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林管事被打脸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小说:第19章 林管事被打脸

编辑:眉目不知秋更新时间:2021-09-15 20:27:10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小锦衣玉食,娇宠慢慢长大,没想起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严禁已嫁于仇人的悲惨下场。她带着执念太深,灵魂飘散了数千年,终于等到复活回了上一世。这一次,她不但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严禁,执念太深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小剧场1】沈千昭素指抬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锦衣卫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宋怀继续维持着恭谨的跪姿,一动也不动,凤眸波澜不惊,“殿下,您不应该如此。”【小剧场2】宋怀意外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会是疯了。第一次朋友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皇城内遍布喜色,行人却是神色忧愁,又有凝重。。

作者:三一零白月光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就在众人阿谀着,林总管让人备下纸墨准备好签下这单买卖交易合作时。沈千昭看了眼那张掉下被自己拣到的图纸,部分设计大胆地,有关的机关术知识极为高超。而已在材质的选好上,尺寸上,和这些实则高超的机关术,相结合出来,却更本达将近让人飞出来的可能。即使是真将这翅沈千昭看了眼那张掉下被自己捡到的图纸,设计大胆,有关的机关术知识极其精湛。。...

精彩章节

就在众人奉承着,林管事让人备下纸墨准备签下这单买卖合作时。

沈千昭看了眼那张掉下被自己捡到的图纸,设计大胆,有关的机关术知识极其精湛。

只是在材质的选定上,尺寸上,以及这些看似精湛的机关术,结合起来,却根本达不到让人飞起来的可能。

即便是真将这翅膀造出来了,最多就是挥动挥动翅膀,当个摆设。

若是能有后世那般高超的技术以及特殊的材质,倒是真有可能可以飞起来...

“可惜了...”沈千昭低声喃道。

这浅浅的一声低喃,却惹来了周围人的注意,几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看向沈千昭,“姑娘,你说什么可惜?”

沈千昭摇头笑,“没什么。”

旁边的一个中年女子却道,“我方才明明听得清清楚楚,你拿着这图纸说的,莫不是在质疑这设计?”

声音极大,一下子,便将殿中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纷纷看向这看着年纪不算太大的小姑娘。

众人议论纷纷,“小姑娘你不知,我们林管事出手,这再难的设计,那也是手到擒来!”

“是啊,我们林管事可是声名在外的顶级设计师,那铸造手法可是无人能及的!”

“小姑娘到底还是年纪太小啊...”

林管事扶腰笑得满脸褶子,这种被人奉承着的感觉,已是许多年不曾有,“不过是个小姑娘随口说的几句话,各位不必较真。”

他面上笑着,却暗自打量了这突然出现的蒙面女子,从身型上看,年纪定然不到十五。

他心中暗自不屑,这设计若成,那必是举国皆知,四国同求的震世之作,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丫头片子,什么都不懂,便在这胡言乱语。

当真是外行人,看什么都不懂。

林管事上前,将最后那张图纸从沈千昭手中抽走,与其他图纸放到一起,收得整整齐齐的,紧紧攥在手中,像是怕被人抢了去似的。

沈千昭唇角微弯,“林管事所言极是,是晚辈失言了。”

说着,沈千昭转身就欲离开。

这千机阁的林管事,应当就是目前千机阁中比较有名声的一位铸造师,可若只是这般眼界,格局与水平,她是万万不敢将杀伤力如此强大的手铳制作图纸交与其手。

看来,这次出宫来这千机阁,到底是白来了。

林管事轻哼一声,面上有得意,又有嘲讽,似乎已看见了自己日后的名声远扬被万人追捧的模样。

沈千昭刚要踏出这殿门,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姑娘且慢!”

沈千昭脚步一顿,转过身来看,那喊住她的人,正是那将图纸带来的老人家。

老人家行至沈千昭面前,步子稳健,眸光有些微亮,看着沈千昭,并无轻视,倒似乎有些惊喜,“姑娘方才可是在质疑老朽这图纸?”

对上这么一位年迈,周身气势强势的老人家,沈千昭不卑不亢,笑笑后语,“质疑不敢,前辈的图纸并无问题,只是...”

林管事生怕这不知道从来冒出来的丫头片子扰了这位老人家的心情,将这即将到手的买卖吹了,急忙上前,沉着脸色打断道,“何处来的小丫头片子,莫要扰人,还不快快离去?!”

老人家却笑眯眯,摸了摸胡子,“林管事莫急,我倒是对这孩子有些好奇,孩子,你继续说,只是什么?”

“老人家切莫要被这丫头片子的话影响了,您这图纸绝对没问题,我向您保证,这单买卖交于我手,不出一年,必然能将成品展示于世人瞻仰!”林管事迫切道,这几年,他已沉寂太久,再继续下去,这管事的位置,怕是也要不保。

这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买卖,定然不能让这小丫头片子给搅黄了!

老人家摆摆手,示意沈千昭继续说下去。

沈千昭瞥了眼林管事,心想,这林管事刚开口保证能不出一年就能将成品展示出来,自己现在说出来,岂不是打了这林管事的脸?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不说了,路过而已,何必扰人生意?

老人家却像是看出了沈千昭的顾虑,笑得和蔼,“孩子别怕,你尽管说便是,我这设计,是有些问题,我想听听你的见解。”

这图纸,他费时几年设计出来,机关术却是研究颇多,只是锻造了几次,修改了几次,始终未能成功。

因此,他才将这图纸带来千机阁,想着让这些后辈瞧瞧,能不能瞧出什么问题来。

结果,自然是大失所望,就连这名声在外的林管事,也是糊涂到家了。

眼下,这小姑娘却有独特的见解,他自然是想听上一听。

林管事面色微变,“老人家,你这图纸没问题啊,莫要听这小丫头片子胡扯...”以他十几年的经验来看,这从图纸到机关剖析,丝毫没有问题。

也是因此,他才敢这般胸有成竹的保证。

沈千昭见着老人家自己也说出来有问题了,当即也不再遮掩,大大方方道,“前辈,您这图纸确实没有问题,只是这材质,却是不适合制作这飞翔的羽翼,而且人的骨骼太重,这羽翼即便是铸造出来了,也根本无法让人翱翔天际。”

沈千昭这话,引来林管事一阵嗤笑,“黄口小儿之言,这外行人看什么,都是不行哈哈哈。”

周围的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老人家却捋了捋胡子,看向沈千昭的目光里带了几分欣赏,“孩子,依你之见,应当如何改才好呢?”

沈千昭想了想,“应当选用材质更为坚固的类似钢铁,却比钢铁轻的材质制作这骨架,而非木头。”

“为了能够带动人的骨骼重量,骨架以及羽翼在尺寸上应该加大几倍,羽翼可选用富有弹性不透气,耐磨性高的面料,借以前辈图纸上所注明的机关术,在高处助跑,借风,带人起飞...”

沈千昭语速极慢,字字却认真,周围的人不自觉的就听入了神。

明明看起来不过是个十几来岁的小姑娘,说起来话来,头头是道,周身更有着一种能让人信服的气势。

那老人家像是依照沈千昭所言,思索了一番,眼里有惊喜,又有激动。

再看向沈千昭时,已不像看待一般小姑娘那般,就连称谓上,也多了几分敬重,“没想到姑娘年纪轻轻,便有如此这般的见解,了不得,日后必定成才!”

“实在难得,不知姑娘师承何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