铳制作的书,图文并茂。

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沈千昭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要如何操控这屋子里的一切了。

这屋子,就像是和她的精神意识连在一起一般,只要她冥想屋里的某一样东西,东西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在她手中。

只要冥想着要进入屋里,意识自然也能进入屋里,而身体却陷入沉睡。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己在那间木屋里的时候,身体却倒在了地上。

沈千昭手里抓着这本书,心中震撼,更多的是狂喜。

有了这些,她不但能够医治太子哥哥,调养好他的身体,更能用这些知识,制造出兵器,增强大晋的军力。

在军力,兵器方面,大晋一直是落后的,只要拥有了这更胜一筹的手铳的制作方法,又何需惧怕齐国,更或者是其他。

这一刻,沈千昭是感激的。

之前,即便是得到了一次改变悲剧的机会,她却也还是会担心,担心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身边的一切重蹈覆辙。

她的信心,一直是忽上忽下的。

可就是现在,在发现自己拥有了这样的一道助力,她的信心顿时“蹭蹭蹭”的增涨。

这两千年来的飘荡与孤寂,在这一刻看来,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

沈千昭心头泛酸,抱着书,眼眶都湿漉漉的,眼泪“啪嗒”砸在被子上。

印象中,上一次哭,已经是上一辈子的事了,国仇家恨,将她的情绪困得死死的,那么多年来,她就像个傀儡一般,毫无目的的游荡。

现在,她确切的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

...

上阳殿

“陛下尝尝这道甜汤,妾身昨日尝了,觉得清凉可口,很是解暑。”

齐妃面色柔和,笑得娇媚,将旁边的一碗置于冰盆中的甜汤缓缓的放到永嘉帝面前。

“妾身今日特意让底下的人备下,便是想着让陛下尝尝,也解解暑气。”

碗盖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子甜腻的味道飘荡开来。

永嘉帝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他轻轻的拍了拍齐妃置于桌上的手,“爱妃有心了。”

齐妃羞涩一笑,“只要陛下喜欢便好。”

一道看起来确实是可口的甜汤,永嘉帝尝了一口,那股子甜腻的味道在味蕾处弥漫开后,他便是再未尝第二口。

齐妃愣了愣,“陛下,再...”

她未说出口的话,被永嘉帝接下来的动作堵了回去。

永嘉帝夹了一道菜,置于齐妃面前的碗碟,面不改色,“多吃些,今日身子觉得如何?”

永嘉帝亲自给自己夹菜,这份殊荣,将齐妃整个人撞得有些晕头转向的,她脸颊红红,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肚子,“挺好,便是这孩子有些顽皮。”

永嘉帝表情淡然,“怎么?”

齐妃眼里镀上一层微亮的柔光,“今日孩子踢了妾身好几回呢...”

她伸手,拉着永嘉帝的手,置于自己的肚子上,“陛下,您也同孩子说说话,孩子定然会欢喜呢。”

淡淡的一声“嗯”,永嘉帝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

不过刚满三个月,如何会踢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