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医书

娴医小说:第十九章 医书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9:27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也不是吧,这人不仅明白自己是大夫,还明白小楼哥是公门里的?见小茹和楼易都是一脸吃惊,那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炫耀卖关子了,“说出没什么出乎意料,在下的鼻子自小就很灵,上次远远地就闻到夫人身上带着一股药香,观夫人面色白里透红健康,不像个病人,再再加听了这一番话,小茹失笑,瞅了小楼哥一眼:“小楼哥,等到地头儿的时候,你可把腰牌收好,要是让张氏她们认出来,我前几天辛辛苦苦每天晚上的忙活,可全都白费了。”。...

精彩章节

不是吧,这人不但知道自己是大夫,还知道小楼哥是公门里的?

见小茹和楼易都是一脸惊讶,那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显摆卖关子了,“说出来没什么出奇,在下的鼻子自幼就比较灵,刚才老远就闻见夫人身上带着一股药香,观夫人面色红润健康,不像个病人,再加上刚刚的一碗霸王花肉粥,在下就猜想夫人一定是个大夫,而且,这么热的天,夫人的手腕儿,脚腕儿都用上好的蛇皮包裹,显然常常进山,身上想必常备蛇药……至于这位公子……实在是因为在下识得您腰间的那块儿腰牌。”

听了这一番话,小茹失笑,瞅了小楼哥一眼:“小楼哥,等到地头儿的时候,你可把腰牌收好,要是让张氏她们认出来,我前几天辛辛苦苦每天晚上的忙活,可全都白费了。”

“咳咳。”楼易苦笑着摸了摸鼻子,睨了媳妇一眼,然后转头,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公子,道,“小茹姐儿,你大可放心,我这腰牌,可不是随随便便抓个人就能认出来的……这位,不像公门中人,莫非,是绿林道上的哪位英雄?”

他这块儿腰牌,可不是御前侍卫的腰牌,是老爷子怕他出门不方便,专门给他的今上御赐的‘六扇门’捕快的腰牌,要知道,六扇门常和江湖**打交道,与各大门派都有些交情,一般江湖人,都不大愿意招惹六扇门,带着这块儿腰牌,碰上劫道之类的麻烦事儿的可能就小得多了。

楼易这句话说出来,那位公子没什么反应,坐在一边的女子,却吓得打了个哆嗦,小茹皱皱眉头,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笑道:“药快好了,一会儿我给你开个方子,一拿回去照方抓药,一日两次,吃上五天,我再给你配一些药粉,每日涂抹患处,大概六天左右,我保你能痊愈。”

那位公子冲着小茹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转头看着楼易,苦笑了一下:“公子,在下姓张,名昭忍,字子悦。”

楼易一怔,一听这个名字,也不由吓了一跳:“原来是青城龙门派的张二侠……在下楼易,见过张二侠。”

“被逐出师门的不肖徒弟,哪敢称一个侠字。”张昭忍摇了摇头,避开楼易的行礼,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整个人看起来,似是落寞了许多。

楼易也闷闷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昔年龙门派有数的少年高手,如今落到半路遇劫,盘缠全失,不得不豁出脸面,向人求药的地步,还有什么好说的。

遇见张昭忍,楼易的脑子里开始过他的资料,张昭忍成名江湖的时候,正是天下战乱频繁,民不聊生,张昭忍师出名门,身手也好,再加上时不时贴钱扶危济困,救助了不少百姓,出师不过半年,已经在江湖上小有名声,听说,当年的四川布政使,王和,曾经和张昭忍的父亲订下婚约,想把自己唯一的女儿嫁给他。

却没想到,婚约订下不过数月,不知道为什么,张昭忍忽然被青城龙门派的玄虚道长,废掉武功,逐出师门,当然,别人不知道,楼易对这些不是秘密的秘密,可是清楚得很,这一切之所以会发生,全是因为这位张公子爱上了江湖上有名的女匪白月,按说,哪怕是张昭忍一时糊涂,爱上了个女土匪,凭他的身家地位,实在不至于被处罚得那么严重,倒霉的是,这白月曾经在不知情的情形下,跺了龙门派左护法,玄雨的长公子一只耳朵,还差点儿把他弄成残废,这下子仇就结大了,再加上四川布政使王和也十分气愤,玄虚没辙,只好按照门规,将他废去武功,逐出师门,当然,玄虚还是心疼弟子,赶他走之前,偷偷给塞了不少金银,否则,张昭忍恐怕连现在这份儿光景都混不上了。

楼易叹了口气,看了坐在小茹身边的白月一眼,这就是当年纵马江湖的女匪?如今,可斯文多了,只是,这一对儿明显还不能修成正果,大概是还有心结在。不过,张昭忍行路如此谨慎,时时都注意四周,对官府也这般了解,恐怕,全是为了白月,恐怕,早晚得结成夫妻……

小茹到不知这一桌人心里那些弯弯道道,她和白月说了几句话,觉得这姑娘虽然不通文墨,不认识的时候,人看着有些腼腆,实际上,若得了她的眼缘,这人却是豪爽性子,为人大大方方的,挺合小茹的眼。

不一会儿,药好了,张昭忍亲自端了药碗,小心翼翼地送到白月面前。

一碗药喝完,白月脸上就露出喜色:“昭忍,我觉得脸上的患处不那么灼热疼痛了。”

张昭忍也是一喜,意外地看了小茹一眼,他虽然知道这位夫人是个大夫,却没想到,医术居然这般高明!

小茹到不以为意,笑道:“我的药材都是一等的,别处可不常见,等一下,我包一些给白姐姐用,只是,因为出门在外,我带的药材不多,恐怕不太够。”小茹这会儿到是有些后悔了,要是一开始听了婆婆的话,不把那些堆在车上的药材卸下去就好了……

“小茹妹妹说哪里话。”白月眼睛一暖,心里长叹,这些年世态炎凉,她见得多了,像小茹这样心善的大夫,可真不多见,这么想,白月犹豫了一下,从身边带着的货郎架上翻出一个油布包,递给小茹,笑道,“小茹妹妹,这本书,听说是华佗留下来的笔记,当然,这个说法不可考,不过,到的确是本不错的医书,我和昭忍都不是大夫,留着也没用,不如给了妹妹,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小茹一怔,这算什么?奇遇?狗血了?不过,她看白月一脸诚恳,到不便推拒,有的时候,不承情也是会得罪人的,就道了谢,接了过来,轻轻翻开来看了看,却是大喜。

当然,这不是什么神书,但在这个时代,这本书绝对能排在医书的前列,小茹从小学中医,后来又是西医大学毕业,学贯中西,当然比这个时代的医生们见多识广,可后世的中医,对古代的医术了解很少,很多东西都失传了,而这个时代的医生,大多是独门秘传,想学可不容易,这些年,她也收集了不少医书,可多是街上就有卖的大路货,谬误多就不说了,编写的东西还没她自己知道得多,可这本两个拇指厚的书不一样,明显是好几代人细心为后人写的,从入门到高深医理,各类病例,应有尽有,而且,还有一段儿养生的口诀,看那意思,虽然不是什么武功秘籍,却能强身健体,对人的身体大有好处。

小茹实在没想到,被逼着回家省亲,居然还能碰上这种好事儿,一高兴,把药箱里所有白月需要的药材,通通打包,笑道:“白姐姐,这次的诊费,您可亏了。”

“怎么能说亏了,你不知道吗?女人的脸可比命贵,若不是遇上你,说不得我的‘命’就没了,所以说,是我赚了才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