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 医德

娴医小说:第三十四章 医德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0:55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女人的喊声越发细瘦,越发有心无力,门外的一堆人统统冷汗直流,小姑娘更是急得来回转圈圈,一双秀眉蹙得死紧。小茹皱了皱眉头,她实际上真的不不喜欢这母女俩,更有甚者有些许旻内心的厌恶,但是,在这种时刻,她总是会不完全自主地忆起当初医学院本科毕业,步入深入研究所时的誓言——小茹皱了皱眉,她其实真的不喜欢这母女俩,甚至有些发自内心的厌恶,可是,在这种时刻,她总是不自主地想起当年医学院毕业,进入研究所时的誓言——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从事医业;病人的健康应为我辈首要的顾念;我将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我将要最高地维护人的生命,自从受胎时起……。...

精彩章节

女人的喊声越来越细弱,越来越无力,门外的一堆人全都冷汗直流,小姑娘更是急得来回转圈,一双秀眉蹙得死紧。

小茹皱了皱眉,她其实真的不喜欢这母女俩,甚至有些发自内心的厌恶,可是,在这种时刻,她总是不自主地想起当年医学院毕业,进入研究所时的誓言——我将要凭我的良心和尊严从事医业;病人的健康应为我辈首要的顾念;我将要尽我的力量维护医业的荣誉和高尚的传统;我将要最高地维护人的生命,自从受胎时起……

以前,小茹其实并没有把誓言什么的太当回事儿,可是,她‘很不幸’地遇见了一位绝对严苛且自律的导师。

小茹在研究所学习时的导师姓刘,带小茹的时候,尚十分年轻,只有三十岁,却已经是国内相当出色的医学博士,他平时很严肃,也很认真,甚少和自己的学生们玩闹,只有一次,在白天带着学生们抢救了十三位因为大车祸而受伤的病人之后,他喝得烂醉如泥,拉着小茹的手,述说了一整夜自己的过往。

刘老师十六岁的时候,他的双亲因为对方酒后驾驶,因而车祸身亡,刘老师当时就站在路边,眼睁睁看着那个凶手撞了一次之后,居然倒车再撞了第二次,就这样,他的父母死去了,法院的法官收受贿赂,只判了一个意外事故,让凶手赔偿了十万……

区区十万而已,能买两条命吗?刘老师伤心欲绝,也不甘心,曾经多次上诉,还找到记者,希望社会关注此事,给他父母一个公道,可是,对方实在算得上有权有势,那个法官在政法上也很有地位,刘老师要的公道,根本求不得,他甚至想要自己去手刃仇人,幸好父母的好友——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医生劝住了他。

于是,刘老师师从这位老医生,开始学医,后来还读了哈佛医学院,二十六岁就取得了博士学位,年纪轻轻,成就非凡,毕业之后,就归国还乡,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当年那判酒后驾驶的凶手无罪的法官,这一日居然遭到车祸,而且一条右腿被夹在车中时间过长,若不及时处理,恐怕至少也废掉这条腿,甚至是殃及生命……

刘老师认出了这个法官,可是,他依旧尽心尽力地救了他,虽然,其实心中恨极。

小茹还记得,老师醉后的呓语:“我也不知道,如果当时是那个开车的畜生,我还会不会去救?只是,那会儿只要我兴起甩手走人,或者不管不顾的念头,那些医德啊,当年的誓言之类的东西,就通通往我脑袋里钻,实在难受,医生,医生……真是个让人费解难言的职业……”

“呵呵,我救了他,这不是原谅,他的所作所为,只要让我逮住机会,我一定正大光明地让他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可是,我不会用侮辱我医德的方式去报复……”

对于自家导师的作为,当时的小茹,深受震撼,有那么一瞬间,甚至觉得他是傻子,可是,随着学习的深入,遇见越来越多的病人,乐观的,痛不欲生的,颓废的,见识到越来越多的死亡,冷漠的,疲惫的,不受重视的……

渐渐,她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那么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很别扭的敬畏,在离开研究所,去大医院工作了两年之后,她有些受不了医生行业里的奇怪潜规则,也不善于人情往来,所以,干脆辞职,开了家宠物医院,不再给人看病,改利用自个儿的异能治疗动物了。

所以说,小茹的医疗生涯还很单纯,可是,在此时此刻这种情况下,她不可能因为一点儿小矛盾,放任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丧失。

“娘,我上去看看。”

楼老太点了点头,小茹就让孟妮儿拎着药箱,跟着自己上楼,刚走到一半儿,却让那三个大汉牢牢拦阻住。

“你想干什么?这会儿我没工夫搭理你。”

“这位小娘子,我是个大夫,让我进去看看如何?应该会对夫人有些帮助。”

小姑娘疑惑地上下打量了小茹几眼,冷笑一声:“哼,就凭你,用不着费心,大夫已经到了,你要是上去,估计我娘更不会安心……快走,别阻了大夫的路。”

小茹嘴角抽搐了一下,摇了摇头,心想也对,她要是上去,那位夫人没准儿真会多想,反而不妥,转头一看,店小二已经拉着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大夫冲上楼,急忙让开一步。

“小茹?”

“没事儿,娘,咱们走吧,既然大夫到了,我在不在都一样。”小茹听了那老大夫几句嘱咐,就知道这是个精通医理的好大夫,只是……小茹见他只能站在门外指挥稳婆的动作,甚至连产房都不进,忍不住皱了皱眉,总觉得不大妥当。

“少夫人,人家不领情,咱们干什么要……”孟妮儿低下头,小声呢喃,“用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咳咳。”小茹嗔怒地瞪了孟妮儿一眼,这妮子,真是越来越没分寸,这都跟谁学的?

不过,小茹的确不至于上杆子去看人冷脸,她是个医生,前世今生,早就见过不知道多少生死了,对于生命,虽然尊重,却也同样漠然。

“好了,孟妮儿,你去看看,咱们行礼都收拾妥当没有,要是妥了,大家再用些东西,上路。”

就在小茹她们进了些许饭食,刚准备出门上路的时候,楼上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就有稳婆惊声呼道:“坏了,坏了,夫人昏过去了。”

门外的大夫和那小姑娘也急得团团转,小茹想了想,从药箱里取出几片参片,交给孟妮儿,低声嘱咐了几句,孟妮儿就不甘不愿地回身进门,走上楼,把人参给了那三个大汉,随意地说了句:“爱用不用,哼,真浪费……”就一转头,蹬蹬地跑了出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