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7章 沈千昭又坏齐妃的好事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7章 沈千昭又坏齐妃的好事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7:03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齐妃边扶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的母爱光芒,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甜汤。这孩子,就是齐妃现在的的命根子,要想彻底摆脱以及控制,她就需用这孩子在宫中支撑住脚跟。永嘉帝忙着政务,近几年来也未曾见有哪位妃子尤其受其疼爱,自己这肚子里的龙子,今后出生于,陛下老来得子,这孩子,便是齐妃现在的命根子,要想摆脱控制,她就需要用这孩子在宫中站稳脚跟。。...

精彩章节

齐妃一边扶着自己的肚子,满脸的母爱光辉,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甜汤。

这孩子,便是齐妃现在的命根子,要想摆脱控制,她就需要用这孩子在宫中站稳脚跟。

永嘉帝忙于政务,近几年来也不曾见有哪位妃子特别受其宠爱,自己这肚子里的龙子,将来出生,陛下老来得子,必定宠爱,定然能够替代沈千昭那个草包。

齐妃想着,就越发觉得自己一定要抓住永嘉帝这根稻草。

她要当这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烛火摇曳,齐妃抬眸看向永嘉帝,其实永嘉帝也算不上老,从几位皇子公主的出色容貌便可看出永嘉帝外貌出众,身体也算健朗,这样看去,其实也不过四十左右的样子。

齐妃伸手去拉永嘉帝,脸颊缓缓靠近,眸含春水,“陛下,太医今日说,已经三个月了...可以了...”

她说着说着,脸颊浮起几抹红晕,羞涩的低笑,“陛下已有三月不曾留宿来,今夜不如留下来,让妾身侍奉您?”

永嘉帝淡淡的应了一声,他微不可见的瞥了一眼一旁的高声。

齐妃大喜,永嘉帝已有一月不曾留宿后宫了,按日子算,今夜其实是轮不到来她这上阳宫的。

现在永嘉帝破例,这便是对自己莫大的宠幸。

明日这消息传遍宫里头,那些个人便都会知道在这宫里头,谁才是真正的主子。

齐妃嘴角勾起,心中得意之色溢于面上。

高声低声提醒道,“陛下,今日还有好些个济北新递来的折子未看呢...”

齐妃脸色微变,自己这好不容易让永嘉帝留宿,这死太监竟然在这个时候说政务,果然是死太监,真是不识趣!

她正打算开口斥责两句时,外头便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永嘉眉头微蹙,“怎么回事?”

高声连忙到外头探听,不一会,便回到了寝殿中来,面色有些紧张,“陛下,是公主身边的人,说是今日永乐公主在殿中晕倒,已经着太医看过,并无大碍,特来同陛下说上一声。”

齐妃一听永乐公主这四个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生怕是什么麻烦事,又听是晕倒了,心中喜骂一句,活该!

“陛下,太医说无大碍,想来也是没事,应当就是中了暑气,不碍事的。”

不过就是晕倒而已,这种小事也值得来禀告,这永乐公主,还真是娇气麻烦。

齐妃笑着宽慰永嘉帝,想给永嘉帝留下一个温柔体贴的印象。

岂料永嘉帝脸色大变,陡然起身,声音低沉,不怒自威,“都晕倒也叫无大碍?召王太医再去好好看看...”

一边说着,他一边大步往寝殿外走,高声不慌不忙的同齐妃行了个礼,跟着永嘉帝一块出了上阳殿。

永嘉帝走的突然,根本未给齐妃说话的机会,齐妃脸上的温婉笑容僵硬在了嘴角。

又是这个沈千昭!

三番五次坏她的好事!

宫女小叶缓步走了进来跪着伺候,齐妃气急败坏的挥手一扫,碗碟尽数砸落于地上,甜汤与碎瓷片四溅,往小叶身上溅,脖子,脸,手,都被碎瓷片划伤,鲜红的血珠从伤口渗出。

“废物!为什么不把人赶走!”

小叶眸色微沉,垂着脸,“来的是永乐殿那边的人,赶不走。”

即便是赶走了,回头那边的人向永嘉帝告上一状,这果子,谁吃?

齐妃脸色铁青,本就气急,这会儿还有人顶嘴,她一巴掌重重的朝小叶脸上打去,蹭着那被划伤的伤口。

“啪”的一声,连外头守着的宫人都听见了,面面相觑,一阵唏嘘。

小叶的脸立马浮现了微微红肿的五根手指印子,还带着血丝,惨不忍睹,可见齐妃下手有多重。

她默不作声的低着头,一动不动的跪着。

齐妃打过了人,这才消气了些,看着手上蹭上的血迹,嫌恶的扯了帕子擦手,将帕子砸在小叶头上,“真是晦气!”

她起身,踩着傲慢的步子,往内殿里头走去,留下一屋狼藉。

直到脚步声再听不着,小叶才起身,扯着袖子抹去嘴角和脸上的血,若无其事的收拾着桌下的残局。

收拾的间隙,她瞥了一眼内殿的方向,不过是公子安插在宫中的一枚棋子,顶了个身份,便真当自己是什么主子了。

等公子大事一成...

小叶眸中掠过一丝杀意。

...

永嘉帝来到永乐殿时,外头的宫人刚要通报,便已被拦下。

他一人信步进了殿中,便见那头,沈千昭躺在床上,也不休息,还看着书。

“都病倒了,怎么也不好好休息?”永嘉帝开口问,声音自带威严,却也有为人父的慈祥。

沈千昭闻声,慌忙将手中的书塞进被子里,就要下床跪拜行礼,却被永嘉帝拦住。

“父皇...”

永嘉帝眉心微蹙,捻了捻被角扯上给沈千昭盖好,“藏什么呢?拿出来给父皇看看。”

方才不还在看书,怎么一见自己,就给藏起来了?

沈千昭嘿嘿一笑,“父皇您不是不让儿臣看那些话本子嘛,可儿臣实在是无聊啊...”

她拽着永嘉帝的胳膊,晃了晃,好一阵撒娇。

方才,她看的,可不是什么话本子,正是从那木屋子里拿出来的书,有关兵器制作的书籍,这书可不能任何人瞧了去,哪怕是一向对自己宠爱有加的父皇。

沈千昭根本无法找到理由来解释这本书从何而来。

这会儿,她扯出话本子,永嘉帝倒也信了,毕竟沈千昭经常躲起来看那些个民间流传的话本子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看,可以,却不可多看。”

那些个话本子,最是瞎扯,沈千昭年纪还小,若是被这些个瞎扯出来的故事带歪了,可不是件好事。

沈千昭笑眯眯,稚嫩的嗓音带着娇气,“儿臣知道了,一定不多看。”

看着平日里活蹦乱跳的女儿,最近不是发热就是晕倒,永嘉帝是又心疼又无奈。

“过几日,你皇兄就回来了,若是让他瞧见了你这不争气的样子,指定是要笑话你。”永嘉帝打趣着。

这对儿女小一些的时候,经常是互相怄气,总到自己跟前来打闹,这一晃,倒是十年过去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