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集市

娴医小说:第八章 集市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7:53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想来很奇怪,为什么楼少夫人十次登门拜访,这个惯会看人下菜的家伙竟然有九次能找登门儿来?”江天憨厚地笑了笑,几个人一同循声出门时,刚一走到院子里,就有一团灰乎乎的东西从半空中落下来,啪一声,砸在地面上。小楼哥抬起头,便看见了一只振翅足有半身长的黑色苍鹰滑小楼哥抬头,便看见一只展翅足有半身长的黑色苍鹰滑过长空,在当空徘徊了三圈儿,尖声长鸣,才一振翅,向远处飞去,“咦?没想到这山里还有苍鹰?”。...

精彩章节

“说来奇怪,为什么楼少夫人十次登门,这个惯会看人下菜的家伙居然有九次能找上门儿来?”江天憨憨地笑了笑,几个人一起闻声出门,刚一走到院子里,就有一团灰乎乎的东西从半空中落下,啪一声,砸在地面上。

小楼哥抬头,便看见一只展翅足有半身长的黑色苍鹰滑过长空,在当空徘徊了三圈儿,尖声长鸣,才一振翅,向远处飞去,“咦?没想到这山里还有苍鹰?”

江天这时已经拎起砸在院子里的一只野兔,冲着满脸好奇的小楼哥笑道:“半年前,一伙从东北来的采参人路过咱们这儿,有个孩子病了,他们便在我家里小住了几日,这伙人里有个专门儿熬鹰的老人,身边带着三只苍鹰,其中两只都没问题,只有这只,宁愿饿死也不肯吃东西,最后弄得伤痕累累,气息奄奄,没办法,老人就把它扔了,我看着可怜,随手拣回家,想着看看还能不能救,正碰上少夫人来给雨弟看病,说起来真是奇怪,我想了各种法子,这鹰就是不肯吃东西,没曾想,少夫人不过是数落了它几句,当天就开始进食,没几天就自己飞走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这鹰居然没飞远,就在咱们大青山落脚,只是平时很少露面,也就少夫人来的时候,这家伙才飞过来献殷勤……”

小楼哥听了到没太惊讶,反正自己这媳妇儿连老虎都养,青狼王也卖面子,想来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从小习武,眼力很好,见那苍鹰体态健美,眸光锋锐,飞翔的姿态更是潇洒恣意,男孩子少有不喜欢猛禽的,他也不由有些欣羡。

院子里的几位都带了三分亢奋,小茹却是连连苦笑了好几声:“又是野兔儿,咱们大青山是不是兔子成灾了,哎,这东西还是让江二哥补补身子吧,我这几天光吃这些,实在是有些腻。”这山上的野生口报恩的方法都一个模子,一点儿不新鲜!

小茹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非得恼了不可,要知道,如今虽然天下太平,不见兵戈,可是战乱带来的破坏毕竟严重,天底下穷得吃不上饭,一整年不见油水的人家可不少。

又说了一会子话,小茹交代了江雨几句,要他等身子好了,就下山到楼家来,便和小楼哥告辞离开,只是刚一下山,却又遇见同样乘车外出的苏梅,小茹的马车走得快些,两辆车擦身而过,她就被那小姑娘隔着窗户瞪了好几眼,小茹的心里也稍稍有些不是滋味儿,她其实挺喜欢那个长相周正讨喜的小姑娘,却不明白为什么老被敌视。

看了看天色,时间尚早,想到临出门前婆婆说的话,小茹和小楼哥便先不急着回家,打算去集市上逛一逛。

马车在山路上蜿蜒前行,因为走得不快,到也不算颠簸,只是,小茹和小楼哥却一时没有什么话说,过了好一阵儿,小楼哥忽然噗哧一声,待看见小茹诧异的神情,才忍住笑,一本正经地道:“平日见你温柔娴静,却没想到——居然也有火气十足的时候。”

小茹脸一怔,顿时想起刚才自己给江雨看病的情形来,脸上一下子烧得火红,手足无措了半天,讷讷道:“我,我只是不喜欢……江二哥那副浪费药材的模样……”这话着实不错,小茹平日给病人看病,一向耐性十足,只是江家兄弟总是不遵医嘱,一次又一次地让小茹辛辛苦苦的努力白费,她这才每次给江雨看病,总是要板起脸,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不过,这一回让小楼哥看个正着,实在有损自己的形象啊!

楼易眯了眯眼儿,看着眼前双颊飞霞的女孩儿,忽然觉得自己心里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忍不住摸摸鼻子,咳嗽了声:“咳……我到觉得,做大夫应该威严些,这样病人看起病来会安心不少。”

小茹这才心里一宽。

这个时候,正是集市上最热闹的时辰,街上到处是吆喝声,叫卖声,农家家养的鸡鸭,江里新打上来的活鱼,锅碗瓢盆,野味儿蔬菜,临街更是绸缎庄,成衣铺子,皮货铺子,卖首饰首饰的店铺,应有尽有。

小楼到还罢了,他这些年跟着公孙止四处走,去过不少地方,见多识广,这些东西没少见,自然不新鲜,只是小茹却看花了眼,她虽然早年带着婆婆走了不少地方,只是那时候正是战乱频繁,她们一向挑着偏远之地落脚,哪里有心情逛什么集市,后来安定了,她一个女人家,却也不好抛头露面,哪怕跟婆婆一起去庙里烧香许愿,或者出诊,也要乘轿坐车,戴斗笠纱蒙面,现在想来,她到古代二十年,居然没逛过几次街,这一回跟小楼哥一起出门,虽然也只是坐在车里,却是隔着窗户看得兴致勃勃。

只是看了小半个时辰,小茹却是只看不买。

“不用买什么,到时候扯几匹好缎子,家里还有不少皮子,带上一些就是了。”见小楼哥惊讶,小茹笑了笑道,不是她凉薄,只是把张氏当娘亲看,对她来说实在不可能,而且,以张氏的刻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嫁得好,说不定心里不痛快,还可能说几句风凉话,到时候弄得所有人下不来台,何苦来哉,到不如一开始就简略点儿,省得麻烦。

“咦?”本来看热闹看得津津有味儿的小茹忽然惊讶地一挑眉。

“怎么了?”小楼顺着小茹的视线望去——

那是街边设的一个茶棚,这会儿天不热,所以人不算多,刚才在山上朝着小茹瞪眼的那个小姑娘苏梅,她这会儿正斯斯文文地坐在茶棚的一角儿,可不是当初见时那副泼辣的样子,而是低眉顺眼,显得十足温顺。

她身边坐着的是一个身着绛紫儒衫,长身玉立,面红齿白,十分漂亮的年轻人,两个人只隔了一条板凳,低声说着话儿,小楼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再说些什么,不过,乍一看来,到真是郎才女貌,十分登对儿,不由笑道:“看起来到挺合适……”

小茹却睨了小楼哥一眼,放下车窗上的帘子,吩咐马车快走:“小楼哥,你需慎言,苏梅是江雨江二哥未过门儿的媳妇儿,而那位公子姓王,是金源县令家的大公子……”

小楼一怔,眨眨眼,这才想起来,那大公子,可不就是经常骚扰自个儿媳妇,想求小茹做妾的那一个,这么一想,他心里不由有些膈应,本觉得那位公子样貌不俗,这会儿立即改成了油头粉面不是好人。

本来还想逛一会儿,只是路遇‘煞星’,小茹想了想,还是意犹未尽地叹了口气,道:“回去吧,也快下雨了。”

小楼点点头,让车夫打道回府,果然,小茹和小楼哥刚回到家,还没放下药箱,天外便是一声雷吼,大雨倾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