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八章 遐想

娴医小说:第三十八章 遐想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1:15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那就是少爷买下的,那领去让少爷作主吧。”小茹看也不看眼前这位面上恭谨,态度十足傲气十足的严妈妈,只低着头,仔细寻思自己新画出的庄园设计图。自己的暖房,像什么玻璃温室占时别想了,但是按照自家那个老样式的设计,而已,烧麦秸保温效果加天杭居的上好绫罗小茹看也不看眼前这位面上恭谨,态度十足倨傲的严妈妈,只低着头,仔细琢磨自己新画出来的庄园设计图。。...

精彩章节

“既然是少爷买下的,那领去让少爷做主吧。”

小茹看也不看眼前这位面上恭谨,态度十足倨傲的严妈妈,只低着头,仔细琢磨自己新画出来的庄园设计图。

自己的暖房,像什么玻璃温室暂时别想了,还是按照自家那个老样式的设计,只是,烧麦秸保温加天杭居的上好绫罗做前坡面,实在是不便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着会烧琉璃的工匠,她记得有一次见过一只琉璃盏,相当不错,用来做温室材料和玻璃比也差不多了。

可惜,琉璃那玩意儿现在可比绫罗金贵,她实在用不起,要用琉璃,还不如自己想法子弄出玻璃来更有谱儿。

虽然现在海外其实已经有玻璃了,可是买不起,也买不着啊。哎,为什么小说上写的别的穿越者回到古代,随随便便就能烧出玻璃来赚钱,到了自己这儿,只是想烧一点儿弄个温室,却这么艰难!

她只知道玻璃的配料儿大约是石英砂、石灰石、纯碱什么的,可怎么搭配完全不懂,前些年天下正乱,她甚至连个会烧瓷的工匠都没找着,如今安定了,到可以抽空儿找个信得过的工匠试试,就算不行,好歹也消了自己的念想。

一想到玻璃,小茹立即想到自己做实验时的常用设备——烧杯,锥形瓶,碘瓶,圆底烧瓶,整流烧瓶,量筒,量杯,量瓶,试管儿,冷凝管儿……

越想越流口水,要知道,一些药物需要的原料,她这些年已经收集了不少,若有了玻璃,就有简单的实验用具,就有可能能制药,就有青霉素,有碘酒,有许许多多的药品,就有很多人不用死了,别说,咱们中医虽然也厉害,大部分病都能治疗,可在急症上,真比不上西医……

“想什么呢!”小茹摇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是,闲下来就胡思乱想,思绪跑得老远,咳嗽了声,见那位严妈妈还立在屋里,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瞪着自己,总觉得那种眼神儿,让人心里不自在,不由皱眉道,“严妈妈,你说这位小娘子是小楼哥买回来的,那你应该去找他安置才对,咱们家不是什么高门大户,可是,家里使唤的人,也要身家清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人的……孟妮儿,我要去陪婆婆说说话,你送严妈妈出去吧。”

“是,少夫人。”

从头到脚,小茹都没看那个低着头,周身显出十三分温顺的女子半眼。

孟妮儿半扶着严妈妈,把俩人送出去,回来之后,却是吞吞吐吐,扭扭捏捏,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茹一看她的样子,不由笑了:“傻丫头,你也听见了,那个严妈妈说那小娘子是小楼哥一年前买回家的,可是,这一年多,小楼哥一直跟着老爷子在外面跑,不论当初是怎么回事儿,也不可能是你心里想的什么金屋藏娇……”

“什么金屋藏娇……少夫人学坏了,人家哪有这么想……”孟妮儿脸一红,这丫头虽然大方,可这样的话让小茹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她还是一心为自家少夫人着想,“那……少夫人何不把她处理了,我看啊,先不说那小娘子怎样,这个严妈妈可是不安好心的,万一要是少爷一心软,让那小娘子进了咱家,岂不是个大麻烦?”

小茹只摇摇头,风轻云淡地道:“小楼哥惹来的麻烦,当然要他自己解决,我现在还没和他拜堂呢,处理起来名不正言不顺的,干嘛给自个儿找不痛快!”

虽然话这么说,小茹心里,却多多少少有一点儿试探的意思,到了这样的时代,要和这个时代的男人过一辈子,她已经有某一天和别人分享丈夫的心里准备了,可是,若真有了另外一个人,自己就只能是小楼哥的妻子,甚至只为了婆婆,做一个贤惠的妻子,但却再没有一丝希望,变成他的爱人。

那个女人的意思,孟妮儿看不出来,可是,小茹却看得清清楚楚,不,应该说是女人天生对危机的直觉,她虽然表现得很温顺,但那都是做给自个儿看的,那女子,对小楼哥确实有意,所谓女追男隔层纱,在那个时代都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楼易接纳了那个女子,那么从现在开始,小茹就必须要求自己严守自己的心,但是,若是小楼哥愿意努力跟自己一条心过日子,那么爱上自己的丈夫,也是幸事。

听了小茹的话,虽然孟妮儿还是担心,却没再说什么。

而被老爷子和当今圣上催着四处找人,偏偏还不能大张旗鼓,又找不到,憋了一肚子郁闷的小楼哥,刚拉着丁峰打算回家喝一点儿宛如仙酿的猴儿酒,顺顺心气,就被一直立在院子里不肯走的严妈妈给逮住了。

“小楼哥,我这帮您把云杏送来了,您看看怎么安置啊?”严妈妈一脸笑意地拉着云杏的手,“还不给你家少爷行礼。”

虽然面上笑意盈盈,但是,严妈妈心里可是憋了满腔的怒火,那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乡下女人,居然这般给自己没脸,她费了一通口舌,说了半天,处处指名云杏是小楼哥花银子买来的人,可那女人居然什么都没细问,半点儿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好,男人都好色,云杏长得俏丽,人又年轻,她就不信,小楼哥会不爱美色……

所以,严妈妈就打定主意要在这儿等着小楼哥。

于是,楼易只好满头雾水地看着一个俏丽女子盈盈拜倒,“少爷,奴婢云杏,给您磕头了。”

“等等,这位小娘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是哪位啊?”楼易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差点儿撞到丁峰身上。

一听楼易居然不认得自己,云杏的眼睛一红,泪珠儿滚滚而落,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妆容,哭得是楚楚可怜。

她这么一哭,小楼哥激灵灵打了个哆嗦,不对啊,以前都是有女人冲着丁峰哭,自个儿什么时候也有这待遇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