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请人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章 请人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1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沈清秋原是习惯了每天早晨在院子里跑上一圈儿,接着在外院走上一个来回,顺道去后头厨房顺些东西吃。可今儿个还没回去就被人拦下了。“禁足?!”沈清秋望着门口守着的人,“谁禁我的足?”那老妈子一声哂笑,“定是大夫人。”“大夫人?”沈清秋眉头一提,“禁足?!”沈清秋看着门口守着的人,“谁禁我的足?”。...

精彩章节

……

沈清秋原是习惯了每日早上在院子里跑上一圈儿,然后在外院走上一个来回,顺便去后头厨房顺些东西吃。可今儿还没出去就被人拦住了。

“禁足?!”沈清秋看着门口守着的人,“谁禁我的足?”

那老妈子一声嗤笑,“自是大夫人。”

“大夫人?”沈清秋眉头一提,抬脚就往门框上踹了一脚。她自己给自己制定的锻炼计划,如今的力气早不可同日而已,门框猛摇了一下。那老妈子后撤,“你这是作什么?”

沈清秋正要抬脚,身后突然有人拉住了她。

那老妈妈本来有些害怕,瞧有人制住了沈清秋又高声道:“有些人不要以为自己扒上了贵客就觉得自己能耐了,那客就是个客,终究是要离了沈家回去的!这日子以后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这便是明里暗里说着,让沈清秋别以为自己得了顾庸的喜欢,他们母女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沈清秋眉眼一竖,身后柳姨娘硬是拉着女儿,又是陪笑着,“妈妈,孩子小不懂事儿,您别计较,我们不出去。”

“还算晓得些事理。”

柳姨娘拉着自家小魔星的手快速进了屋内,“你可莫要再闹了,那大太太是个狠角,别指望你那三拳两脚能对付她。”便就是主子还有高下之分呢?

沈清秋晓得她娘怕什么,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要真来找我麻烦——”后面的话沈清秋没敢说,因为她娘已经拿起了鸡毛掸子,“你要如何?”

沈清秋连忙收回手怕她娘抽她手心……“也没想如何。”算了算了,不出去也行,待她练好了这一个沈家也拦不住她。

还趴在床上养病的陈妈妈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出声,到是沈清秋瞪她一眼,不过这会儿陈妈妈却是不怕这恶童了?哪有恶童会怕老娘的鸡毛掸子?转回目光幽幽只喊着疼。

“这顾侯是京城来的达官贵人,什么泼天富贵没有见过?酒要用最好的,食材要最鲜的……”

宋氏边是替他整理衣服边一一应了下来,只道:“您尽管放心吧,顾家虽然是家大业大,咱们沈家家底也不小,怎会不能让他尽兴?”

沈畚又道:“另外……”

“江北出美人,环肥燕瘦,总会有侯爷喜欢的。”

沈畚听到这儿才算彻底放了心,抓着宋氏的手拍了拍,“夫人你办事总是这样妥帖。”只可惜他适龄的长女已经嫁人,嫡女才十二岁,剩下的老七更是小,否则他费劲心里也得把沈家的姑娘塞进这顾家的华贵的庭院!

宋氏心中也同样可惜,只不过这会儿也造不出个刚刚好的大姑娘了!

顾庸平日喜欢穿灰色衣裳,打军营里头出来的男人没那么讲究,灰色耐脏一些。不过今日却是好好梳理打扮了一番,黑发用玉冠束在头顶,一袭华衫再配那般姿容,当他从花灯后头出来,宴厅那些大小的姑娘险些都看瞎了眼睛。

各个红着脸跟在长辈后头跟侯爷见礼。

“沈畚携沈家家眷,见过侯爷,为侯爷接风洗礼!”沈畚跪地行大礼。

顾庸眼神漫过沈家满院儿的活人,最后堪堪落在沈畚头顶,道:“怎不见七姑娘?”

沈畚未开口,宋氏忙道:“回侯爷的话,七丫头今儿身自不适,妾身便让她在院内好好歇着了。”。

“病了?之前看她不是还好好的吗?”

沈畚也道:“孩子还小,身子是弱了些……”

可堂上的顾侯不说话,甚至也没开口叫他起来。沈畚心中便有些不安。

顾庸不说话不叫起,反倒是拿了酒杯开始自斟自饮。场面一度冷了下来,底下的一些个小官甚至大气都不敢喘。

那小厮自是明白主人的心意,看这跪在地上的沈大人这会儿还像懵着一样,也给了他一个台阶。

“大人……侯爷的心思你白天看的还不明白吗,想让侯爷开心,您家小主子一个人就够了啊?”又看后头沈畚专门带来的莺莺燕燕,“侯爷正喜欢七姑娘呢,可见不得她被人欺负,大人可别马屁拍马腿上?”

造的什么孽!沈畚是没想到这顾侯满场莺莺燕燕不看,就惦记着他七岁的女儿。

虽是怕沈清秋魔性起来,可到底富贵险中求,若侯爷真这么喜欢……保不准呢……于是便试探道:“侯爷,刚才府里的大夫说秋儿的身子好多了。下官一时不查给忘了,这会就让人去把秋儿抱来?”

哪儿有什么大夫,谁都知道这是个托词。

可上座顾庸一笑,抬手虚扶一把沈畚,“本候愣神了,倒是忘了叫沈大人起来,快请起,你我同朝为官,哪有让你跪我的道理?”

哪儿是愣神了,明明就是为了七丫头。沈畚这会儿觉得自己算抓住了顾侯的心思。

“老爷,那七丫头还病着,万一病气……”宋氏还想挣扎,被沈畚一下喝住,“侯爷这么大的贵人,岂能病气染的了的!”又狠瞪着宋氏,“还不叫人把秋儿抱过来!”

宋氏纵千万般不愿意,人前也不敢多说什么。

半盏茶后,便有那老妈妈带路,帘子叫人从外头掀开,先进来的是柳氏,入了夜她外面披了披风,乌云堆发一般藏在脑后。微一抬眼便是在如水月光下的盈盈眼波,顾庸身子微微厚斜,目光错也不错落在柳氏身上。

沈清秋也随着她娘一起进来。

“妾身见过老爷太太,见过侯爷。”

沈清秋懒得开口,跟在她娘身后规规矩矩磕了个头。左右磕头又少不了一块肉,这宴会上都是好东西,她张着一口嘴吃就是了。

“秋儿身子不好,快带着秋儿先坐下。“沈畚一副慈父模样,到叫沈清秋抬起眸子多看了他两眼。很快又随着柳氏坐在了女客的位置上。

要说这为了迎顾侯沈畚可是下了血本,如今盛暑的天气这儿都有京城贵人们食用的荔枝,沈清秋落了坐目光便落在了满宴席上的瓜果点心上。场上宋氏自是想着法的在顾侯的面前彰显自己的贤德,先是叫了几个环肥燕瘦千姿百态的美女在厅下跳舞,又让自己的嫡子上前去在侯爷面前卖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