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六章 病鸡

娴医小说:第二十六章 病鸡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0:11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小茹皱着眉头,甚是难为地望着那只小熊猫,小熊猫也用纯洁无瑕的眼神儿一眨不眨地望着小茹,一人一熊猫相视无语。“扑哧……”楼易都忍失笑,见小茹扭过头瞪自己,干咳了一声,“它不走,你把它带回家去是了……,这么个小东西,么还怕养不活?”小茹叹了口气“扑哧……”楼易忍不住失笑,见小茹转过头瞪自己,咳嗽了一声,“它不走,你把它带回去就是了……,这么个小东西,难道还怕养不活?”。...

精彩章节

小茹皱着眉头,甚是为难地看着那只小熊猫,小熊猫也用纯洁的眼神儿一眨不眨地看着小茹,一人一熊猫相顾无语。

“扑哧……”楼易忍不住失笑,见小茹转过头瞪自己,咳嗽了一声,“它不走,你把它带回去就是了……,这么个小东西,难道还怕养不活?”

小茹叹了口气,她其实并不担心养不好它,怎么说也当了好些年的兽医,怎么可能连这么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到,只是,这熊猫明显没成年,自己把人家拐走了,它妈找不着孩子可怎么办,小茹头疼地继续和熊猫大眼瞪小眼,可惜,无论它怎么问,这只倒霉熊猫就是记不起它妈在哪儿,只会说饿了,或者撒娇。

不会是个笨蛋吧!小茹觉得脑子几句变成了一团浆糊,把手里的肉干混着嫩竹笋,喂到小熊猫的嘴里,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找不着妈妈,只好跟我走了。”事实上,有一些熊猫妈妈因为生得孩子多了,养育不过来,不得已,也会丢弃一些,没准儿这小东西就是被丢弃的。

小茹也只能百般无奈地如此安慰自己!

把小熊猫带回去,最高兴的却是福儿,小丫头吃力地搂着熊猫,高高兴兴下山,简直乐得见牙不见眼了。

小茹和楼易,背着重了许多的药篓子,带着战利品国宝一只,和福儿回到家的时候,正碰上刘婶儿挎着篮子出门儿。

“小娘子回来了?”刘婶看到小茹,脸上笑出一朵花来,“夫人吩咐我上街买只鸡,弄两条鱼,大概是想给小娘子补补身子,要我说,小娘子太瘦了,是应该补一补。”

小茹无语地挑挑眉,她还瘦?要说自己的身材可不错,该有肉的地方肉呼呼的,该纤细的地方也苗条顺溜,摇摇头,只当长辈们的眼光和自个儿不一样。

“咦,福儿丫头怎么抱着只熊?这是什么熊,又黑又白的,我怎么没见过?”刘婶和小茹说了几句话,这才发现福儿怀里的熊猫,不由好奇地瞅了几眼。

小茹赶紧打了个哈哈,“小孩子弄了个玩意儿,让她玩吧。”

好在刘婶也没有多问,又交代了几句,就挎着篮子走了,小茹和楼易回到偏院儿,让福儿带着小熊猫去就在眼前玩,她自己拿出医书,继续阅读,刚读到精彩的地方,忽然听到楼易惊叫了一声儿,吓得小茹差点把书给扔地下。

“小楼哥?”

“我想起来了。”楼易瞪着正在福儿的逗弄下,在地上打滚儿的小东西,“我在御书房里看过一本手抄册子,记录的是宫廷轶事,南周则天大圣皇帝曾经把这东西送给过日本的天武天皇,呀,没想到居然是它。”

小茹翻了个白眼儿,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低下头继续看书:“小楼哥,你要是无聊不如出去转转,正好采买一些土特产,咱们带回去给娘。”

楼易想了想,点了点头,看样子张氏不可能给小茹备什么礼物,就是她给,自家媳妇也不一定愿意要,虽然他知道,自家娘亲根本不可能看重小茹娘家的东西,可是,如果真一点儿不准备,回去之后,那些街坊邻居说不定会说闲话,所以,他还是早做打算的好,哪怕为了给小茹撑面子,也该采买些东西。

看书,绣花,过了晌午,居然在后院偶遇高小云,小茹难得心情平静,耐着性子,和她说了小半刻的话儿,然后回屋去继续读书,小茹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悠悠闲闲地过去了,却没想到,天还没擦黑,福儿就领着还跑不稳当的熊猫一头撞进屋子。

“少夫人……刘婶买来的鸡生病了,可是,可是他们都不相信福儿……”

小茹皱皱眉,放下书本,安抚地摸了摸福儿跑得凌乱的小辫子,笑道:“福儿冷静点儿,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少夫人,刘婶的买来的鸡生病了,福儿看得很清楚,可是,他们都不相信福儿,还说福儿捣乱……”

“病了?”小茹抿了下嘴儿,点点头,站起身来,如果是别的到也罢了,可是,福儿从小就跟着自己,她给左邻右舍的牲口家畜看病,从没有避开过福儿,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她既然说那鸡是病鸡,恐怕不会有错儿!

这入口的东西,可万万由不得自己不经心,万一把病鸡吃进肚子里,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小茹叹了口气,她在家里过得多自在,到这边来了之后,麻烦事儿是一件儿接着一件儿,没办法,哪怕知道麻烦,她这个正牌子兽医,哪怕只为了自个儿和相公的生命安全,也只能拉着福儿过去看一看了。

出了偏院儿,进入后院儿的大厨房,小茹一眼就看见撒在鸡笼子里的那只肥头大耳,摇摇晃晃,外表看起来挺不错的公鸡,刘婶在旁边劈柴,江天也在那儿帮忙呢。

看见小茹,刘婶和江天连忙行礼。

“小娘子,这地方脏,您可别过来。”刘婶急忙拦住小茹,笑道,“小娘子饿了?还得等一阵子才能开饭呢。”

“刘婶儿,家里不是养了鸡鸭吗?怎么还要出去买?”小茹疑惑地眨眨眼,她记得刚才看见后院有个鸡窝,怎么也有十几只鸡呢。

“哎,家里的都是下蛋的母鸡,夫人舍不得吃,所以才让我这老婆子出去买了只公鸡。”刘婶看了看柴火,冲江天道,“够了,够用了,你快去歇着吧。”

江天憨憨地笑了笑,用袖子抹了把汗,又转头抓了扫帚扫地,刘婶看得感叹道:“勤快,是个好劳力……小娘子,你赶紧回去,这粗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

小茹却没听见刘婶的话,只认真地看着那只公鸡,嗯,眯着眼儿,毛很松乱,缩着脖颈,垂着翅膀,鸡冠隐约呈黑紫色,的确像是只瘟鸡……

“刘婶儿,这鸡不大对,你是从哪儿买的?”

“不对?哪不对?”刘婶怔了怔,诧异道,“这是隔壁王家娘子听说我要去买鸡,特意从她家挑了只给我,可省事儿不少呢……刚才福儿这丫头非说鸡病了,我还以为她淘气呢……难不成,这鸡真病了?”

小茹摇摇头,眉头皱起,隔壁?那麻烦了,这鸡瘟可是传染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