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四章 做戏

娴医小说:第二十四章 做戏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0:01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回高府,张氏就直接去找她的宝贝儿子了,但是刘管家的媳妇给小茹夫妇安排好的住宿。就在离后门前段时间的偏院儿里,按理,小茹所以住回自己的院子,但是,那院子早被张氏瞎折腾得不象样儿,哪里还能住人。“哎,这偏院儿别看小一点儿,却是最清静的,别的地方少爷经“哎,这偏院儿别看小一点儿,却是最清净的,别的地方少爷经常带些狐朋狗友回来闹腾,太吵了,而且临着后门儿,你们小两口儿出去玩也方便。”。...

精彩章节

回到高府,张氏就直接去找她的宝贝儿子了,还是刘管家的媳妇给小茹夫妇安排的住宿。就在离后门最近的偏院儿里,按说,小茹应该住回自己的院子,可是,那院子早被张氏折腾得不像样儿,哪里还能住人。

“哎,这偏院儿别看小一点儿,却是最清净的,别的地方少爷经常带些狐朋狗友回来闹腾,太吵了,而且临着后门儿,你们小两口儿出去玩也方便。”

刘婶一边儿给小茹准备新的被褥,换上新的窗纱,一边感叹,“以前老爷夫人在的时候,咱们家在梅县也是大户,现在,败了,败了。”

小茹坐在桌旁,微笑着听刘婶唠叨,除了刘管家一家子,早年自己爹爹发还了卖身契的下人之外,其他的下人们,除了几个粗使丫头和跟在高小云身边的一个大丫鬟,初蕊,大多被张氏找了人牙子,打发出去了,说是要攒些银子,将来给儿子当盘缠,进京赶考,实际上,她那宝贝儿子连个秀才都不是呢,说什么进京高考,未免太急了点儿。

被打发走的下人里,有个刘婶挺喜欢,想讨来给儿子做媳妇的叫冬梅的丫头,所以,刘婶心里对张氏有怨气,嘴上难免不那么恭敬,不过,她心里还是念着高家,毕竟,爹在世的时候,对刘管家这一家子不错,现在这位纨绔少爷,也只是纨绔,并不是个坏人,对真心疼爱他的刘管家和刘婶,都很孝顺,有钱了也记得打点儿酒,弄点儿新鲜吃食,孝敬孝敬。

小茹正听刘婶说话,初蕊来到门外,“姑娘,欣悦坊的周婆子来了,夫人请您过去挑几身新衣服。”

小茹一怔,心里挺纳闷,这张氏怎么想起自己来了,要知道,就是当年她在家的时候,每回做新衣服,她总是被忽略的那一个,除非父亲撞上,否则,什么新衣裳,新首饰,绝对没自己什么事儿,如今,她都是嫁出去的人,张氏居然记得自个儿了,这可新鲜。

因为新鲜,小茹虽然不想多见那些人,还是无可无不可地跟着去了堂屋。一进门,就见一个穿得花里胡哨,涂脂抹粉,眼瞅着有五十,却做二十岁小姑娘打扮的老女人正坐在椅子上,地上放着个有些发黄的货箱,桌子上还放着一叠画的衣服样子。

张氏见小茹进门,赶紧地招呼她过来,笑道:“快来看看,可有什么喜欢的首饰玩意儿,姑娘回来一次不容易,为娘的得给你做几套新衣裳,新首饰,要不,让姑娘婆家瞧不起,那可就罪过了。”

周婆子一眼看见小茹,顿时眼前一亮,笑道:“哟,这就是你们大姑娘吧,长得可真俊,快来瞧瞧,咱们欣悦坊的衣服,都是京城的时兴样式,穿出去,绝对称身份,还有这些珠花,瞅瞅,多好啊,戴在年轻媳妇头上,就是好看。”

小茹笑了笑,沉默不语,顺从地拿了样子翻看,打开一看,心里忍不住喷笑,这东西就是放她们武昌,也是旧得不能再旧的样子了,哪怕梅县县城里的姑娘们,估计也没几个人穿,还什么京城的时新样式呢,只是欣悦坊虽然不是什么大的制衣作坊,在梅县到也有点儿名气,当年她还在家的时候,娘请人做新衣服,大多都找欣悦坊的……不知道是欣悦坊落魄了,还是周婆子是个骗子……

小茹心里虽然乱七八糟,可面上不显,看了看那货箱里的东西,也就零落散乱地放着一些珠花,样子不好看,还比不上自家福儿攒的。

张氏到和周婆子说得兴高采烈,只是,似乎也对那些样子不那么上心,显然,她也并非一点儿见识都没有。

小茹沉默了一会儿,就听张氏道:“周婆子,你这衣服样子真不算好,你看看,我们大姑娘身上穿的这些,也比你的强啊。”

周婆子讪讪地笑了笑:“姑娘大城里出来的,哪是我们小作坊能比,姑娘身上穿的,自然要贵气大方得多……要不这样吧,夫人,云姐儿也到了年纪,该说婆家了,这一阵子陪着你见客,总要有能拿得出手的新衣裳,要是你看不上我们的样子,不如拣一件儿姑娘的衣裳给我们,让我们照着做几套……”

张氏蹙着眉,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小茹一下子明白过来,冷笑了一声,张氏可真够可以的,居然动脑筋动到自个儿头上了……居然连自个儿的衣服都要琢磨!

她这次过来,婆婆给准备的礼物里有不少时新的衣物,若真找样子,用那些就成……心里冷笑,小茹口里也就不大客气,低着眉,看也不看眼前的俩人:“我的衣裳带的不多,都要穿的,可没多余的给别人,继母还是自己找样子吧。”

说完,留下异常尴尬,脸色变来变去的张氏,转身走人。

其实,小茹是不知道,高家现在真是不行了,当年高庭去世之后,高家医馆又开了几年,结果,在第三年上,就有个坐堂大夫开错了药,差点儿药死人,那大夫跑了,可医馆跑不了,衙门罚款,给受害者的赔偿,一下子就把高庭多年的存款折腾了完了,还欠了宗族一些钱。

张氏不是个过日子的,做生意更不会,高誉又只会赌博玩耍,高小云也掌不起家业,渐渐地高家就败了,偏偏,张氏又爱面子,又想给高誉一个好出身,将来娶媳妇容易,科举也容易些,死活不肯把医馆关了,药材行什么的欺她不懂行情,很是骗了不少,所以,高家债款是越欠越多,这一次,小茹回来的挺及时,她带来的礼品,可帮了大忙,正好替张氏把大部分债务偿了。

不过,也正因为尝到甜头,张氏还想着再刮一批油水出来,她到没脸明目张胆地要钱,可当姐姐的给妹妹点儿新衣服,送点儿新首饰,总是应当的。再加上见到楼易在香兰居赔偿人家老板时候的利索,还有那把百骨扇,心里更活泛了,所以,今天就来了这出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