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金彩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小说:第十二章 金彩

编辑:长街暗渡更新时间:2021-11-26 07:20:02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侯府团宠囡囡七岁半

在现代高智商冷血女杀手,复活到中国古代七岁小团子的身上,爹爹不疼嫡母狠毒,亲娘但是个包子,没办法无可奈何拎起刀。但是这个权势天尊的侯爷为什么非要当她爹?什么,亲娘是国公府女儿?路上捡了一个病包子但是九皇子?沈清秋默默的放下自己了刀,这人生直接躺赢了。“秋儿,你醒了,你总算醒了,你是要吓死娘才甘心吗?!”。

作者:季生生 状态:连载

类型:浪漫言情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要人侍候,那就给她!”孟氏冲着王妈妈盼咐了一句。“挑拣出些上好的,去柳氏那房侍候着!”侍候多年王妈妈自然而然是明白了主子意思,点点头迅速退下。——或许是因为那天荔枝闹出的事儿,偏房的份例加了不少,连同着沈清秋说要一个小厨房都答应下来了。这些日子正造着“挑拣些上好的,去柳氏那房伺候着!”。...

精彩章节

“要人伺候,那就给她!”宋氏冲着王妈妈吩咐了一句。

“挑拣些上好的,去柳氏那房伺候着!”

伺候多年王妈妈自然是明白主子意思,点头很快退下。

——

也许是因为那天荔枝闹出来的事儿,偏房的份例加了不少,连带着沈清秋说要一个小厨房都答应了。这些日子正造着,估摸三两日后就能用了。

陈妈妈这会儿伤也养的差不多了,这会儿便在后头看着,省的她从秋千上跌下去。

“陈妈妈~”手里头正纳着鞋底子呢,便听前头有声音穿了过来。她忙放下了手里的鞋朝门口走去。便见府里管丫鬟的婆子带了十几个穿着粗使下人以上的婢女和小厮过来,“这些都是给你们院子新添的下人——”。说着又道:“这些下人陈妈妈看着如何安排,只还有一位,是夫人给姑娘的贴身婢女。”

很快一个穿着淡粉色衣裳的婢女走了过来,模样自是比前头粗使的要白嫩很多。衣裳虽然漂亮但算不上华贵,可走动的时侯,莲步轻移,那脚下偶尔有金光浮动——陈妈妈垂头去看,才发现这婢女脚上的是一双金丝绣鞋!

似也发现了陈妈妈的目光,她轻轻提起裙子,“妈妈在看这鞋吗?”

不等陈妈妈点头,她便轻仰着下巴道:“这是太太赏我的。我母亲是大少爷的奶妈妈。”

陈妈妈心里便清楚了,这哪儿是奴婢,这是大太太给她们房里安排的一尊佛!

——

跟陈妈妈想的差不离,金彩自来了屋内就不怎么干活,她又是大太太的人,不过两三日这院里的人便以她为马首是瞻。

平日里就是陈妈妈让小厮砍个柴都得推三俗四,这给个伺候的还不如之前没有。

陈妈妈好几次吞吞吐吐的看着自家姑娘,想让她一展神威教训下这些不长眼色的下人。沈清秋却仿佛恢复了七岁孩子的作态一样,每日吃了睡,那些个丫鬟仆人糊弄她也不管。

尤其这一日,金彩进了门就道:“姑娘屋里头的账本一应都要交给我,日后这些东西就由我来替姑娘打理。”

沈清秋目光没看她,任由她娘给她丈量着脚底板,柳氏打算为她新纳一双小鞋子。而一旁陈妈妈在给金彩拿账本。

金彩接过之后又道:“姑娘的金银首饰呢?”

陈妈妈道:“在姨娘那儿呢,以前都是姨娘管的。”

金彩道:“那便请姨娘把姑娘每月的份例还有一应的金银首饰都交给奴婢,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可没有姨娘管着事儿的道理,传出去叫人笑话。毕竟姨娘可不是什么正经主子。”说罢便扶了扶钗,“姑娘姨娘没什么吩咐奴婢便出去,老爷今儿让送来了几匹新料子。”

那金彩一走,陈妈妈就待不住。

“姑娘,这金彩摆明了找事儿呢!”陈妈妈实在是忍不住了,“连咱们院子里采买的活都拿走了,她那娘就是个大肥虫,已经贪了不少钱了,她这是把咱们偏房当成她的小金库了!”

沈清秋却道:“妈妈是想让我动手打人?”

陈妈妈看着她,“那还能怎么办?”

“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讲道理的。”沈清秋道:“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出门在外,都得以理服人。”

陈妈妈听不懂,她还是觉得打一顿好。

沈清秋道:“打走了就不会有下一个金彩吗?”

陈妈妈愣了一下。沈清秋摸了把旁边的壶,道:“没水了,去让人烧壶好茶!”

陈妈妈一愣,“咱们这儿哪有茶?”沈清秋一个小孩儿不喝茶,柳氏也不喝茶。按理说月例有茶叶,可现在领的人是金彩,账本也是金彩再管。

“金彩有茶叶,找她去要。”

陈妈妈皱眉,现在的金彩直把她们房当成自己的小金库,要什么都难。却听沈清秋又道:“白天的时侯我路过院里,听说顾侯爷得了个好东西要送给我。午后应该会来,顾侯来了,我想爹也会来。”

毕竟是后院,顾侯也是个外男,要进偏房沈畚自然是要作陪。

陈妈妈脑子僵,转了老半天才明白沈清秋的主意,顿时眼睛一亮,“好!好!我这就去管金彩要茶叶!”

……

“不就是一个七岁的孩子,我瞧着也没他们说的那么邪乎。”

晌午时分,院里的两个粗使丫鬟聊天儿。其中一个抱着晒干了的葵花子坐在栏杆上吃着,便道:“我看就是以讹传讹,一个不受宠的妾——”罢了又小声道:“这柳姨娘以前是下九流,大夫人看不过呢!这才指派了金彩来。”

“反正柳姨娘就是个通房妾,比咱们高贵不了多少,不用好好伺候。”

“小贱蹄子!再胡说我撕了你们的嘴!”陈妈妈从里头拿着鸡毛掸子冲了出来,还没打到人呢两个丫鬟就跑开。陈妈妈郁结,她膀大腰圆,但灵活度还是低了些。

“一会儿有贵客来,你们几个赶紧去烧水,客人来了喝不上茶看怎么发落你们!”

“陈妈妈又吹了,柳姨娘那有什么客人?”旁边有人道:“要不就是唱戏的,要不就是乡下种地的。”

“就是,还不如我家人,我哥好歹是客栈里头的账房。”

顾庸和沈畚便是这个时候来的,陈妈妈那嗓门本来就大,老远都听见了她在吵。沈畚一张老脸都要丢没了,只想快速的走过去斥骂这刁奴,可偏偏一旁的侯爷在闲庭散步,他也只能跟在侯爷身后。

可没想到这越听居然是越过分!

“沈大人,原来本候竟不如一个账房。”顾庸对着沈畚含笑道。

沈畚怒极,“侯爷恕罪,是下官府中没规矩。”说罢便指着一旁人,让推开门,再让说下去还了得!

“见过侯爷,见过老爷!”陈妈妈第一个瞧见的。

而本来争吵的几个下人一见着主子懵了,过了会儿才跪下来。沈畚脸色铁青,他指着其中一个两个的,正要发落,顾庸淡淡道:“沈大人处理下人还是过会儿吧,本候今日可没工夫看着。”

“是是是!”这个时侯沈畚哪儿敢逆了侯爷的意思。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