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三章 折扇

娴医小说:第二十三章 折扇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19:56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楼易一身湿漉漉的,小茹怕他受凉,原本准备让香兰居的掌柜找套衣服给他换了,但是,楼易身上带的琐琐碎碎东西太多,真的不更方便,仅用非常干净毛巾拭擦了下水渍,也就罢了。“看一看吧,这是你儿子做的好事儿!他故意地找碴,碰坏了我表哥的扇子,你说,怎么办吧。”众人“看看吧,这就是你儿子做的好事儿!他故意找茬,弄坏了我表哥的扇子,你说,怎么办吧。”。...

精彩章节

楼易一身湿漉漉的,小茹怕他着凉,本来打算让香兰居的掌柜找套衣服给他换上,不过,楼易身上带的琐碎东西太多,实在不方便,只用干净毛巾擦拭了下水渍,也就罢了。

“看看吧,这就是你儿子做的好事儿!他故意找茬,弄坏了我表哥的扇子,你说,怎么办吧。”

众人刚坐稳,小二给上了一壶热茶,只可惜,茶水下肚,并没有消除多少火气,李公子脸上挂着一层浓重的怒色,气冲冲地将一把折扇展开,甩在桌子上,那折扇扇骨上已经有一些细微的裂痕,本平滑光泽的白扇面上,也浮了一层油光污渍。

张氏见李家公子的脸色难看,也板起脸,冷哼了一声:“不就是一把破扇子,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是想要,我赔给你十把都没问题,可你伤了我的誉儿,我跟你没完……”

“你……”那李公子闻言更是大怒,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张氏的鼻子气道,“你,你这人真没见识,这是杭州芳风馆的极品百骨扇,镇店之宝,不是一般的扇子,每年只制作有数的几把进贡御前,民间流传甚少,我表哥纪茂在芳风馆求了两年多,洪老板才勉强答应给他一把白面的,你以为这扇子得来很容易吗?”

张氏被唬得愣了愣,一时居然被吓住,没有开口。

“纪茂?那个有名的川扇大师?”

楼易眨眨眼,勉强从记忆里搜刮出这个人来,以前和同僚们喝酒聊天的时候,他曾经听说过,四川纪茂是个制扇爱扇的疯子,有一次甚至拆了他父亲最喜爱,为他母亲陪嫁的一只玳瑁箱子,选玳瑁扇骨,结果,气得他爹拿藤条怒抽了他一顿……

“楼兄居然也知道我表哥的名字?”李公子怔了怔,随即苦笑,“哎,也怪我,昨天磨着表哥把他求来的这把扇子借给我赏玩,还偏偏跑到香兰居来显摆,才会遭此横祸……”说着,又怒气冲天地瞪了张氏一眼,他现在找不着正主儿,只好把怨气撒在宠坏正主儿的人身上了。

张氏听了这么多,再被李公子一看,多少也有点儿心虚,讷讷地嘀咕:“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我们誉儿最听话……”

小茹皱眉,她虽然不知道折扇到底有多贵重,可眼前这把扇子,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金贵,再加上,这东西在喜欢他的人眼里,根本没法子用金钱来换算,张氏又是这般德行,看来,这一次张氏母子要被李家记恨上了,小茹笑了笑,可是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等自己走了之后,他们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只别碍着自个儿的眼就好……

楼易的脸色却缓和了许多,笑道:“芳风馆的百骨扇我到有一把,只是,不是白面的,李公子,您看看能不能凑合一下。”说着,他便从腰间取出一个防水的油纸包,先把用彩绸裹着的一打薄薄的飞刀挪到一旁,才拿出一把小巧的百骨扇,打开,平放在桌面上。

李公子一怔,愕然地看着那把扇子,只见那扇子颜色古润苍细,扇骨是檀香的,镂空雕刻,带着浅浅淡淡的馨香,扇骨模仿着燕尾的形状,制作得极为精巧,在看扇面,一面是当今生上的御笔,只有一个大大的智字,另一面儿虽然没有落款,可是山水苍苍,一看就是名家画作,可比自己那把还要珍贵一些。

“这,这……”

“李公子,这把扇子放在我这儿,连附庸风雅都不常用它,实在是糟蹋了,不如请你帮我转赠纪大师,也算是给它寻一个好归处。”

“那怎么行……”李公子吓了一跳,脸上红得发胀,急忙摆手拒绝,“一般的宫廷用扇也至少价值五金……这扇子可是无价之宝……”

楼易一股脑把扇子塞进李公子的手里,吓得他手忙脚乱地拿好,才笑道:“它在李公子和纪大师这样识货的人眼里,才珍贵,在在下的手中,除了束之高阁,任由它发霉之外,可没别的用处,就是夏天赶赶蚊子,我都嫌它太累赘,你就不要推辞了。”

楼易劝说了半天,那李公子就是不肯答应,小茹摇摇头,笑道:“李公子,其实,纪大师制作的扇子,在我们心中,一点儿也不比芳风馆的逊色,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不如就让小楼哥用这把扇子,换一把纪大师的川扇,岂不是皆大欢喜吗?”

李公子一怔,一想也对,他表哥的制扇技术和芳风馆比,并不逊色,只是他喜欢收藏各家名扇,这才对稀少的贡品十分看重,在别人眼中,或许他制作的扇子还更高一筹也说不定,这么想着,李公子便犹犹豫豫地收下来。

楼易见他收了,这才出了口气,今天这事儿,要不是他刚好有把百骨扇,还真没法解决,几个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张氏急着回去看儿子,起身走人。

避开外人,小茹忍不住瞪了楼易一眼,低声道:“就你好心!”

楼易苦笑了下:“怎么说也是你继母,再说,一把扇子而已,反正我也不喜欢。”

小茹挑了挑眉,心道:就是不喜欢的东西,也不能拿去给那个女人做人情啊,自家婆婆让带来了那么一大堆礼物,她心里都不大乐意给张氏,现在到好,又送了把扇子出去。

坐在回家的马车上,小茹一个劲儿地瞪着楼易看,直把楼易看得心惊胆战。

“咳咳,别看了,娘子哎,我真不是喜欢没事儿摇着折扇的雅人,这扇子是老爷子送的,去年端午节的时候,圣上喝多了酒,非拉着老爷子,说他堪比三国诸葛孔明,是自己的智囊军师,所以愣是塞了把羽扇给老爷子,后来酒半醒了,又觉得羽扇不够有文人气质有让人拿了一盒进贡的折扇,命老爷子作画,他题字,酒醒之后,才哑然失笑,心道荒唐,不过,圣上还是把那一盒折扇全给了老爷子。”

楼易说得哭笑不得,“一盒十二把的扇子,老爷子也不想把他们全堆起来任由发霉,就四处分发,给了不少人,我和丁峰也各得了一把,可我们哪是那种喜欢招摇的翩翩公子啊,这扇子到了我手里,根本半点儿用没有,还不如送给识货的呢……”

“扑哧……”听楼易说得无奈,小茹也不由失笑,心道,当前这位皇帝,至少现在,真能算得上一位心性极好的明君,不过,哪朝哪代的开国皇帝,刚立国的时候,到少有不是明君的,这么一打岔,小茹心里的不忿就淡了,暗自还忍不住嘲笑自个儿,何必呢,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怎么说张氏也是自己父亲的妻子,还为了自家父亲生儿育女,面上也不好给她没脸。。

一路上很安静,张氏做另一辆马车,已经快马加鞭地赶回家,小茹和楼易就不那么着急,只慢慢走着。

“小楼哥,咱们早点儿回家吧。”

楼易眨了眨眼,苦笑:“哪有刚来就走的,当初上路的时候,娘特意交代,要我陪你在你娘家多住些时日,最好呆个十天半月,好跟兄弟姐妹们处好关系……”

小茹努努嘴,忽然觉得,实在应该告诉自家婆婆,让她和张氏一家子处好关系,不是千难万难,而是绝不可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