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暗潮(修)

娴医小说:第三十七章 暗潮(修)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1:10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楼易买的,果真而已个小庄子,总共仅有两进,但是,依山傍水,环境非常好,红墙绿瓦,饱含了乡土风光,却也有几分雅韵。小茹下了车,先把乖乖的和多加它们撒回去,被憋了好几日,乖乖的多加这俩家伙早不不耐烦了,一溜烟儿撒花似的冲下山,一眨眼就看不见踪影,到是那个总小茹下了车,先把乖乖和多多它们撒出去,被憋了好几日,乖乖多多这俩家伙早不耐烦了,一溜烟撒花似的冲上山,眨眼就不见踪影,到是那个总懒洋洋不愿意动弹的小熊猫,只是睁了睁眼睛,一扭身子,窝在车里接着睡觉。。...

精彩章节

楼易买的,果然只是个小庄子,一共只有两进,不过,依山傍水,环境十分好,红墙绿瓦,充满了乡土风光,却也有几分雅韵。

小茹下了车,先把乖乖和多多它们撒出去,被憋了好几日,乖乖多多这俩家伙早不耐烦了,一溜烟撒花似的冲上山,眨眼就不见踪影,到是那个总懒洋洋不愿意动弹的小熊猫,只是睁了睁眼睛,一扭身子,窝在车里接着睡觉。

小茹摇摇头,也不去理会这几只,在庄子里转了转,细细地打量一番,周围有几块儿零碎的良田,加起来也只有十几亩的样子,有一部分租给了张王两户人家种着,还有离宅子比较近的五亩左右的地,暂时没租出去。

另外还有不少贫瘠的山地,山地到多,大约种不得庄稼,所以便宜,小楼哥就干脆多买了一些,触目所及的是个荒废的鱼塘,里面的水已经枯竭,只剩下黑漆漆的淤泥,鱼塘旁边,几棵垂柳点缀,浴室和厕所也已经按照自家的样式改好了,还看得出新近动工的痕迹。

“这鱼塘你看怎么处理?留着老招蚊子,不如填上它?”婆婆和福儿已经被送去休息,老人家年纪大了,如今身子骨不比年轻人,一路辛苦,此时早已疲倦,福儿年纪小,刚才玩得过头,这会儿直打瞌睡,只有小茹带着孟妮儿晓燕,跟着楼易四处看看。

“填上多浪费!咱们干脆收拾出来,里面的淤泥可以肥田,注了水,喂上些鸭鹅,种上荷花,也给家里平添一景,多好?”小茹默默算计了下,这宅子还要大改,至少自家得修个药园,虽然没有玻璃,可是还是得弄上大棚,设计个暖房,否则很多药材都没法子种了,摩挲下手指,小茹想着回去就把设计图画出来,她虽然没正经地学过绘画,可是画个简单地,让别人看得懂的设计图还是能做到的。

“不是吧……小茹姐儿,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常住?”楼易眨眨眼,苦笑道,“老爷子已经说了,要在山边选地,建个大宅子,以后咱们家,老爷子,加上丁峰,要毗邻而居,现在这小庄儿,不过是买来暂时凑合用的,你别太费心了。”

小茹点点头,她很佩服公孙止,那位老人明智且又练达,实在是有大智慧的人,他既想着晚年不寂寞,不想和两个徒弟分开,可是,又知道需要给自家的徒弟留下私人空间,所以才想毗邻而居,既亲密又不会太过。

“那样的话,我看这里环境也不错,和老爷子商量一下,干脆把后面的山地都包下来,把宅子建起来就是了,若是老爷子找到其它更好的地方,去别处也可以……这边儿修了不要紧,就算置办个产业,哪怕以后不住,再卖出去,修得好些,价码还高呢。”

楼易耸耸肩,从善如流地道:“好,听你的,走吧,先回去歇着,你们一路过来,大约也累了,等明天再见见家里的下人,呵呵,我和丁峰都是常年在外,家里人口不多,你要是觉得不够,可以找人牙子再买几个使女什么的。”

小茹也累了,很干脆地回去洗洗睡下,一夜好眠,第二天一大早,孟妮儿和晓燕已经支起屏风,等着她召见下人。

不一会儿,两个媳妇子,一个掌厨的厨娘和一个账房,一个管家都恭恭敬敬地立在了门外,小茹隔着屏风说了几句,反正也就是安抚一下,顺便让人知道家里有了女主人,再交代孟妮儿以后负责查账,晓燕管理厨房什么的,这个查账和管理,也就是大面上看看,具体事务还是原来那帮人做主,这个所有人都清楚,到没抵触情绪。

这些人都是公孙止一回京就亲自帮楼易挑出来的,心性全经得起考验,既然小茹注定了是楼家的女主人,他们只会帮忙,不会添乱,所以小茹很轻省,赏了银子就让人下去了。

做完这点儿事儿,小茹就去老太太那儿请安,顺便练字,绣花,和婆婆玩牌,给福儿说说故事,开始消磨时间,古代嘛,没什么娱乐,每个人的日子都是这般过,小茹他们家过得还算丰富多彩呢。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欢迎女主人,有一句话说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少不了斗争。

在城内,圣上赐下的国师府邸旁边,就是楼易和丁峰原本的宅子,俩人的家也是相邻,连后院都开了小门儿,是通着的,说是两家,实际上跟一家也差不多,连下人都是一套班子管理,连月俸都是国师府开,楼易和丁峰的俸禄,公孙止全给他俩存着,大约是等以后俩人成家,再给他们用。

丁峰和楼易不同,楼易是自己离家出走,被公孙止救了,所以身边没人,他的一切饮食起居都是公孙止派人去照料,丁峰却是公孙止故交好友的遗腹子,七岁的时候父母双亡,这才被公孙止带到身边照顾,跟着他的还有一个奶娘。

丁峰的这个奶娘夫家性严,孩子早夭,丈夫也早死,所以,她对丁峰是真的很疼爱,可是为人性格却不大好,既贪婪,也小家子气,不过,公孙止看在丁峰的面子上,哪怕知道她总是克扣丫头的银子,偷了家里的瓶瓶罐罐拿出去卖,也不大跟她计较,大不了就是吩咐管家给丫头们多点儿赏赐补偿罢了。

如今楼易娶了媳妇,还把老娘媳妇儿都接来住,公孙止对他们一家又十分重视,哪怕宫里有事儿要他忙,可还是记得既贴钱,又贴物,每日都要问上一问,严妈妈看着这一切,总觉得在公孙止心里,丁峰比不上楼易,那将来公孙止去了,家业岂不是……心里有了些紧张感,不自在了,再加上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楼易对自家孩子是个大威胁,这会儿便免不得坐立不安。

所以,丁峰一进门,就被自家奶娘堵个正着。

“丁哥儿,我听说小楼哥的媳妇接回来了?”

“是啊,老夫人和弟妹都来了,我今儿晚上去庄子上吃饭。”丁峰当然没看出自家奶娘的那点儿心思,随意地搭了几句话,心里琢磨着,小茹姐儿来了,第一件事儿肯定是和小楼拜堂成亲,自己给的礼可得特别些才是,要不去胡商们开的铺子看看,有什么奇珍之类的……

“丁哥,那以后小楼哥是不是要分出去单过?”严妈妈暗地里琢磨,要是他分出去到不错,如今公孙止还在,楼易只是徒弟,又不是儿子,这会儿分家,就是公孙止偏着些,也不过能拿走他自己这些年的俸禄,哪怕公孙止贴补一点儿,估计也没多少,要是丁哥不离开国师府,将来这偌大的家业,可不都是自家丁哥的了?

“啊,先在城外的庄子里住一阵,等忙完手头儿上的事儿,再建新宅子,到时候老爷子跟我们一起住,也算安定下来了,这些年老在外面,可累得够呛。”丁峰根本没听懂奶娘的意思,不在意地道,说到后面,便有几分欣慰,老爷子安稳了好啊,他年纪大了,总是乱跑,身子也受不住,早该安定下来过几天轻省日子。

严妈妈一听,脸一板,皱了皱眉,闹了半天不是分家,其实,公孙止,丁峰,楼易,都没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分家,因为,本来也不是一家子,虽然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一家人还好,可从一开始,公孙止就对将来的生活,有自己的计较,这个严妈妈,也太看不清楚形势了。

严妈妈看着丁峰风风火火地出门,叹了口气,既然不是分家,那可要盯紧了,千万不能让老爷子的银子全流进小楼哥的口袋,眼角的余光划过窗外,忽然看见那个穿了身儿旧袄,可周身都是柔柔弱弱,娇媚风情的女人,心里一跳,这人,说不定有大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