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买肉吃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七章 买肉吃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柳氏一双杏眼睁的老大,不停地的点点头,明明唇齿之间磕上了他的手,叫顾庸越是心痒难耐。怎么京城就看不见这般风情的女人,像个兔子,但是大兔子?他目光往下,柳氏急忙把衣衫拢了出来,“先,先生,你——”顾庸却进一步扩大追近她,眸子危险垂着,“我记得我我说过你他目光往下,柳氏连忙把衣衫拢了起来,“先,先生,你——”顾庸却进一步迫近她,眸子危险垂着,“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姓顾。”。...

精彩章节

柳氏一双杏眼睁的老大,不停的点头,偏偏唇齿之间磕上了他的手,叫顾庸越是心痒难耐。怎么京城就不见这般风情的女人,像个兔子,还是大兔子?

他目光往下,柳氏连忙把衣衫拢了起来,“先,先生,你——”顾庸却进一步迫近她,眸子危险垂着,“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姓顾。”

“顾,顾先生——”顾庸骤然垂下头,片刻就叼住了她的唇瓣,柳氏大惊失措,自是拼了命的抵抗!可这是她的房间,她是不要命了才敢呼救被人看到她房内有个男人——

柳氏自不是眼前这武功高强的男人对手,又不敢大声呼叫。

只是悔恨的眼泪直流,当时这男人受伤时,自己怎么没一刀捅死他!

顾庸不喜勉强妇人,察觉她流泪后便也停了,只命令道:“下次见本候,叫声顾郎我听听。”柳氏被他的无耻震的连他自称都忽视了,只瞪着水汪汪的眼睛。顾庸看她唇叫自己亲的红肿,忍不住又摸了上去,“我很是喜欢你,做我的妾室如何?”

京城的名流小姐为了入他帐内,做通房都来不及,何况一个乡野小妇?

柳氏却认定了他今晚要侮辱自己,她虽之前做戏子,但也是正经人卖艺不卖身,当即就从头上拔了簪子,要刺向他。

“你要杀我?!”顾庸不可置信看着眼前女人?

“是你先欺辱我!”柳氏死瞪着眼睛,眼泪唰唰往下流,“枉妾以为你是正人君子,谁知道竟然这般下流无耻!”

顾庸只懂战场上怎么杀人,谁管女人的心思,“我救了你你不该以身相许?”

他这一番话气的柳氏都要心梗了,“我都嫁了人了,一女怎可侍二夫!”

“我说可就可,”顾庸说着,就要上前,谁知柳氏疯了一样拿着发簪乱刺,顾庸一巴拽着她的手,直把人拽到了自己怀里,“你觉得一个发簪拦得住本候?”

柳氏当然知道拦不住他,便道:“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

顾庸一双眼睛沉了又沉,沉了再沉,“你要为了沈畚那个废物守着不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顾庸还从未有想得得不到的?他死捏着柳氏手里的金簪,看她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唇间微微一勾,“那祠堂之事怎么说?沈清秋杀人之事又怎么说?”

柳氏骤然一愣,“你……”

“你威胁我?”

“我顾庸要的女人,还没有要不到的,我不让你死,你就不许死。”

柳氏气的当即哭了出来,一双拳头死死的砸着他,可顾庸生的一身铜墙铁壁,砸也砸不疼,反叫他拽住了手掐住了下巴,“不过一个月就消瘦成这般模样?”

“跟了本候有什么不好,本候虽不可能一心一意对你,但绝不会叫旁人欺负你,也绝不会叫你为了一斤两斤的肉斤斤计较。”

“荣华富贵,金屋藏娇,你说得出,本候做得到。沈畚那废物有什么比我强的?值当你哭成这样?”

柳氏抽噎的转过头去,顾庸还想在说,外头哨声却起了,是在催他走了。

顾庸走前又想起了刚来时听她说的,道:“若是想吃肉,拿那令牌去客栈——”

“滚!!”柳氏猛地把灯砸了过去,好在顾庸人已经走了。

柳氏胆战心惊一夜未眠,就怕他半夜再来。过后几天更是叫陈妈妈给自己守着床,不过也还好,自那天之后,顾庸就再也没有来过。柳氏渐渐放下心来,但也是因为最近有别的事儿,更让她恼了。

原本这一个月只是粗茶淡饭,可到了这几天,居然干脆连饮食都断了!

若非之前因为沈清秋爱吃些点心,老存着一些,恐怕几人都要饿死了。柳氏心急如焚,饿上几天能撑得住,这要饿的久了,人不就饿死了吗?

“我就不信了,老爷都没吩咐饿死咱们,厨房那些人胆大包天了!”陈妈妈道:“姨娘,你们先等着,我去厨房那儿探探!”

柳氏点了点头,谁知这陈妈妈一去就去了一个多时辰。

“这陈妈妈去了那么久,还不回来?”柳氏有些担忧,“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

沈清秋也觉得古怪,却见这个时侯外院打扫的一个丫头突然跑了进来,直接就跪在地上,“姑娘,不好了,陈妈妈叫芝儿姑娘派人在前厅压着打板子呢!眼看都吐血了!”

“大奶奶,陈妈妈已经晕过去了。”沈贵来禀报。

宋氏轻轻摇了摇扇子,又看了眼林芝儿,“这下心里爽快了吧?”

快一个月过去,林芝儿脸上的肿总算是消了,可她在府里风光这么多年,头一次叫人打巴掌,“多谢大奶奶给奴婢出气!”

宋氏道:“这陈妈妈我就交给你了,做的漂亮一些,别失了分寸。”

林芝儿忙上前谢恩,可这会儿沈贵却突然禀报,“大奶奶,七姑娘过来了,拦都拦不住!”原本还有闲情逸致的宋氏骤然把扇子放了下来,“放肆!!禁足了她还敢闯出来,这般的没规矩是谁教的?!”

“总之不是你教的!”

沈清秋已然走了进来,目光一落便到了前面的陈妈妈处。

陈妈妈被拖在一只长凳上,背部的肌肤溃烂,气息微弱。沈清秋上去试探,好歹还有一丝鼻息,这才收回了手,目光又狠狠的看着眼前人,“林芝儿,我看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给了她喘气的机会,偏还越作越死。

“大胆!!!”宋氏一家主母,什么时侯叫人这么忽视过,“七丫头,你这是无法无天了不成,没看到嫡母还在这里,我在这里还容的下你猖狂?!”

沈清秋这会儿早想明白了,诺大个沈府,她为卑,这些人要想弄死自己和娘太容易了。

在他们弄死她之前,她要弄死她们,带着娘和陈妈妈走。

“嫡母?”沈清秋道。

宋氏不满看着她,又听她道:“嫡母算个什么东西?!”话刚落,柳氏不知何时来的,猛就扑地上,“大奶奶饶命,大奶奶饶命!七姑娘是中了邪了,我回去一定好好管她,大奶奶饶命啊!”

柳氏再蠢心里也门清,怎么说沈畚是孩子生父,会对她心软。

可这宋氏面慈心恶,最恨人不服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