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西席

娴医小说:第七章 西席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7:45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小茹这么一发脾气儿,江雨的脸一刹那胀得通红,半句话不敢反驳,江天黑红的脸上也闪现出出几分怯意,两兄弟本能地作出同一个动作——低下头,反应时快得很,很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到尾到脚唠叨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忙手脚麻利地把江雨脑袋上的本子拿下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小茹身前半残的桌子上。。...

精彩章节

小茹这么一发火儿,江雨的脸一瞬间胀得通红,半句话不敢反驳,江天黑红的脸上也浮现出几分怯意,两兄弟本能地做出同一个动作——低头,反应快得很,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

高小茹不急不缓地将江家这两兄弟从头到脚数落了一遍,心气才平了,江天见她缓过气,急忙手脚麻利地把江雨脑袋上的本子拿下来,恭恭敬敬地放在小茹身前半残的桌子上。

小茹这才继续写药方,“江大哥,你别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其实江二哥根本没什么大毛病,早产体弱,先天不足的孩子多得是,怎么别人就能养得健健康康,放二哥身上就不成了,我知道你心疼弟弟,可我也说了好几次了,你别老让他闲着,平时砍砍柴火,扫扫地,累不着他……”

江天讷讷地吭哧半天:“雨弟,雨弟是读书人,怎么能,怎么能做这些粗活……”

一句话,噎得小茹半天上不来气,小楼哥见自家媳妇因为怒气脸颊上升起一丝薄红,眼睛里不由闪过一抹笑意,咳嗽了声,还来不及说话,小茹就一转头,眯着眼睛看着他,“小楼哥,你是读书人吗?”

“呃……”本来小楼还想谦虚几句,结果一看见媳妇眸内的寒光,刚欲出口的话在舌头尖儿上打了个转儿,又吞了回去,“跟在家师身边十年,一日不可无诗书,在下应该算是读书人……”

小茹一挑眉,“小楼哥真是谦虚,若布衣国师公孙止老爷子的弟子都不算读书人,那这天底下,估计有一大半儿的举人老爷应该回乡种地了。”

听了小茹的话,江天面上依旧懵懂,可是江雨却一下子从床上蹿起来,本苍白的脸,也因为激动而显现出一抹红晕,他瞪大眼望着小楼哥,惊讶地道:“难道,难道您是布衣国师公孙大人的爱徒……就是那个著《春秋明经》,《时务十八策》的公孙大人……”

小楼哥苦笑了一下,看了小茹一眼,点点头道:“我想,天底下不会再有第二个公孙老爷子了……”

江雨怔了怔,脸上浮现出一抹宛如的梦幻的霞彩,可惜,他还来不及表达自己满腔的景仰,小茹就冷笑道:“其它时候我不知道,就说小楼哥回家来的这半个多月,他还在病中,可是家里砍柴挑水之类的重活就有一半落他身上了,更别说扫地擦地,打扫自个儿房间卫生这类小活儿,我问你,江二哥,你再矜贵,贵得过公孙止老爷子的爱徒吗?”

江雨的脸一下子胀得通红,讷讷地看了小楼哥半天,心里又羞又急,“我,我不是……”

“你不是什么?咱们认识也有两年了,可你们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哪一样儿不是江大哥操持,一年到头,你除了读读书,写写字,就是病歪歪倒在床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估计,要是江大哥出门十天半月,你能把自己给饿死……按说你们家的闲事,我一个外人不应该过问,可我是你的大夫,这两年我治好了多少病人,随便抓一把十个里有八个比你的病情重,我技艺微薄,可也不能把名声坏在你身上……”

江天讪讪地道:“少夫人,你别发火,这真不能怪雨弟,是我不让他干粗活的……”

小茹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从药箱里拿出金针,走过去在江雨的鱼际,天泽穴上用针:“江大哥,二哥,你们可能也听说了,过一段日子我们楼家要搬走。”

江天的脸上略微显出几分愁苦,讷讷道:“我还没恭喜少夫人一家团圆呢。”他当然听过这个消息,只是,江家实在没什么钱,他弟弟又总是病,以前小茹给他们看病,并不要诊费,开得一般都是在山里就能采集到的药材,只偶尔有一些昂贵的,小茹也从自家的药园低价卖给他们,这才能支撑这么多年,要是小茹离开,江家恐怕要艰难了。

“江大哥,我知道二哥一心想着参加科举,可是他的年纪现在大了,总不能闲着,最好还是找一份儿差事。”小茹施诊完毕,收拾妥当,笑着道,“如果要是两位大哥愿意的话,我到有个提议。”

江家两兄弟对视一眼,江雨惊讶地看着小茹道:“少夫人请讲。”他其实也觉得自己应该找一份儿差事做,只是,大哥不想他太劳累,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小茹笑了:“江二哥不如到楼家做我家福儿的西席,你们先别急着拒绝,其实我这个提议对咱们双方都有好处,如今福儿快六岁了,也应该读书认字,给她请一个知根知底,不会对她乱说什么的西席并不容易,而,现在楼家住着公孙止老爷子,江二哥难道不想见一见?况且,二哥要参加明年科举,总要去京城的,跟我们一起走,正好还省下路费,若是大哥不放心,也可以跟着,算是暂时帮忙,打打短工,反正我家现在打发了好些人,正缺人手呢。”

一番话说得两兄弟心动不已,江雨更是一听见公孙止的名字就双眼冒光,立即连连点头,答应下来,江大哥一见弟弟这么高兴,也只好摸摸鼻子应了。

小茹很满意,事实上,她一直寻摸着给福儿请一个西席,只是福儿有胡人血统,她不希望请来的老师对她有所歧视,在她面前胡说八道,而且,要是去了京城,那里多是些眼高于顶的举人秀才,恐怕不愿意给一个小姑娘做西席,那就麻烦了,总不能让公孙止老爷子客串吧!所以,想来想去,还是江雨比较合适,他学问不错,和自己也熟悉,绝不会对福儿不尽心。

这时,天色已经不早,因为小茹言及夜里会有大雨,而且,他们两个还要去集市上买些东西,既然西席的事情定下了,也就起身告辞,只是她和小楼哥刚站起身,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破空之声,紧接着,便是一声尖利的鹰鸣,小楼哥一皱眉,小茹和江家两兄弟,却同时露出几分笑意。那只一直跟在小茹脚边的金丝猴多多,一下子窜到小茹怀里,呲牙咧嘴儿,却是露出一副凶样儿,小茹不由摇头失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