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八章 洞房夜

娴医小说:第四十八章 洞房夜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2:04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足足一早上,小茹被喜娘瞎折腾到头昏目眩,是迷迷糊糊地上得花轿,那些吹吹打打的声音,鞭炮声,道喜声,还偶尔会夹在着几声自我调侃,小茹会觉得自己还也没醒过闷儿来,轿子就一路到了城外的新房处。小茹隐约听到轿子外面,丁峰忍着笑,唧唧咕咕地指挥着楼易踹轿门。牵小茹隐约听见轿子外面,丁峰忍着笑,唧唧咕咕地指挥着楼易踹轿门。。...

精彩章节

整整一早晨,小茹被喜娘折腾到头昏目眩,是迷迷糊糊地上得花轿,那些吹吹打打的声音,鞭炮声,道贺声,还偶尔夹在着几声调侃,小茹觉得自己还没有醒过闷儿来,轿子就一路到了城外的新房处。

小茹隐约听见轿子外面,丁峰忍着笑,唧唧咕咕地指挥着楼易踹轿门。

牵着红绸,小茹低眉顺眼地盯着楼易的脚后跟,跨过门槛,被喜娘扶着,顺顺当当地拜堂,听着婆婆一声接一声的朗笑,不知道有多少客人嬉闹,拜了天公,祖宗,谢了神恩,一直到晌午过了许久,小茹才被送入洞房。

孟妮儿和晓燕俩人阻了门,婆婆也交代不许人进去闹,所以,小茹就解脱了,顾不得什么礼数,急急忙忙把累得自个儿半死不活的行头取下,洗了脸,又吃了些点心。又吩咐孟妮儿把账单拿来,她正好趁着有空儿对对账单,省得婚后还得忙活。

到是孟妮儿晓燕俩人对自家少夫人的行止哭笑不得。俩人私下以为,自家少夫人准是害羞了,故意要做点儿什么,分分心。

一直忙到天色入夜,酒宴散了,楼易才摆脱了一堆吵闹的家伙,深吸了口气,进了自家新房的大门。

略带了三分酒意,楼易坐在床上,撑着头,望着自家新娘子。

小茹的喜服已经褪下了,现在穿得是一身她自制的棉布衣服,上衣是短褂儿,下身儿长裤儿,虽然包裹得严严实实,但是前襟的带子松松垮垮,有些皱,看在他眼里,便觉得有几分妩媚。

今天的婚礼挺热闹,娘和老爷子都很高兴,还有一堆同僚来观礼,当然,那些故意跑过来灌酒的,全被丁峰挡去了,至于想闹新房的,也靠丁峰那小子去解决,既然是兄弟,帮自个儿挡灾挡难,本就应当,要是新郎新婚夜把自个儿弄得烂醉如泥,唐突了佳人,别人不说,自家娘亲不打断他的腿才怪……只是,新娘子不是应该娇羞地坐在床上等夫君来掀起盖头吗?

隐约察觉到灼热的视线,小茹心里一跳,脸上难以自制地升起一丝薄红,就如涂了胭脂一般,她心里一再告诉自个儿,不用害羞,说起来也是老夫老妻了,她高小茹做楼家媳妇已经做了七年,有什么好羞,只是,依然觉得心头儿微微颤抖,新婚之夜,两辈子第一次经历,虽然不是恋爱结婚,但她和所有新人一样,对婚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红烛燃烧的噼啪声,在寂静的夜里,惊得人心绪不宁。

小茹一双眼睛,死死盯在桌上的账单上面,红木桌子上,散落着客人的礼单,小茹笔下的字,是端端正正的小楷,可她的心里,并不是那么安宁的——“呐,你饿了吧,吃点儿东西。”忽然一伸手,将桌子上的绿豆糕端起来,递到楼易眼前,眼神却一直凝在桌面上,绝不斜睨一眼。

“扑哧。”

楼易终于忍不住,似笑非笑地看着媳妇脸上的红霞,本来他也有些局促,这会儿见新娘居然弄出这般幺蛾子,满肚子的羞涩紧张全不翼而飞了。

“你,你笑什么?……折腾了一天,不饿吗?”

“饿了,只是绿豆糕不好吃。”楼易摇摇头,忽然一伸手,把小茹拦腰抱起来,吓得小茹一声惊呼,鸵鸟一般把头埋进楼易的胸膛,感觉到他胸膛的鼓动,小茹的脸像火烧一样,唰一下,全红了,不由恨恨地在他胸前拧了一把,可惜,小茹的力气不大,楼易的肉挺硬实,最后疼的还是自己。

红烛高烧,新娘玉面芙蓉,秀眉如画。

楼易把小茹搁在自己腿上,拿了交杯酒,笑道:“现在,新郎新娘该喝交杯酒了。”

小茹虽然羞,可是,还是乖乖地抿去一半儿酒液,只觉得酒色香醇可口,甚是醉人。

喝过交杯酒,小茹闭着眼,挣开楼易的束缚,一头缩进床里,也不知道是羞是怕地等了半天,居然没有声响,又过了一会儿,小茹偷偷摸摸地转头,裂开一条眼缝——楼易正聚精会神地拿着个黄绸缎子,看得入神。

小茹好奇,半撑起身子凑过去一看,一下子乐了,居然是**,不由一把抱了被子,闷头大笑不止,楼易也不生气,一把扔了手里的东西,放下帷帐,褪了衣服,笑眯眯地把小茹从被子里搂出来:“怎么,我们小茹姐儿也喜欢,想跟着一起看?”

小茹忍着笑,很想说一句,那个模模糊糊的东西有什么好看,你要喜欢,我随手就能给你画出一堆清楚漂亮的,可惜,这种话她终究不可能出口,一抬头,正对上楼易的眼睛,那双眼,哪怕是夜里,也很明亮迷人,果然,楼易周身上下,最让人着迷的,就是这双眼,尤其是当本如稚子的眼眸里,忽然开始充满热情的时候。

吹熄了烛火,窗外的月亮,也羞得躲入云层。

第二天一早儿,小茹浑身酸痛地起身时,楼易早收拾妥当,他先练了套拳,额头微汗,脸有薄红,到是看着健康许多。

“干什么?”小茹洗过脸,刚想叫孟妮儿来帮着梳头,楼易已经抢先一步拿了梳子,“别闹了,一会儿要去给娘请安,你不也得出门……”

楼易可是没有婚假的,哪怕新婚,照样得去工作,要是往常,公孙止说不定能给他空出一段儿假期,可最近太忙,皇宫里丢了人,还丢了一样要紧的物件儿,偏偏皇上不想让别人知道,寻人的事儿得暗中进行,可是,楼易丁峰两个,快要把京城翻了遍了,什么都没找着。

所以,虽然楼易结婚,可是还是没请下假来,好在小茹知道古代没有婚假这么个说法,更别说蜜月了,到不算失望。

楼易却笑着亲手给小茹梳了头,虽然有些生疏,可是小心翼翼,一点儿没有把她弄痛,绾出来的发髻,也似模似样。“我聪明吧,只学了一次而已。”

小茹一怔,心里却不自觉冒出一句话——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