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二章 限期(修)

娴医小说:第五十二章 限期(修)

编辑:风月瘦如刀更新时间:2021-10-14 20:22:24
娴医

娴医

再次穿越到青山绿水草木香飘万里的中国古代,没什么好,起码,吃的都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食品,平时里逗一逗猫,遛遛狗,玩一玩豺狼虎豹,偶尔会行从医……这小日子也过得挺自在的生活!看着它那乖巧的样子,小茹忍不住失笑,揉了揉眼睛,伸了下懒腰,心想:一会儿就到给婆婆按摩的时间了,老人家最近腿脚有些酸痛,看来应该用药水泡泡脚,每日加一碗乌鸡天麻汤……现在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要是她那未曾谋面的夫婿永远不出现,那——就更完美了!。

作者:弄雪天子 状态:完本

类型:推理破案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当小茹把婆婆送回屋里短暂休息,自己带着孟妮儿,晓燕,撑着伞,走到大书房门外的时候,就看见了瑟瑟的秋雨中,一身缟素的云杏,与一脸惊惧之色的小莲,跪在青石地面上。“少爷,一切都是云杏的错,不关小莲的事儿,您,您要降罪,就罚云杏吧。”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少爷,一切都是云杏的错,不关小玉的事儿,您,您要责罚,就罚云杏吧。”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以头抢地,发丝散乱,哭得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精彩章节

当小茹把婆婆送回屋里休息,自己带着孟妮儿,晓燕,撑着伞,走到大书房门外的时候,就看见瑟瑟的秋雨中,一身缟素的云杏,与一脸惊恐之色的小玉,跪在青石地面上。

“少爷,一切都是云杏的错,不关小玉的事儿,您,您要责罚,就罚云杏吧。”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以头抢地,发丝散乱,哭得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楼易和丁峰却皱着眉头,心里像吞了只苍蝇一般难受,但是,两个大男人跟小姑娘计较——他们老爷子可没这么教导过他们。

“少爷,云杏家里也曾诗书传家,算是书香门第……可是,可是云杏如今……如今实在不该有了这种奢望,还害得小玉企图去书房像少爷借书,才造成误会……一切都是云杏的错,您家惩罚云杏,饶了小玉吧……”

小茹眼睁睁看着小玉稚嫩的脸上露出一丝感动,揉了揉额头,这俩人什么时候纠缠在一起的?

本来她还觉得这个小玉挺聪明,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现在看来,还是趁早另外物色人手儿的好……

至于云杏……要不是今天闹出事情来,她都快把她忘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看来,真不是个省心的,瞧瞧这说得什么话,先说自己原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做婢女当然委屈,又说自己要读书,多上进,这不正好显出了她和普通的闺阁千金的不同,再加上有个小姐妹愿意主动帮忙,她人缘可真好。

况且,就算你真想读书,不会找自己这个女主人吗?支使人闯什么大书房?而且,小玉明明是在自己的小书房里伺候的,看什么书不能从这里借。

要知道,她的书房可没禁止下人们进入,孟妮儿晓燕她们,闲来无事,也好看看话本游记之类,只要记录下名字书目,小心一点儿,不把书弄坏,她可是举手欢迎……怎么着,你云杏还想读四书五经,跑去考个状元回来不成?

揉了揉额头,小茹也不想跟她们纠缠,签下卖身契的两个女孩儿而已,要是蹦跶得厉害,大不了赶出去就是。

“咳,别管是什么原因,不经主人允许,窥探书房,小玉,你罚俸半年,去领五下板子,还有,不要在我的小书房伺候了……嗯,既然你和云杏的感情不错,那你从现在开始,跟她一块儿打理兰苑的草木吧。”

“少夫人……”

“怎么?我的惩罚很重?”小茹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两张欲哭无泪,满脸委屈的面孔,“你们窥探书房,少爷心慈,不把你俩当奸细惩处,就已经算是宽厚,要是再犯,送官府就办。”

她虽然不喜欢动不动就用什么家法,可是,这个世道,治家要是不严谨,哪怕弄个家破人亡,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该惩罚的时候,她绝不手软,只希望小玉能记住教训,千万别走错路才好。

小玉吓得脸色惨白,连连点头说不敢,云杏也低着头,没有说话。

把两个碍眼的打发走,小茹才笑道:“你们哥俩折腾了这么长时间,饿了吧,晓燕,赶紧让厨房里把饭菜送到书房……还有,小楼哥,你要是和丁哥谈什么要紧的事,别忘了使个人看着门儿。”

楼易苦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我就是看那个……小玉在门口鬼鬼祟祟,才喊了几句……”

也许是他平日脾气太好,稍一发怒,就弄得整个家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本来,他可没想到这点儿事儿竟然会惊动了自家媳妇和娘亲。

小茹也不说什么,只是交代下晓燕伺候俩人用膳,就带着孟妮儿往回走。

走在鹅卵石的小径上,呼吸着雨中清新的空气,无意间一转头,孟妮儿一向开朗的小脸儿居然攒在一块儿,简直没直接在额头上直接写下‘苦恼’两个大字。

“你这妮子,这是闹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难不成,我们家孟妮儿想成家了?”

“少夫人。”孟妮儿脸上一羞,随即瞪大眼,不忿地道,“才不是……是那个云杏,婢子本来不想说的,可是她也太不象话,这些日子,她老是缠着婢子,怪里怪气地说主人家闲话,什么福儿怎么怎么样,婢子和晓燕又是怎么怎么样的,一看那副嫉妒的嘴脸,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因为刚才看见的事儿,孟妮儿心里更是大恼,这几日,那个云杏一有空就缠着自己,说什么少夫人和老夫人对福儿太好了,明明都是下人,福儿跟个小姐可没有两样儿,穿好的,吃好的,现在还专门请了先生教导……

这些话,说得孟妮儿十分反感,少夫人对她和晓燕如何,她俩可清楚得很,俩人从大字不识一个,为了不饿死,被爹娘卖了的土气丫头,被少夫人手把手地教识字,教本事,哪怕连主人家都吃不饱,很艰难的时日,她们俩也没被饿着……

再说,福儿是谁,那是少夫人从她还是婴儿的时期,小心翼翼养大的,乱世养个孩子容易吗?福儿可不早就是少夫人的闺女了,你一个丫头,有什么资格儿说主人的不是。

小茹一怔,不用想也知道云杏这种看不得别人好的挑拨心态,摇摇头,笑道:“别去理她就是,孟妮儿,你好歹和晓燕学学,别老把这些破事儿放在心上,都这么大的人,也该学得沉稳些。”

“知道了,少夫人。”孟妮儿撅着嘴,不甘不愿地嘀咕了几句。

这一日,除了两个丫头闹出这点儿事儿外,风平浪静,小茹一整天,陪婆婆去外面看了看山间风景,给‘乖乖’几个添了回食儿,又去交代管家,出去探听下土地的行情,另外,在城里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店面,小茹准备盘下来,开个医馆,因着药园子的地正在开垦中,药材暂时是不能自给自足了,小茹还打点些草药的用具,打算等天气好了,她便上山一趟,自来到京城,她还没专门认真地去采过药材。

总之,一天忙忙碌碌,一直到晚上,她才有工夫安安静静地做做活计。

楼易回来的时候,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晚饭都没吃多少,回了自家屋子,也紧蹙着眉头。

小茹看看手头儿的活,又看了看自家相公,为难地咬了下嘴唇,最后还是觉得,做‘知心姐姐’适时地安抚安抚老公,比手里的衣裳重要些。

小茹刚凑过去,给楼易倒了杯茶,还来不及说什么,那边已经忍不住开口抱怨:“哎,我和丁峰一直顺风顺水,这一回可是遇着麻烦了,圣上有命,再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要是找不着他要的人……”楼易的话音一顿,息声,脸上的苦色更浓。

小茹嘴唇蠕动了下,终究不知道该怎么劝,只是笑道:“行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想那么多做什么,圣上是有为明君,难不成还真会因为差事办不成,就要你们俩的命!再说,你们又怎么知道一个月里找不着呢!”

楼易一怔,灌了口茶水,不知怎的,虽然小茹只是轻言细语地说了几句没用的话,他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

“好,不想了……嗯,咱们睡吧。”

楼易一把搂住媳妇,往又大又软又舒服的床上走去,古代晚上没有娱乐,睡觉就是最好最妙的休闲了。

“喂……我还得……衣服……”小茹闷闷地嚷了声,终于还是乖乖闭嘴……算了,今儿不扫小楼哥的兴致,明天早起些,白日里做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