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寻人

娴医小说:第十一章 寻人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8:18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福儿丢了?小茹第一个念头是不可能会,哪个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他们庄子上拐人?反正,乖乖的的感觉很敏锐的直觉,要不然有很陌生人混进去,它当然有反应——“仔细找了也没?你和孟妮儿王顺他们再好好的找一找。”“是。”小艳应了一声,急忙急步退一直这样。而已,早饭却再没人“是。”晓燕应了一声,连忙疾步退下去。。...

精彩章节

福儿丢了?小茹第一个念头就是不可能,哪个人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到他们庄子上拐人?再说,乖乖的感觉很敏锐,要是有陌生人混进来,它肯定有反应——“仔细找了没有?你和孟妮儿王顺他们再好好找找。”

“是。”晓燕应了一声,连忙疾步退下去。

只是,早饭却再没人有心情吃。

“媳妇,这……福儿……”楼老夫人急得脸色胀得通红,双手发颤。

小茹吓了一跳,急忙扶着婆婆坐下,小心地帮她顺顺气,安慰道:“没事儿,娘,您放心,福儿丢不了的……”

“快,快,一块儿去找。”呆愣半天,终于回过神儿,楼老夫人的眼睛一湿,眼泪就淌下来了。

福儿还是小婴儿的时候就被小茹抱了回来,可以说是她们婆媳给喂大的,福儿刚出生的那两年,还在乱世,而且是乱世中最疯狂的一段日子,根本找不着奶娘,若她们在山上还好,小茹总能隔三差五地找到一些还在哺乳的野兽,让它们帮忙喂喂孩子,可下了山,遍地荒芜,别说野生口了,连跟能吃的草根都没有,上哪儿找奶吃去,为了让福儿这孩子吃饱,她们可花费了老大的心力,有半年多的时间都不顾会碰上土匪强盗乱兵的危险住在山上。最艰难的时候,她们婆媳两个都是咬破了手指头用自个儿的血喂饱了孩子。

千辛万苦地,她们婆媳硬是把一个早产的,出生时双手就能捧起来,指甲跟细线一般的柔弱女婴,养得健康活泼漂亮,多么不容易!

“娘,先别急,也许等一会儿孟妮儿他们就给找回来了。”小茹一边安慰婆婆,一边走到窗户前,打开窗子,向外眺望,这时外面的树丫上落着几只喜鹊,小茹低声说了句什么,那喜鹊叽叽喳喳地摇了摇头,小茹皱了皱眉,又低声咕哝了几句,那几只喜鹊就扑棱着翅膀,飞出了院墙。

就这么焦虑沉寂了半刻,孟妮儿满头汗水地冲进门:“少夫人,顺子说,他一早儿看见福儿挎着篮子上山了,当时还特意嘱咐了句,要福儿按点儿回来吃饭……他现在上山去找……我和晓燕再带人出去看看……”

话没说完,孟妮儿又匆匆走了。

此时,公孙止楼易和丁峰,脸上也挂了几分焦虑,小楼哥皱眉道:“福儿一个小孩子孤身上山?我听说大青山上的猛兽很多。”

“猛兽不怕,我现在怕的到是人。”小茹拧紧了眉,福儿以前也经常雨后山上采蘑菇,或是出去采集药草,只是,大多数都是孟妮儿和晓燕跟着,从来没一个人过,这一次怎么一个人就跑出去了?万一出了事儿,这可怎么好!

“人?小茹姐怕有拐子?”公孙止怔了怔,“应该不会吧,前几天老夫和丁峰刚去过衙门,没听说附近有孩子失踪,再说,就算是有拐子,也不会到山脚这样偏僻的地处来啊……”

几个人商量了半天,还是没个结论,又过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晓燕和孟妮儿一脸沮丧忧急地跑回来,楼老夫人一眼看见孟妮儿拎在手里,沾染了泥污的柳条编成的篮子,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歪在了椅子上。

小茹更是心里大惊,急忙让小楼哥扶着婆婆进卧房去,想了想,“孟妮儿,你去王寡妇的豆腐店把虎妞儿带来。晓燕,你带人上山继续找……嗯,把乖乖和多多都带上,它们两个对山上的路熟。”把俩人打发走,小茹先给婆婆把了脉,见她脉象还算平稳,这次昏迷,是急火攻心,连忙开了下火的方子,拿出去让人熬药。

她自己则出去交代了多多和乖乖一声,让这两只一起帮忙搜山。

这会儿,家里算是乱作一团,楼易也吓得脸色苍白,坐在床边,握着母亲枯瘦的手,看着倒在床上人事不知的亲娘,心里五味杂陈。

公孙止看他这副样子,有些担心他急坏了身体,旧病复发,“小楼,你别急,我让丁峰去衙门报案,找衙役们帮忙一块儿找,等福儿找回来,老夫人一开心,自然就没事儿了,再说,小茹姐的医术一流,她都说了不要紧,你还不信吗?”

楼易怔然地望着母亲苍老的脸,早就积聚在心底深处许久的愧疚,一股脑地涌上心头,“老爷子,小楼是不是很不孝……整整十年,不是一年两年啊,我离家在外,丝毫没有照顾到白发苍苍的母亲,我简直不能想象,这些年,要不是有小茹,我的娘亲会变成什么样子……”

公孙止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沉吟了片刻,柔声道:“小楼,人应该向前看,若是总被过去束缚着,那哪天能到头啊,你的生命里,最重要的是现在和将来,过去已经过去了,以后,你好好孝顺母亲,照顾妻子,最要紧的是赶紧和小茹姐拜堂,早点儿生个大胖孙子给你娘,一切就圆满了……”

爷俩儿正说着话,小茹已经换了身粗布衣裳进来:“老爷子,小楼哥,我出去一下,你们……”

“我跟你一起去。”小楼站起身,皱着眉道,“得快点儿把福儿找回来,要是娘醒过来见不着她……”

小茹想了想,这次说不定要进城,楼易跟着也好,她一个女人自个儿出门实在不方便,就点了头。

两个人相携走到屋外,孟妮儿已经等在院子里,她身边站着个大约三十左右的俏丽妇人,脚边还立着只通体黝黑,甚是威猛的狼犬。

小茹从怀里拿出一只拨浪鼓,低头凑到那只狼犬的鼻子前面,低声道:“虎妞儿,你好好闻闻,把人给我找出来。”

她话音一落,叫虎妞的狼犬就真的低头在拨浪鼓上拱了拱,然后一转身,一溜小跑地出了门。

小茹精神一振,“小楼哥,咱们跟上。”

“呃……哦。”小楼神色茫然,不过,还是利索地跟在小茹身后,心里却没多少底气,“小茹姐,这个,这只狗能找到福儿?”

这一次,小茹没有说话,到是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少妇,忒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儿,“跟你说,小子,老娘带着我家闺女闯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

“王家嫂子!”小茹皱了下眉,“这是吵架的时候吗?”

小茹一出声儿,那位俏丽寡妇便一扭头,闭上了嘴,小茹叹了口气,低声对小楼哥解释道:“你别担心,虎妞厉害着呢。”

事实上,王寡妇以前是神偷门的一个分支传人,她们那一脉,就是靠着训练动物,如狗啊,猴子啊之类的,趁人不备偷窃,三年多前,小茹刚到武昌,王寡妇就撞在了她的手上,要是换了其它偷窃的方法,小茹可能发现不了,可用动物偷东西,在小茹面前怎么可能成功?

结果,王寡妇就栽了,被小茹挤兑地只好金盆洗手,不做没本的买卖,改开豆腐店,别说,她手艺不错,人长得又漂亮,买卖好得很,几年下来,居然喜欢上这般安定的日子,和小茹也化敌为友,不过,虽然安定了,虎妞那一身本事可没扔下,鼻子绝对比现代的警犬只强不差。

小茹和小楼一直跟着虎妞上了山,走了没多大工夫,虎妞就在一块儿青石边儿闻了闻,停了下脚步,又转身从另一条小山路上往下走。

“少夫人,篮子就是在这儿找着的。”

小茹点点头,见那青石边上有几个小脚印儿,另外还有杂七杂八的其它几个脚印,有人的也有动物的,心里明白,大概出事儿了。不过,现在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只能跟紧了虎妞,看看能不能找着人再说。

这一个清晨,若有早起的猎人,一定会觉得不对劲儿,因为山上的动物们忽然变得活跃起来,飞鸟走兽,时不时地在草地山壁上飞跃穿梭,若有人认真看,说不定会觉得它们是在找什么东西,只可惜,大概不会有人注意这些,哪怕注意了,也不可能当回事儿!

虎妞一下山,就开始飞蹿,以至于小茹他们不得不乘坐马车,一溜小跑,才能勉强跟住,跑了大约只有两盏茶的工夫,它忽然在一座破败的城隍庙前停住,冲着那破烂一般的大门,一阵狂吠……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