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相见

娴医小说:第二十一章 相见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9:40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事情的发展,毕竟不像小茹想像中那么狗血,这少年而已倒是个纨绔一般说了几句挪揄话,更本敢动手动脚,楼易也何况来还来发脾气儿呢,门里就走出来一个须发花白,背也有些驼的老头儿,一把拽住了那少年。“少爷,夫人盼咐,您两天不准离开了房门半步,两天后夫子来“少爷,夫人吩咐,您三天不许离开房门半步,三天后夫子来考校您的功课,若不能过关,可不是闹着玩的……”。...

精彩章节

事情的发展,当然不像小茹想象中那么狗血,这少年只是貌似个纨绔一般说了几句调笑话,根本不敢动手动脚,楼易也尚且来不及发火儿呢,门里就走出一个须发花白,背也有些驼的老头儿,一把拽住了那少年。

“少爷,夫人吩咐,您三天不许离开房门半步,三天后夫子来考校您的功课,若不能过关,可不是闹着玩的……”

老头似乎极为头痛地拽着少年絮絮叨叨,少年却满脸不甘愿,“老刘头儿,你别多事儿,小爷最近手气很顺,等我赢了钱,回来给你买酒喝。”他毕竟年少,力气比那老头儿大得多,一挣,便脱开了老人的钳制,不顾那老人苦着脸大喊,挥挥手,眨眼就跑远了。

小茹愣了良久,见那驼背老人摇头叹息地向回走,急忙喊了句:“刘管家……”

老人听到叫声,十分惊讶,身体一顿,猛地回首,愕然看着小茹,过了好半晌,才迟迟疑疑地道:“茹儿小娘子?”

“老管家不认得我了?”小茹眨眨眼,笑了,“记得小时候,我最喜欢吃老管家做得糖葫芦。”

她这么一说,隐约又记起自个儿尚年幼的时候,每一年过年之前,刘管家都做许多美味小吃,尤其是糖葫芦,做的最好,比街上卖的有味道多了,不但自己喜欢,娘也很爱吃,她们母女两个,经常腻在一起抢着吃,最后吃得太多,结果吃不下饭,就免不了被爹数落一顿。

那鲜红的糖葫芦,如今已经成了幼年难得的美好回忆……

“哎呀,真是小娘子回来了。”老人愣愣地瞪大眼,本浑浊的眸子闪烁着一点儿晶莹的泪光,嘴角却挂着抹不去的笑意,呢喃道,“小娘子已经长大了,长得真像夫人……就是这双眼睛,有些像老爷……快,赶紧的,赶紧进来……”

楼易交代江天带着福儿,把马车停好,就携着小茹,和刘管家一起进了院门。

高家的变化很大,还是那座四进的不算小的宅子,可是,昔年繁盛的花木,多不见了,院子显得有些落败,墙壁上石阶儿上染了青苔,以前,高家也有十几口子使唤的下人,如今,院子空荡荡的,已经没多少人气。

小茹心中感慨,以至于在大厅见到张氏的时候,难免有些走神儿,等到张氏冷冷淡淡地开口问了几句,路上平安否?生活可顺意之类的平常话,才猛地回过神来,记起让江天把婆婆准备的礼物抬来,奉上礼单,恭恭敬敬地给张氏见过礼。

不得不说,虽然小茹已经尽量精简,可有婆婆看着,毕竟不敢过分,三大车的东西,还是整整齐齐在院子里堆了小半个院子。

张氏看到这些礼物,尤其是上好的毛皮就有十六箱,狼皮,豹皮,熊皮,虎皮,狐狸皮,甚至还有貂皮,另外陈年好酒,处理好的腊肉,不少珍贵药材,样式别致的小首饰,新衣服,制成动物或者瓜果样儿的金锞子,银锞子,这些东西,要是放在市面上,千把两银子都是有的,一瞬间,眼睛就有些发直,此时才正眼儿看向小茹和她的夫婿。

一开始,张氏觉得小茹过得大约不好,出门穿的衣服都是半新不旧的,丈夫又着短衫,实在不像有什么身份的人,觉得她们小两口儿有可能是回来打秋风的,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一直琢磨怎么尽快把这前面留下的便宜货打发走……

可现在一看,感觉就大不一样了,小茹那身儿衣服,是上粉红,下乳白的琵琶袖儿十二幅袄裙,用细长的皮革束腰,宫绦上缀着羊脂白玉,样式极为新颖,而楼易虽然是一身短衫,可料子却是上好的料子,整个人看来,更是气度不凡,要按小茹的话来说,被国师公孙止调养出来的楼易,绝对能称一句,君子端方,温润如玉。

张氏眼珠子一转,心里约莫想到什么,立即就显得殷切了三分,拉着小茹的手,大是做了一回慈母状,嘘寒问暖,看着比小茹的亲娘还亲三分的模样。

小茹见她这般,忍不住有些发愣,这张氏……也变了,岁月在她脸上添了痕迹,她还不到四十吧,看起来到有四十大几,快五十岁的模样,只眉宇间,多少还能看见年轻时的风情,其实,张氏以前很漂亮,要不然,也不会迷住自家爹爹。

见到张氏这般市侩的嘴脸,想起七年前,这个人虽然对她不好,可是风华气质还是有的,为人也带着些许天真女儿气,见了那落花,也会伤春悲秋,遇见过路的乞丐,虽是不屑,却也愿意施舍几个铜板,对那高门大户,做不到不卑不亢,最起码也没有卑躬屈膝,可是现在……两种态度,一冷淡一热情,转变得居然这么快,小茹低下头,皱了皱眉头,她难得厌恶个人,却对这个继母连面上的喜欢都很难表现出来。

“小茹姐儿,姑爷,你弟弟现在正在房里温书,准备参加明年的院试,岑夫子说,他的学问是尽够的,哎,娘就指望着誉儿明年能考个秀才,将来也能博一个功名,来,先见见你妹妹吧,刘妈,快去把云姐儿叫过了来。”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湖色袄裙的姑娘走进门,小茹一抬头,第一反应,就忍不住撇嘴,,她记得自己这个妹妹比自己小两岁,今年也十八了,可是长得极为纤细柔弱,个子也过于娇小,虽然这个时代有许多男人喜欢纤细小巧的美女,可那大多都是妾和奴婢,当家主母,还是要大大方方,生得端庄,体态丰满才是……更有甚者,自家这位妹妹,居然还裹着一双只有巴掌一半儿大的小脚。

心里不免有几分讥讽,张氏也是傻的,自己的姑娘怎么能养成这副德性,她是不是和亲生女儿有仇啊!

事实上,夏朝立朝以来,新皇曾下令,严禁妇女裹脚,当时许多自以为是儒学正统的老学究曾大加反对,可是新皇一句话——你们谁反对谁就去裹一裹试试,就全消停了,当时,小茹对新皇帝其它的新政决策都不大懂,为有这一条,心里甚为感激,可是,这都多少年了,怎么还有没把脚放开的人家!

高云在张氏的指点下,跟小茹问了好,也略说了几句话,为人很呆板,也透着股子小家子气,小茹的印象里,以前的高云好歹有点儿活泼劲儿,也算是个机灵姑娘,现在,可看不得了。

小茹淡淡地和妹妹继母说话,面上也算过得去,但那股子冷淡,相信张氏能明明白白地感受到,可是,就算如此,她面上也丝毫不变,对小茹表现得甚为亲热,这表面工夫做的,到是很不差,她这种本事若能用在生意上,也许,高家也不会落败得如此之快。

一屋子人,各怀心思地说着话,结果,还没到晚上开饭的时候,刘管家忽然跌跌撞撞地冲进屋,气喘吁吁地呻吟道:“夫人……夫人不得了了,少爷,少爷他和李家的公子打起来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