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八章 芙蓉如面柳如眉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0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孟氏哪儿被人这么顶过,一时之间正瞅气没处撒。转卖就甩了柳大太太一个巴掌,又道:“教女不严,自己扇耳光二十!”柳氏刚要扇耳光自己,却见女儿那双立即便死死地盯着孟氏的手,目光银芒一片,她心中一惊,一霎那忆起之后女儿断了沈贵手掌的样子。“转手就甩了柳姨娘一个巴掌,又道:“教女不严,自己掌掴二十!”。...

精彩章节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宋氏哪儿被人这么顶过,一时正瞅气无处撒。

转手就甩了柳姨娘一个巴掌,又道:“教女不严,自己掌掴二十!”

柳氏正要掌掴自己,却见女儿那双当即便死死盯着宋氏的手,目光寒星一片,她心中一惊,霎那想起之前女儿断了沈贵手掌的样子。

“秋儿,秋儿!”她连脸上的伤都不顾,死死抱着沈清秋,就怕她冲上去,又在她耳边低声颤道:“本朝伤父母,可是重罪啊!!”宋氏是嫡母,不可伤!

沈清秋被她死死按着,又不能踹开她,抬手就扔了地上的盆栽过去。

宋氏大惊之下连忙躲开,那盆栽恰好在她面门处掉落下来。宋氏出身名门,以前见过的庶女哪个不是乖巧的跟个兔子一样,陡然见这场景,缓了好久的神,“果然……果然是魔星附身了!”都这样了还管什么名声。

这种丫头出去也是祸害!

“来人,给我押起来!”

“本候到不知道,沈大人府中,如此热闹?”这声音分外的耳熟。

柳氏抱着孩子,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去。

这会儿天色都晚了,房檐上挂了两盏灯,顾庸非寻常那身灰衣。头戴羽冠,身穿绫罗,贵族模样显然易见。而沈畚则是弯着腰立在他的身侧,只恨不得立刻给他跪下,“让侯爷见笑了。”

顾庸也看着底下的两个人,目光先是落在柳氏身上。

芙蓉如面柳如眉,灯下美人,越看越美。

柳氏一半脸红肿着,一半脸看着他却似见了鬼一样惨白。顾庸动了色心,只觉得楚楚可怜亦是美,只是眸光落在她那红肿的脸上,便霎时冷了下来。

在柳氏越发恐惧的目光当中,又缓缓走了过去,轻轻便抱起柳氏怀里的沈清秋。

“这孩子生的倒是玉雪可爱。”

“放开我!”

“秋儿!”沈畚骂道。宋氏并未见过顾庸,虽不知是何人,但看沈畚这态度也知道得罪不起。

“你干什么,放开我!”沈清秋扭来扭去,却叫男人打了脑袋。

“信得过我就交给我,你也不想和你娘亡命天涯?”片刻后顾庸的手轻轻包住了沈清秋的手,自也捏住了她掌心里的毒。沈清秋一双黑漆漆的圆眼死看着眼前人,他只是扣过她手中的药。

“小女孩儿,就该戴花弹琴,打打杀杀的这种事,交给男人。”他轻声道:“有顾叔护着你。”

沈清秋攥着的拳头慢慢松开,又看了他一眼,小脑袋才依在他脖子上,眼睛一瞥又看在了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的陈妈妈,“陈妈妈……”顾庸只把她抱在怀里,在扭头去看沈畚,“沈大人,本候看你家这七姑娘,倒是有缘分的很。”

沈畚这会儿笑的同花儿一样,“她得侯爷眼缘,是她的福分。”

一旁宋氏听着沈畚的称呼,心里便咯噔一下,侯爷——该不会是那位顾侯吧?

“第一次见面,倒没趁手送你的礼物,是我失礼了?”顾庸对沈清秋道。

一旁沈畚心道:这老七可真是入顾侯的眼了,刚他的嫡子嫡女可都见了顾侯,这位可没说一句要送礼的话。

“有什么想要的,跟顾叔说。”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什么都能给我?”

“秋儿!”沈畚作慈父模样,“不可调皮。”

顾庸却道:“只要你不是要星星,我能拿到的就都给你。”

他本就高于常人,坐在他怀里的沈清秋自也是高人一等。两个人分明也没甚么血缘关系,可同样冷厉的神色却莫名叫人看上去几分父女相。沈清秋伸出手指,从惊慌的宋氏面前划过,落在了林芝儿身上,“我要她。”

林芝儿猛地跌在地上,又着急忙慌看着宋氏,“大奶奶!”

宋氏却看都不看林芝儿,眸光含笑看着顾庸:“芝儿这丫头平日是叫我宠坏了,好几日竟跟主子起了嘴绊子。既然七丫头生气了,管是打是杀的,都交给她就是。”

林芝儿一听这话,陡然身子一软,整个坐在了地上,又抬头看了眼沈清秋,她也在看着自己,还是笑着看的。

到底是人前,怕给侯爷留下不好的印象。

“秋儿,得饶人处且饶人。”沈畚一副慈父模样,“下人虽不听话,小惩大戒也就是了。”

沈清秋从顾庸怀里跳了下来,又看着比前些日子和蔼了不少的父亲,唇轻轻一勾,“小惩大戒……倒也是,打打杀杀的,倒脏了我自己的手。”

这个从前素来不怎么关注的女儿前些日子便就跟疯了一样,喊打喊杀,沈畚生怕劝不住。现如今听她应了,正要松口气,却听她又道:“那便带她下去自裁吧。”

左右林芝儿,绝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秋儿!”沈畚立时瞪大了眼睛,“自,自……”

这什么孩子,叫人自尽怎么也能这般轻快就说出了口!沈畚自是不在乎一个丫头的命,但顾侯可还在旁边,能见的她如此心狠手辣吗?

但事实上,顾庸不仅见得,反倒矮身抱起了沈清秋,唇角忍不住一直挂笑,虽不是自己得亲生女儿,但他却是越看越喜欢这姑娘,杀伐果决,绝不姑息,仅这一点天下多少男儿便做不到。

而她如今才七岁,这份魄力,日后迟早成大器。

只是可惜……生在了沈家这样得宅院。

想到这里顾庸目光轻轻移动,虽沈清秋刚才说了叫人带林芝儿下去自裁,可到底是在沈家积威已久的红人儿,半天没有人赶上。也足以可见她堂堂一个七姑娘,却没一个下人说话顶用,顾庸目光转冷,道:“怎的,沈大人,你这后院,主子说话竟不算的数吗?”

沈畚顿时一个激灵,他知道这位主儿幼年被恶仆欺负,最见不得这些。

“快去,没听见七姑娘的话吗!”

那些下人被老爷这么一喝,才连忙要托着林芝儿走。

“且慢。”沈清秋却开口。

“直接叫她自裁,也便宜了她。”

气的沈畚直想把她的嘴堵上,她以为侯爷喜欢便可以如此无所顾忌吗?!要知道这些上位喜怒不定,下一秒要是厌了她岂不是带累了整个沈家!

“那你说如何?”顾庸道。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