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一章 秋雨

娴医小说:第五十一章 秋雨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2:19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早晨,朝霞的光泽玻璃窗云锦织就的窗帘偷渡客进去,给宁谧的房间带给一丝酥暖亮意。长长的几道红光,横穿过尚暗淡的天色,斜迤到柔软细腻的床被上,轻轻地吻上一只不不经意滑出被子的白皙玉腿,闪动着教人目炫的红粉色泽,是一种浑然天成的的美丽。雪白的茶叶的枕头散发出清香,雪白的茶叶的枕头散发清香,披散着漆黑的发丝,小茹搂着被子,摩挲了半天,终于发现怀抱里空荡荡的,昨夜那让人浑身发热,感受不到深秋寒意的人已经不见了。。...

精彩章节

清晨,朝霞的光泽透过云锦织就的窗帘偷渡进来,给宁谧的房间带来一丝酥暖亮意。长长的一道红光,穿过尚黯淡的天色,斜迤到柔软的床被上,轻轻吻上一只不经意滑出被子的白皙玉腿,闪烁着教人目眩的红粉色泽,是一种浑然天成的美丽。

雪白的茶叶的枕头散发清香,披散着漆黑的发丝,小茹搂着被子,摩挲了半天,终于发现怀抱里空荡荡的,昨夜那让人浑身发热,感受不到深秋寒意的人已经不见了。

睡意一下子少了许多,小茹皱皱眉头,张开朦朦胧胧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挠了挠满头青丝。

“少夫人,您起了?”

孟妮儿带着个新来的,叫兰芝的丫鬟,利索地协助迷迷糊糊的小茹穿好衣服,“昨晚少夫人睡得晚了,今儿其实该多歇歇的……”孟妮儿一边嘀咕,一边拧了毛巾,轻手轻脚地给小茹净面,小心翼翼地拿着梳子帮她梳理那一头长长的,一丝分叉都没有的头发。

“少夫人的头发真好。”孟妮儿羡慕地摸着那头又黑又密,光亮柔滑的青丝,利索地梳了个桃心髻,拣了楼易特地雕给小茹的并蒂莲簪子,又拿了只新打的金绞丝灯笼簪插好。

梳洗打扮完,晓燕已经备妥了早餐,并不像这个时代大户人家那般讲究,家里还秉持着以往的早餐习惯,很简单,清粥,煎蛋,薄饼,加上凉拌莴笋……既开胃,又健康。

小茹先去给婆婆请安,然后扶着婆婆到了膳厅,见桌子上托盘里的饭菜分毫未动,不觉惊讶:“小楼哥和丁哥呢?他们吃了没?”

这些日子,每次吃饭的时候就小楼哥和丁峰最积极,丁峰那家伙就为了吃口早饭,总一大早儿,天不亮就登门,就是没时间,也要小楼哥帮他带去,明明国师府那边的厨子手艺也不错,而且,人家的早餐还丰盛得多。

一开始,小楼哥和丁峰都是等着小茹和婆婆起身之后,打过招呼才用饭,后来小茹见他们俩‘太积极’,害得自家婆婆担心饿到儿子,早晨总得早起,精神头儿都不太好了,便告诉小楼哥,丁峰反正也不是外人,一家人吃饭,规矩什么的免了也不要紧,他们要早起练功,大可以先用,省得让自家婆婆不自在。

楼易是正中下怀,一家人‘生物钟’不大一样,两个年轻小伙子习惯天不亮就起来练功,当差,小茹和婆婆虽然也起的不晚,可比他们俩也要晚上近一个时辰,既然一家人一块儿生活,那习惯这种东西,自然要互相迁就了。

丁峰到觉得主人家还没用饭,他先吃上,不太合规矩,不过,被小楼哥抢白了几句,也就抛于脑后,说起来,他们走江湖的时候,也没那么多规矩,在自己人家里,用不着事事小心,只要出门在外注意就好。

如今,楼家一家子,再加上丁峰,早晨两个饭点儿,从主人到下人都已习惯成自然,现在一眼见到楼易哥俩的饭菜好好地摆在桌子上,看样子都冷了,也难怪小茹惊讶。

“回少夫人,少爷和丁少爷有事儿商谈,现在在书房里,还没有出来。”晓燕急忙扶着小茹坐下,孟妮儿也过来帮着摆好饭菜。

小茹听了,只当他们有要紧公事儿,也不大在意,只吩咐晓燕把冷食撤下,让厨房开着火,务必让两个少爷吃上热腾腾的饭菜。

饭桌上,婆媳俩也不顾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说了几句有关家里开支的话题,老太太的意思是,把家里从武昌带过来的,多余的,没用的物件儿卖出去,趁着最近地震刚过,低价比较低,得了银钱多买些地,老人家嘛,还是挺看重耕地的。

小茹盘算着合适,这样的时代,还真没什么比做地主婆更舒服,再说,得自郑远的那些种子,总要有多些地来种才好。于是点头应下,不过不急,先得让管家出去四处打探打探行情,就是想买地,也得看好了再买,万一让人蒙骗了,那可丢人。

小茹也略提了提自己过段儿日子想把医馆再开起来,因为她打算着请个坐堂的大夫,自己也不轻易出诊,婆婆也就没有反对,楼家这位老太太,大约也觉得自个儿媳妇医术水平这般高,要是彻底给埋没了,实在太可惜。

婆媳俩吃着饭,外面忽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楼老太一抬头,笑道:“一场秋雨一场寒,咱们该衣裳了,尤其是小楼哥,他现在身子骨还没好利落,前些日子又刚受了伤,你要顾着些,丁峰那孩子的衣裳也准备好,可不能仗着年轻就不经心,到老了再落下一身病,就知道什么是受罪了……还有老爷子那儿,你也记挂着提醒提醒……”

小茹暗地里呲牙,公孙止是最会生活,最懂养生的老爷子,哪里用得着自己提醒,至于丁峰和楼易,他俩这些年都被照管得不错……不过,丁峰自己管不着,楼易的事情,现如今的确要自己经心了,嗯,一会儿打发孟妮儿去针线房上看看家里的秋衣备好没有……就是下人们的衣服也要换一换……

小茹喝了口热粥,惬意地眯了眯眼睛,如今的日子真是好过多了,以前艰难的时候做衣服,都是她们婆媳两个熬夜慢慢地赶出来,白天总是很忙碌,只能晚上做工,又舍不得浪费灯油,两个人就着一盏小灯,一做就是半宿,除了做自己的,还弄出不少成品的皮衣,皮袍子,拿出去贩卖,就为了比专卖皮货多赚一点儿钱,小茹除了害怕婆婆的眼疾复发,总不愿意让她长时间做,只能尽量让自己的手艺更娴熟,说起来,她能这么快学会古代女人应该学的技艺,果然还是被环境逼迫出来的。

“我记得以前晚上做活计,媳妇你老是担心会烧了自个儿的头发。”

“有吗?”小茹笑了笑,对于这个,她到不大记得,也许,当时自己那点儿小举动,在婆婆眼里,也是极可爱的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多年过去,依旧记在心里。

“怎么没有。”楼老太喝完最后一口粥,让身边新来的个叫山妮儿的丫头端了水漱口,“哎,如今家里虽然有了针线房,可我还是觉得咱娘俩亲自动手做的衣服,穿在身上更暖和舒服。”

小茹点点头,暗自决定,这几天晚上再加紧点儿时间,把娘的秋衣赶出来,昨天熬了大半夜,也做得差不多了。

婆媳俩饭刚吃完,还没下桌儿,就听见外面隐约传来嘀嘀咕咕的嘈杂声。

小茹一怔——“晓燕,去看看怎么回事儿?”

没一会儿,晓燕就一脸愕然地进屋道:“老夫人,少夫人,少爷正在书房大发雷霆……说是,说是那个叫小玉的丫头偷听两位少爷说话……小玉和负责花木的云杏正跪在院子里……”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