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在路上

娴医小说:第十八章 在路上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9:20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江大哥,在前面找个地方短暂休息一下。”“少夫人,您别叫我江大哥了……咱们但是赶一疾行吧,天黑了就能到城里。”小茹低低一笑,“好,就叫江天,一会儿有大雨,路当然难走,但是找个地方避躲雨的好。”“明白了,少夫人。”对小茹这个长脚的天气预报员,陌生她“少夫人,您别叫我江大哥了……咱们还是赶一赶路吧,天黑就能到城里。”。...

精彩章节

“江大哥,在前面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少夫人,您别叫我江大哥了……咱们还是赶一赶路吧,天黑就能到城里。”

小茹低低一笑,“好,就叫江天,一会儿有大雨,路肯定难走,还是找个地方避避雨的好。”

“知道了,少夫人。”对小茹这个长脚的天气预报员,熟悉她的人还是很信任的。关于有雨无雨的预报,她可是一次都没错过,甚至说得比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农还准。

小茹倚在厚实的毛皮上,惬意地眯着眼睛,虽然这辆马车没有安装弹簧,可是,因为毛皮垫得厚,赶车的江天又是好把式,到不怎么颠簸。一路上风景不错,这样的山水,要是换了现代,估计全得当自然保护区护起来,哪能这么随意地欣赏。

不一会儿,前方路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茶棚,看那木棚搭得够结实,江天就在茶棚前面停下车,叫楼易和小茹下来。

人还不少,除了几个挑着货郎架的生意人,还有一对儿疑似小夫妻的男女,男的长得很英俊,女的戴着斗笠,看不到容貌,不过,身段儿婀娜。

楼易打着呵欠,和媳妇在茶棚里找了个角落坐好,福儿那小妮子本来没精打采地,这会儿一下车,就乐得上蹿下跳,不一会儿,就把小茹放在底座儿里的小炭炉和瓷罐儿翻了出来。

“饿了?”见福儿可怜巴巴捧着瓷罐儿的样子,小茹失笑,小孩子就是容易饿啊,“好,我帮你热粥,你先吃点儿点心,好不好?”

小丫头乐得狠狠地点头,蹦蹦跳跳地冲过去找江天拿点心,小茹则把密封的瓷罐打开,搁在炭炉上,点燃了炉火。

茶棚的小伙计乖觉地给上了一壶热茶,小茹看了看茶具,居然还是宜兴的紫砂陶,茶叶也是阳羡贡茶,不由笑了:“你们掌柜的是宜兴人?”

“哟,客官好眼力,我们掌柜的前年才从宜兴来四川,本是投亲的,没想到亲人一时间找不着了,索性就在这儿设了个茶棚,来往客人多的时候,生意还不错。”

楼易趴在木案上,眯着眼睛,看着自家媳妇用木勺搅粥,不过片刻,就香气扑鼻,小茹先舀了一碗给楼易,笑道:“霸王花肉粥,这霸王花是好东西,清心润肺,滋补养颜,你不妨多吃点儿。”

“霸王花?这名字够霸道。”

“是,霸王花所生长的地方,其它的花草都会被它挤死,的确是极为霸道的花。”小茹又给福儿盛了一碗,自己却倒茶来喝,到了人家茶棚,不喝人家的茶,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再说,正宗的阳羡贡茶,也不是那么容易喝到的。

一家人喝茶的喝茶,喝粥的喝粥,一时安静下来,只是,楼易却忽然顿了顿,皱起眉头,侧了下身子,将小茹挡住。

“怎么了?”小茹眨眨眼,他们的确带了不少东西,不过,值钱的早在家里的时候,就让她偷偷卸下来了,现在车上的东西虽然多,可只是些处理好的野味,一般的毛皮,不算值钱,不至于碰上劫道儿的吧。

“那小子再看你……”楼易的话音未落,隔了一张桌子坐着的小夫妻中的男子,就悠悠然走了过来,一到跟前,就冲着小茹道:“请问,可以卖给我一包蛇药吗?我和我家妹子等一会儿要上山一趟,听说山上多蛇,本来打算进城买了蛇药再去的,既然在这里碰上大夫,就省得我们多走冤枉路了。”

“呃……”小茹惊讶地眨了眨眼,迟疑了片刻,还是把福儿叫过来,从她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盒蛇药,笑道,“这是我自制的,效果还可以,要是这位公子不嫌弃的话,请尽管用吧。”

那男子似乎对小茹让一个孩子带蛇药,而自己没有随身携带的行为有些惊奇,不过,到没说什么,只是乖乖地接过来,拱手行礼致谢。

楼易却来了兴趣,对眼前这人挺好奇,笑道:“这位公子,相遇有缘,你们……兄妹不如过来一起坐一会儿,如何?”

“也好,我看快下雨了,反正暂时也走不了。”那男子点点头,半点儿不曾客气,很快,两兄妹就换了地方。

小茹拿了新碗,给这对兄妹一人盛了一碗肉粥,那女子将斗笠拿下来喝粥的时候,她才发现,这姑娘的眼睛肿胀,额头上有两颗水疱,看样子竟是病了,不由皱眉道:“这位姑娘……”她拿起那女子的手,诊脉,迟疑道,“丹毒?可曾找大夫医治?”

那男子怔了怔,脸上有些泛红,咳嗽了一声,苦笑道:“不瞒夫人,我们兄妹几天前遇上抢匪,行礼都被抢走了,要不是我身上还藏着一点儿琐碎银子,别说看病,恐怕会饿死路旁……在下妹子生病,只有一个走访郎中给开了个偏方,说是到山上采一些蒲公英叶子,捣碎了涂在患处,自会痊愈……”

“这药方到没错,可是,你妹妹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只用蒲公英叶子,不会起什么大作用,这样吧,我是个大夫,身上还带着一些药材,若是公子相信我的话,就让我给令妹看看,如何?”

那公子眼前一亮,连忙点头:“感谢大夫,小意,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行礼……”

小茹摇摇头,避开两人的大礼,让福儿把药箱拿过来,也不写药方,直接从药箱里找了金银花,连翘,野***,黄连……等一些药,又翻出个新的瓷罐,让小伙计打了壶水,就在自己的炭炉上开始熬药。

看着小茹这一番动作,那位公子却丝毫不以为意,要是换了其他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随随便便在路旁碰到的人,更别说让人给亲人看病了,万一碰上了庸医,那不是要命吗?

一边等着药好,楼易眯着眼睛,忽然挑挑眉开口:“公子,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娘子是大夫的?”这人恐怕一开始就知道小茹是大夫,还打了免费看病的主意,要不然,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跑过来要蛇药?

“呃……”那公子眨眨眼,咳嗽了一声,狡黠地一笑道,“在下本来是打算光明正大地过来求药,可是,在公门的人面前,不知怎么的,总有点儿不自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