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祭拜

娴医小说:第二十章 祭拜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9:35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果真,大雨如倾。小茹搂着已是双眼朦朦胧胧,迷迷糊糊昏迷的福儿,望着窗外的雨帘,总会觉得这个时代,连雨水都非常干净澄澈,也可以直接入口处常喝,这时天色还早,太阳却被乌云遮挡住,茶摊的小伙计细心体贴地为众人掌上了烛火。白月从货郎架中,掏出针线篓子,认真地地,一针一线地缝小茹搂着已是双眼朦胧,迷糊昏睡的福儿,望着窗外的雨帘,总觉得这个时代,连雨水都干净清澈,可以直接入口饮用,这时天色还早,太阳却被乌云遮挡,茶棚的小伙计体贴地为众人掌上了烛火。。...

精彩章节

果然,大雨如倾。

小茹搂着已是双眼朦胧,迷糊昏睡的福儿,望着窗外的雨帘,总觉得这个时代,连雨水都干净清澈,可以直接入口饮用,这时天色还早,太阳却被乌云遮挡,茶棚的小伙计体贴地为众人掌上了烛火。

白月从货郎架中,拿出针线篓子,认真地,一针一线地缝补一件儿长衫儿,小茹看了她的手艺,忽然自信起来,她这个半路出家,还不是土生土长于古代的女子,至少在针线功夫上,比眼前这位可强得不是一星半点儿,哎,白姐姐将来的丈夫,可怜啊!

不过,张昭忍到似乎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可怜,反而露出很得意的笑容,低头跟楼易窃窃私语,小茹的耳力虽不差,可也只勉强听见一句,“能穿上……白月亲手缝补的衣服,多有面子!”

白月却是把张昭忍的调笑听得一清二楚,眼睛里忍不住露出一丝喜意,显然,她心中的良人,其实最近甚少与她有过于亲密的举止话语了,当然,表面还是嗔怒地瞥了一眼过去!

时间在静谧中流逝,小茹和白月偶尔几句碎语,将自己到四川梅县探亲的事情说了,没想到,十分凑巧,张昭忍和白月居然就是从梅县出来的,这次欲到苏杭一带,当然,去干什么,他们没说,小茹和楼易也不至于交浅言深,追根问底。到是小茹有意无意地问了问高家医馆的情形。

“高家医馆啊?”张昭忍搓了搓下巴,想了半天,“啊,我记得了,是有这么一家高家药铺,不过,梅县最大的医馆是李远成李大夫的李家医馆,高家的药铺似乎生意不怎么样,最近连坐堂的大夫都走了。”

小茹一怔,皱了皱眉,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准备,毕竟,自家爹爹已经去世,张氏生的那个儿子,每天呆愣愣的,除了斗鸡玩鸟,根本不干正事儿,爹到是企图教导他医术来着,只是烂泥扶不上墙,教了几天也就罢了,那样的人,要是真当了大夫,恐怕会是所有病人的大灾难。

而小茹对张氏的女儿,自己的妹妹,到是印象不算深刻,毕竟,当年张氏严厉禁止她的两个孩子和自己接触,只是隐约记得,那女孩儿小时候到不错,活泼可爱,也很聪明,甚得父亲的欢心。

晌午一过,大雨终于停了,小茹和楼易笑了笑,与白月夫妻依依惜别,继续上路,古代不比现代,行路艰难,今日一别,很有可能相聚无期,坐在车里,望着白月依旧挥舞的手,越来越小的身影,小茹也不由有几分伤感,不过,这样的离别,她已是经历过许多,当年带着婆婆四处奔波的时候,也常常半途中遇到十分相得的朋友,相处过后,各奔东西,如今已经熟悉了这样的场面,到看得开了,不至于伤心难过。

马车终于进入四川境内,小茹隔着车帘儿,望着外面的青山绿水,精神大振,笑道:“果然是天下山水在于蜀。”

“至于嘛。”楼易哭笑不得,“先前没来的时候,我见你不那么愿意来这一趟的,怎么如今到是改了想法?”他大概以为,小茹是临近故乡,才看着山好,水也好。却不知道,小茹前世的时候——‘峨眉天下秀,九寨天下奇,剑门天下险,青城天下幽’这样的说法已经是路人皆知,她也曾想到四川旅游,可惜,一直没能成行。

穿越之后,到是生于四川,可惜,身为女儿,又是孩子,她想要出门,可是千难万难,也看不到那如画风景,虽然后来行走多处,看到的山水,估计也不比四川的差多少,可当年执念,如今尚存心中,也难怪她兴奋开怀了。

——分割——

“就是这里。”小茹叹了口气,一手拉着福儿,倚靠在楼易身上,微微喘息。斑驳的石碑上,隐约刻着‘夫高庭,妻林氏,合葬于此’的红色字迹……

他们一路赶到梅县,却没有进县城,而是直奔高家祖坟所在的这名叫‘嘎啦山’的小山地。

“没想到,居然荒芜成这个样子了。”小茹叹了口气,当年高家虽然不是豪门大户,到也小有家产,高家的祖坟,当然收拾得很齐整,每年祭拜,小茹尚记得那肃穆庄严的气氛,可是,如今已经是杂草丛生,石碑斑驳,小茹还能够找到地头,也算是一件奇事。

“多年战乱,能保留下来,已经是大幸了。”小茹见楼易面色难看,低声安慰了几句,本来就是如此,战乱毁了多少家庭,他们高家的祖坟能够幸存,实在不容易。

楼易一语不发,跟小茹一起,开始拔除坟头周围密密麻麻的杂草,一直辛苦劳作了大半个时辰,这片坟地才算有些样子。

小茹拿出香炉,祭品,置于坟前,默默祷告,楼易也是叹了口气,屈膝跪下:“爹,娘,高家列祖列宗,我楼易得娶小茹为妻,必一生照顾她,尊重她,若违此誓言,天地不容。”

小茹一怔,楼易的话很朴实,可是,古代人对于誓言十分看重,说出之后,少有不遵循的,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暖意,自己其实真的很幸运,丈夫不错,婆婆更是待自己如亲生女儿一般,这个时代,有多少女人能像自己这样幸运呢?

拜祭完毕,小茹站起身,遥望着梅县的方向,苦笑了声:“走吧,纵使我真不那么愿意去,可娘的吩咐不能不听,还是得去见见张……我继母。”

楼易扬扬眉,伸手拉着小茹,下山。

梅县的县城不大,而且,小茹有小时候的记忆,所以,找到高家,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只是,当年的朱红大门,高高的门槛儿,如今已经落败许多,眼看着门前冷落车马稀,就连当年父母种在门前的两颗枣树,也不知去向了。

“哟,哪来的美人啊?怎么,想进我们家卖身做丫鬟,没问题,就跟着小爷怎么样?小爷保吃香喝辣……”

小茹正立在门前发呆,大门忽然洞开,里面窜出个油头粉面的少年,再听他这几句话,不由哭笑不得,这人,看戏文看得太多,走过入魔了吧,真以为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就没人管?难不成,这简直白痴的男孩子……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